Aphrodia

(p.s. 请在热裤上尽情地表现扶她的魅力(?))

原本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女孩。家住在首都,中下平民阶层,因为家里曾有过困难的时期,在同龄人中非常早熟,好像对世间的一切都不抱有任何期待。

十三岁那年,皇族在首都内举行了公主的公开加冕仪式,就在那时见到了前来见证的天使们。大多数人总是更喜欢面目慈善、温柔地微笑着的天使,但她一下子就被后排的希洛吸引了。那是一种很向往却得不到,因此又爱又恨的情感。她打从一开始就不对此有任何期待,只是对能够站在天使身边的公主感到不甘心,但那又能如何?

世界陷落是她二十岁那年的事。恶魔是无情无义、唯利至上的可怕生物,他们可以仅仅因为有人挡道,就不眨眼地将人杀死。原本人类联合天使共同作战,才能压制住恶魔们,但那次的战争中,天使们落败了,随后犹如噩梦一般的乱世开始了。

比起大众的水平,她在道德方面更加冷漠一点,只要稍加忍耐就能与恶魔为伍。为了照顾家人、能在乱世有个容身之所,她成为了某个恶魔的眷属。平民的居住区附近,恶魔原本就不少见,她甚至认识其中几位,曾经有惠于他们,恶魔们又喜欢无情无义的人,因此她才有了这样做的机会。她的主人很喜欢她这种无所谓道德的个性,有意想把她培养成“优秀的恶魔”,所以一直派她去做非常恶劣的事。一方面也是为了考验她,看她究竟是不是诚心想与恶魔为伍。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是无情的人,在做恶劣的事时她仍旧会于心不忍。

但为了生存,她必须强迫自己去当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因为恶魔们都是视人命为儿戏的可怕生物。一旦让主人不高兴,也许就会被杀死——她一直过着这样犹如走钢丝一般的生活。

某一日,主人带她前去了角斗场。角斗是魔族们喜欢的节目,其观赏性在于富有张力的肢体动作、喷溅的血液、四散的肉块等诸如此类的东西,从头至尾都充塞着粗暴。恶魔们的角斗还有个粗俗的不成文的规矩:如果某位观众有相中的俘虏,可以下场为该俘虏而战,条件是战胜后必须当着众人的面上了俘虏。那天的压轴戏正是希洛,艾芙依靠那条规矩粗暴地救下了祂,以奴隶的名义将祂带了回去,并从此囚禁于地下室。

如果被主人发现她对天使存在着爱,后果一定不堪设想。她只能藏起自己的爱,用恶劣的态度对待天使,在不被任何一方理解的情况下慢慢堕落下去。

包括角斗场中的那一次开始,每次虐待天使的时候,她都会变成野兽的模样。平时偶尔也会以人的模样去见被囚禁的天使,假装自己只是这个家中的一个女仆,悄悄地关怀着天使,让祂逐渐卸下心防,自己则成为祂的倾听者。

所以等到她用人的模样去侵犯天使的时候,她就真的完了。


Hyrowildr

坚毅的天使,对敌的军人,但并非满头脑只有正义。看起来很冷漠,实际上对周遭事物的观察十分细致入微,能够在他人甚至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提供体贴的帮助。比起温柔的话语更喜欢用行动证明一切,甘愿弄脏自己的手来保护其他天使。

认为性是不纯洁之物,从未碰过,相当禁欲。祂是有欲望的,但自己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只能在感到烦躁的时候用武力锻炼来消磨欲望。

在战争中奋战至最后一刻,随后被恶魔们俘虏。在拷问无果之后,被丢进了角斗场,结果被艾芙救下。

天使们都是双性的,可以自由选择外貌的性别。被俘后,祂一直保持着男性的外貌,或许这样多少能避免受到一些伤害。不过怀孕的天使总会慢慢地朝着女性的外貌发展。

虽然祂很坚强,但祂仍旧会感到害怕与无助,且由于这些情感,对艾芙(兽化)抱有坚定的敌意,对于人形的艾芙又十分感激与渴求(包括性方面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