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点击可直达)

【灵感来源】

FictionJunction的《みちゆき》这首歌。

“真实的话语一定,存在于真实世界的某处,在我们沉默寡言的夜里,潜藏着,现在也必定如此。”

“抱紧你直到痛苦的终点,但两人始终无法合二为一。黎明前冰冷的星星啊,请照亮这仅属于我们两人的旅行。”

【世界观】

1. 神

存在于乐园之中的意识,人类无法理解其想法与用意。本身无法干涉世界,只能通过天使来执行自己的意志。

所有人都相信,世界是神造的,故而从头至尾都是神的所有物。祂是起源与终结,一生万物、万物归一者。就连文明的火种都是神派天使带来的,因此人类对神顶礼膜拜,只知顺从。就目前看来,神的每个举动都能在未来得到非常合理的解释。

这个故事的主要矛盾在于:某一日,神突然对天使们下达了“毁灭人类”的命令。

【神对人类与天使】

就像是人对于蚂蚁。你可能某天路过的时候注意到它们了,心想“不要伤害小动物”,因此小心地避开它们,碰巧的时候给它们一些面包屑。但大多数时候,你一直在踩着蚂蚁走路,你甚至没有意识到。

艾芙与艾隆可以说是长相比较奇特,行为和其它蚂蚁不太一样的个体,你觉得有点意思,于是多给了它们一点面包屑。你还可以一时兴起,放火烧蚂蚁。不为什么,只因为你能。

可以参考克苏鲁神话的神明,不过这位神对人类与天使不会抱有恶意,只是毫不在意、毫不关心,世界对神来说是个无所谓的东西,神随时可以抛弃这个世界,前往其他的世界。

2. 天使

天使是神造的圣灵,原本没有形体,与神同在乐园之中。为了替神行走于世间,圣灵们化身为人形,离开了乐园,降临在人世里。

一方面来说,没有形体就无法接触世界,也就没有行动与体验;另一方面,有了形体就意味着可被伤害,也就有了消散与死亡。没有形体就什么都不曾拥有,有了形体则同时也有了失去一切的可能性。

天使们是双性的,大部分外貌看起来是女性,这是因为不知为何大家似乎潜意识里觉得神是男性,而所有的天使都爱着神。也有一些天使一开始是女性,后来觉得男性更合适自己,就一直以男性外貌出现的。但为了便于与人类接触,他们大多数时候会选择隐藏起某一性别,伪装成普通人类。到了放松的空闲时间,再恢复真身的模样。

尽管天使们是神的使者,却常常不明白神旨的用意,因为天使从神那里接受到的信息只有模糊的想法,只能依靠自己理解,所以理解错误也是有可能的。就像他们最初完全没有意识到,为什么神要让天使变为一种只依靠两条后腿走路的动物(后来大家都知道了,这种动物被称为人类);还有,当初神让天使们教一群猿类如何钻木取火的这一举动,竟然是另一个智慧生命的开端。“神的意志不可猜测,只需执行”,这是大多数天使的共识。

【天使的日常生活】

通常都在执行各式各样的任务,大到显露真身的传教、大型仪式、伪装成人类的暗杀,小到写个文件、办理手续、为更高级的上级天使跑腿、为某村庄驱魔祈求风调雨顺(更多的是心理安慰)。另外天使对人类有种天然的亲和力,可以接近重要人物身边,引导、诱惑人类做出某些决定。

像仪式那种与人类公开见面的工作,一般会请面目和善的温柔天使去做,他们的亲和力比较高,能够安抚人心。发动战争前的祈祷仪式就会让骁勇善战、面目坚毅的天使前去。

【天使与人类】

人类文明从最初开始就是天使引导下建立的,整个历史中遍布着天使参与的痕迹,可以说是天使们按照自己对神意的理解,将人类文明塑造成这样的。

塑造的方法就像是上一段所说,诱导重要人物作出决定,提供特定的解决方案(比如说“蒸汽机与核弹其实是天使伪装成人类,在苦思冥想的科学家耳边的低语”),直接现身以宗教形式影响人类等。

人类与天使密不可分,所以有什么大事都需要请天使来见证,比如国王加冕、两国联姻的婚礼等。教会是天使与人类沟通的机构,人类供奉天使之所,但没有做具体的体系、职位设定,可以随意改动。

*例子与可用情节:希洛假扮成某个不知名的小贵族(男),在公主的生日舞会上接近皇族,企图诱导他们做出决定。不料公主突然看上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贵族(部分原因是因为天使对人类的诱惑力),年轻的公主缠着他,令他难以脱身,而且诱惑公主也是意料之外的状况,整件事开始变得麻烦起来。这时艾芙突然出现,假扮成他的情人,做了些亲密的举动,让公主以为这位小贵族已有家室,并把希洛带了出来。

【天使的文化氛围】

天使们满怀着对神的虔诚降临于世,对神的命令绝对服从。他们的脑海中也携带着知识,世间的一切都无法使他们感到惊奇。

但人形的躯体有着人的弱点,天使们如同人一样会被利剑所伤,也会像人一样遗忘。在人间待了一段时间的天使们会忘记许多知识,只记得自己经历过的事,不曾经历过的未知则成为了一种诱惑。

当天使到了一定的年龄、被人间的喜怒哀乐所浸染、不再满心只有神的时候,通常会被谴责为堕落(只是概念问题,并不是成为了堕天使)。因此天使们大都至少会在语言和表面上维持自己的“正确”,心底却都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以现实中的模式来类比:教会要求信徒禁欲,希望能以此达到澄明的心境。出发点是好的,但人自身一定会有欲望,这种禁欲根本是不可能的。假设你是个虔诚的信徒,最初你会因为一腔热血去遵守禁欲规则,但这终究是违背生理的,你最终会一边耽于欲望,一边嘲弄这种规则,也会嘲弄自己。但你还是个信徒,至少在表面上,你与其他信徒交流时不能露出马脚,要表现得像是从未沾染过欲望,否则就会被谴责,哪怕一脸正直地谴责你的人其实私底下也在自慰,而大家也都明白这一切。毕竟说到底,澄明的心境的确是大家的向往。

3.恶魔、堕天使

反对神的命令、违逆或伤害天使的人类都被称为恶魔(只是一个对人类的称谓,并不存在这个物种)。

相应的,拒绝执行命令,或是反过来为了恶魔而战的天使即被称为堕天使。堕天使会失去魔法、羽翼与永生,完全变成普通人类。这种能力的失去,是神在意识到天使的反抗之后,主动让天使失去能力的。但神的意志不可猜测,有时神显然已经知道某个天使在反抗祂,却也不会让那位天使失去能力,有可能是因为祂觉得这样很有意思,也有可能单纯就是忘记还有这么一回事了。

4.乐园

天使们拥有形体之前,最初所在的地方,也是力量的来源。

乐园不是物理上可以抵达的地方,与人世之间存在某种通道,天使们本能地知道要如何通过通道回去。除了与这个世界以外,乐园也能连接其他世界,故而神在其他世界也能够产生影响。神也可以从乐园之中,利用通道将力量输送给行走于人世的天使们,因此天使们可以使用魔法。

对于天使们而言,乐园就像是母亲的子宫,是温暖的安眠之地。天使们对乐园有着无限的眷恋,总是渴望能再度回到乐园中去。

天使们自降临之后,便在不可知的神命之下徘徊于人世(多半是以人类的模样)。在目睹了人间百态、经历诸多是非之后,通常都会变得“堕落”,却依旧要在同类面前维持“我只忠诚于神,心中再无他物”的形象。

这时的天使对于神仍旧有着爱与憧憬,但神距离他们实在太遥远了,他们早已忘记了身处于乐园之中的感觉。

对于单独的小范围命令,神会将天使召回乐园来直接布置;而大范围的命令,神会布置给上级天使,让他们去传达给其他更多的天使。因此,只有在接到新的任务时,天使才能短暂地回到乐园,在神面前聆听使命。天使们将“被召唤回乐园”视为一种令人神往的休假与荣誉,长期霸占着这种殊荣的天使容易招致妒忌。

【角色】

阵营请参考萌娘百科中的版本,其中守序-混乱表示对制度与权威的态度,善良-邪恶表示无私与自我的程度,不代表真的会去作恶。其实不是那么的容易划分,万万没想到我居然整了个守序善良的角色出来orz……

1.希洛维尔德(Hyrowildr)

【守序中立】

希洛是非常善于战斗的天使,因其出色的能力与表现,被神赐予了一柄剑作为武器,故而有“神之利刃”之称。在其它天使们因为停留在人世的时间过长而“堕落”时,她的心中还是只有对神的忠诚与爱,遵守着禁欲的美德。与其说这是坚毅,倒不如说是一种有些古怪的固执。

她喜怒不形于色,看起来很冷漠,实际上心思细腻敏感,只是为了能够继续遵守秩序,才让自己不去关注那些细枝末节,因为如果去深思,她就会发现“只遵守规则就好”是自己不经思考所做的决定,也是一种逃避。她并不是完全不懂“堕落”天使们的想法,在人世徘徊了许久的她能够理解,只是比起其它天使,她对于初心更为执着。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别的喜好吗?”与她降生于同一时期的同僚,特蕾莎迪忒,某次这样问她。

“剑术,以及武器。”这是希洛给出的回答。

“原来你还是有除了神以外的爱好的啊。”不知何故,特蕾莎看起来很是欣慰。“不过这两种爱好都有点……我无意冒犯,有些残暴……”

“即使我变得残暴也无所谓,重要的是能够成为神的利刃。”

“……这就是你产生了那两种爱好的理由?”

“我们是因为要为神而战才出生的,只要世上还有异端,战斗就不会停歇。在一切都结束之前,别的爱好是多余的。”

特蕾莎看起来像是放弃了什么似的,发出一声叹息。

这种虽然很正直、却在其他天使眼中有些不正常的忠诚一直持续着,直到某一天,新的天使将要降生,神命令希洛来照顾这个新生儿。

特蕾莎对此困惑不已,“神居然让你这个战斗狂来照顾小孩?”希洛本人也非常迷惑,对特蕾莎的发言表示赞同。不过既然神如此做了,就必然有祂的道理,也许是想将那新生儿培养为战士也说不定。

在希洛回到乐园的时候,所谓的新生儿已经是个幼童模样,稳稳当当地立足于生命树下,一双红眸好奇地望向希洛。希洛直觉感到那双眼睛不太一样,它们带有过多的灵气,一刻不停地打量着周围的世界、对一切都感到好奇、有接触的欲望。

那不是初生的天使该有的眼眸,这是希洛对她的第一印象。

希洛回望着那双红眸。阿芙洛狄亚,这个名字浮现在她的心目中,那是神的话语,在希洛的意识里回响着,令她肃然起敬。神告诉她要好好照顾这个新生儿,她低头领受使命,将阿芙洛狄亚带出了乐园。

2.阿芙洛狄亚(Aphrodia)

【守序善良】

金发赤眸的黑翼天使。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在天使中都显得有些异常,似乎是神试作的新型天使,神认为她有巨大的潜能。

自出生开始,艾芙便没有其它天使那样对神的忠诚,她从不将神视为权威,尽管她确实爱着神。神或许是对这个特别的天使很有兴趣,经常将艾芙召回乐园。

听希洛说艾芙在射术上有天赋后,神甚至还赐予了她一柄长弓。长弓不需要箭矢,只需将手指搭上弓弦,魔法的箭矢便会出现,这便是乐园的力量。被神授予武器是极少数天使的殊荣,艾芙却年纪轻轻就得到了,一些天使因此对她产生了不满。

她很聪明,同时也非常天真,完全忽视“神的旨意无需理解,只需遵从”这一规则,总是不停地探究着背后的原因。因为这种好奇心,她在进入人世后,被人类文明所吸引,与人类过于亲密。最终在“毁灭人类”的神命被下达时,她选择站在人类一方

她的天真体现在认为“无论是什么事,只要一步步地解释,让彼此互相理解,就一定能和平地解决问题”。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想法的确没错,但过于理想化了,这也是因为艾芙还很年轻。

对于希洛,艾芙非常憧憬,最初以为自己与强大的希洛相隔甚远、只能仰望,就如飞舞在空中却无论如何都抓不住的萤火虫;后来发现随着自己的成长,两人的距离正逐渐缩短,希洛也并非那么冷漠,两人是可以并肩的,因此态度转为“想要抓住她”。发现了希洛的逃避,也察觉到自己对于希洛的感情,因此一直撩拨着她,让她正视这种感情。

*大概是这种感觉:

“我对于你有着崇敬,你说那是对于前辈的崇敬之情;我又说我喜欢与你待在一起,你说这只是因为我从小就被托付给了你,自然会亲近你。无论我怎么描述,你总能把我的感情分解成各种各样的关系。那么这种想要独占你、触碰你的心情,你要如何解释?这是什么样的感情?”

“够了,不要再继续了……我们只要爱着神就足够了。”希洛别过头去。

“那你为什么不敢直视我?”艾芙令她回过头来,“不许逃!”

3.艾隆(Iron)

【混乱中立】

艾隆也是黑色的天使,是神在吸收了创造艾芙的经验之后的改进之作,更为强大也更为忠诚。一般的天使在出生后都是孩童模样,需要经历三年左右的成长才会变成完全体,而艾隆一出生就是完全体。

他对自己的能力十分自信,因此也总是带着高傲。他不会瞧不起其他的天使,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过。

与其他天使对神的爱不同,他将神视为父亲,自己则是他最强大的长子,因此以男性身份现身。

艾隆唯一在乎的除了神以外,就是同类的艾芙。他认为艾芙与自己一样,拥有强大的力量,因此应当与自己一同行动,成为神的臂膀。对于原本被称为神之利刃的希洛,他最开始是憧憬的,当发现希洛已经“堕落”、不再遵守神命时,憧憬转为了敌意,并认为希洛是在耽误艾芙。

最后选择了回到乐园,追随神前往其他世界。不久后神又给他带来了新的黑翼天使艾琳(Irene),艾隆将她视为妹妹,两人在新的世界里过起了愉快的生活。

4.特蕾莎迪忒(Tresadit)

【绝对中立】

特蕾莎是医学专家,主要负责研究,不常参与实际的诊疗工作。与希洛在同一时期出生,当时的她地位不高,仍旧在基层奔波着施展自己的医术,总是为身为战士的希洛疗伤,两人因此结识。不过即使在现在,当医疗天使过于忙碌、诊治需要排队的时候,她也乐意在私底下为像是希洛这样的朋友们进行治疗。

有着美丽的蔚蓝色长卷发,躯体十分具有骨感美,女性气质旺盛。灰色双目下方有着神秘的标记,与她的能力有关:她的眼睛可以直接看到骨骼,无需借助外部工具,对于治疗来说十分便利。

她最喜欢人类在装扮方面的不同文化,一有机会就会尝试各种不同风格的服装与首饰,也很乐意为打扮希洛,但总是被拒绝。有一个“把希洛打扮成全身蕾丝的贵妇人模样”的夙愿。

神也好,天使与人类也好,特蕾莎对一切纷争都没有兴趣,只是埋头于眼前能做的事,并希望和平永远持续下去。这种心态一部分是在经历了很多事之后的疲惫与放弃。因此,在最后,为了不再参与纷争,她没有回到乐园,选择留在这个世界。“有一部分是因为我还没有让希洛穿上裙子。”

5.库萝西斯特(Crocester)

【混乱善良】

翅膀长在脑袋上的天使。平常是收起来的小翅膀状态,需要飞行的时候可以变大。她的头翅不像其他天使的羽翼一样可以隐藏起来,只能尽量贴合在脑袋上,装作是头饰的样子。不过一旦情绪激动就会像尾巴一样乱晃,伪装成人类时需要特别注意这一点。

比艾芙早三年出生,却一直都只是孩童模样,因此她一直被认为还没有长成完全体,也极少接到任务。

尽管身上没有什么肌肉,库萝的力气却是出乎常理的大,这是她被赋予的能力。她的战斗不需要武器,赤手空拳就已经很强大。然而,她具有与外貌相匹配的顽皮,热衷于玩物丧志,因此虽然有很强的天赋,在战斗技巧方面却不足。除了本身懒散,也因为她认为自己是无法成长为完全体的残缺儿,所以自暴自弃。她对于神没有那样深的爱。

就像艾芙被神托付给希洛一样,库萝被交予特蕾莎抚养长大。特蕾莎头脑很聪明,经常在口头上嘲弄库萝,库萝也常回敬她,这种拌嘴从不会升级为吵架,因为两人都没把这回事当真,两人对于彼此来说都很重要。

库萝随时随地都在准备恶作剧,尤其喜欢戳穿那些道貌岸然的天使对于自身道德的伪装。经常趁着希洛与特蕾莎忙碌时去找艾芙玩耍,将她也拉入自己的恶作剧行动中。

最后因为朋友们都决定不回乐园,也选择了留下来。

6.诺尔洛特拉(Noir’Lotera)

【守序邪恶】

具有隐蔽侵略性的蛇蝎美人,具有诱惑性却让人又不敢接近。在大腿上缠绕着一个金蛇腿环,蛇看起来像是正朝着私处蜿蜒爬去,从对首饰的选择上可以稍微看出她的性格。

十分年长的天使,负责管理任务的分配,希洛的直接上司。很享受自己的地位,是目前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也发自内心地认同每一个神命,认为它们全都是具有深意的,是当下最好的做法。“你凭什么认为,自己的想法能够比神更正确?你所做的事真的是对的吗?”

诺尔认为希洛很有前途,经常将一些难活交给她,以此来培养她的能力。私底下,诺尔也对希洛很有兴趣,不过这次希洛让她失望了。

在最后选择了回到乐园,追随神前往其他世界,继续自己的工作。

7.安吉罗斯(Angelos)

【守序邪恶】

就如油画中的那样,是披着白布、头戴橄榄枝的婴儿肥小天使。他的年龄大于库萝与艾芙,小于特蕾莎与希洛,因此这种孩童模样似乎就是他的完全体了。

也正如名字那样,他的职务回归了最原本的定义,是替神与上级天使传达信息的信使。像他这样的信使还有很多,不过孩童模样的只有几位。他们偶尔也会拍好爽身粉、戴好光环,跑到人类跟前去传递信息。

年纪不算很大,却很世故,这是被诺尔指点了一句“要学会说话”后的结果。他常油嘴滑舌地夸赞别人,这种行为对于诺尔非常受用(同时也告诉他“要提升技巧,直白地阿谀奉承还是太明显了”),但希洛却很讨厌,艾芙则完全应付不来;库萝会直接打断他的滔滔不绝,试图对他进行恶作剧。

如同诺尔一样,他在最后选择了回到乐园,追随神前往其他世界,继续自己的工作。

8.索尔莫妮亚(Soel’Monia)

【守序中立】

大图书馆的管理员。年长而学识渊博的天使,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能察觉到她的书生气质。拥有理科生的严谨与冷漠,认为维持秩序、探求真理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都是可以忽略的噪音。

与诺尔是同期出生,两人很熟,虽然在利益上是一致的,却因为终极追求不同,无法聊深入的话题。希洛是诺尔引荐给她的,同为守序中立的两人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共识,因此希洛才能请到莫妮亚来当艾芙的老师。但她与希洛仍旧不同,她的冷漠是发自内心的,并不是表面上的掩饰。

最终选择了回到乐园。对于与希洛的分别感到十分惋惜,“那么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祝我们各自在不同的世界找到真理。”

9.阿玛兰妥司(Amarantos)

【守序善良】

最初诞生的天使之一,也是其中唯一仍然在世的天使。因其特殊性,最初她没有名字,被大家尊称为天使长。她不善战斗,由于资历最老、相貌温和,总是被召唤并见证人类顶礼的场合,例如王族的加冕仪式。人类在召唤她降临或记载入史册时,会称她为各式各样的名字,但只有Amarantos其名是她用以自称的,且并没有多少人知晓这一点。

此名是一位人类赐予她的,那人类也是使她动摇的根源。她本来有着和希洛一样的处世之道,即不将一切放在心上、冷眼旁观、做好自己的事即可,但长久以来对人类的见证使得她心底的情感极为丰富,她虽明知这一点,一直以来却让自己无动于衷。直到那人类最终改变了她,使得她在最终为人类举剑而战,并真正以“阿玛兰妥司”之名降临。

amarantos意为不凋花。

【大纲】

希洛是一个死板的天使。就在她以为一切都将一成不变、自己会永远这样下去时,神将她召回乐园,并将艾芙托付给了她。

希洛带着艾芙回到人世,尽力教导她。艾芙充满了好奇心,希洛也受她影响,逐渐对人世敞开心扉,二人之间也逐渐产生好感。原本严格遵守“谨遵神命”的希洛,在面见神时,也变得会多问一句、企图探究背后的原因了。

就在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的时候,神突然下达了“毁灭人类”的命令。就如往常的所有命令一样,这只是个模糊的概念,但绝大多数感觉到这个概念的天使,都认为执行命令的具体做法是毁灭人类。

希洛出于责任感想要遵守命令,却又在感情上抗拒。对于神而言,不能言听计从的天使不是好用的工具,可能是因为希洛的改变,又有新的天使——艾隆诞生了。

艾隆出现在希洛面前,挑衅道:“你已经堕落了,就和那堆垃圾们待在一起吧。现在,我才是神最得力的利刃。”随后袭击了希洛。

高傲的艾隆过于自信,希洛因此而勉强生存了下来,却身受重伤。昏迷的她被善良的人类所救,几日后才醒来。希洛意识到艾芙的天真可能会害了她自己,因此立刻赶往艾芙身边。

艾芙打从一开始就认为“毁灭人类是不对的”,她想征求希洛的建议,但希洛却突然失去了踪迹。天使们又已经开始准备对人类发动大规模袭击,形式已经迫在眉睫。

她最终决定依靠自己采取行动,与一些相识的天使取得联系,希望通过他们了解到神究竟为何下达这种指令,并劝说他们不要执行命令。结果由于天使们不闻不问、只管执行的作风,她什么都没问出来,同时也引起了其他天使的注意。

这时,艾隆出现在她面前。“我们是同类,是神最得意的作品。来我的身边,我们会成为神的臂膀。”艾芙拒绝了他。

一些平时便对艾芙不满的天使以“消灭叛徒”为由,对艾芙发起袭击。因为被拒绝,高傲的艾隆只是看着,在其它天使落败后也加入战斗。艾芙虽然战斗能力不差,最终还是双拳难敌四手。

她被艾隆击落时,希洛正巧赶到救下了她,所幸性命没有大碍。此时天空已经乌云密布,金色光辉从云层间投下,无数天使从中降下——最终的审判开始了。

到了这个关头,只剩下最后的解决办法:毁掉通往乐园的通道。神赐予艾芙的长弓所发出的是魔法的箭矢,力量也来自于乐园,理论上可以对通道造成伤害,只是程度的问题。

艾芙提出这一点后,希洛决定支持她的想法,并交出了自己的剑,将其化为箭矢。

艾芙开始对着全世界广播,“我即将毁灭通往乐园的道路。”神之利刃守护在她的身旁,保护她免受袭击。另一些支持她们的堕天使与恶魔也纷纷聚集起来,不让天使们接近艾芙身边。

最终,绝大多数天使(包括艾隆)都回到了通道的另一端。艾芙朝着天空射出箭矢,通向乐园的通道从此不复存在,她们成为了堕天使。

“我们已经无法回到乐园,永远地徘徊于人世。即使如此,也要互相依偎着走下去。在未来的某个地方,存在着理想中的愿景,那就是目的地。”大概是这种感觉。

【部分片段,可供参考】

希洛的居所位于深林之中。有些天使喜欢享受教会的侍奉,但她讨厌被服侍的感觉,因此独自居住在荒郊野外。那是一座被废弃的小神庙,由白石搭建而成,年代久远却没有明显的毁坏之处,只是单纯地随着原本附近居民的迁移被废弃了而已。希洛将那里的某个房间稍加打扫,再搬入一些家居用品,简易的居所就这样搭成了。内部很干净,只有必需品,没有多余的东西,被特蕾莎评价为“很有希洛本人的风格”。

照着这个模式,她又为艾芙清出了另一个小房间。几乎毫无生气的布置,加上建筑本身的白色调,这个居所看起来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寒冷。何况希洛是神最得力的利刃之一,总有工作缠身,没有慢慢辅导艾芙的时间;她本身又性情冷淡,相处时也不怎么对艾芙说话,让艾芙总怀疑希洛是不是讨厌自己。

不过希洛请了索尔莫妮亚来担任艾芙的理论老师,在各方面传授知识。索尔莫妮亚是大图书馆的管理员,掌握了很多知识,可以说是学识最为渊博的天使,能请到她来恐怕也得费一番功夫,从这点看来,至少在教育方面,希洛对艾芙是上心的,但大概也只是出于遵守神旨的缘故吧。

在每天出门前的清晨,希洛会亲自教艾芙如何战斗,这是艾芙最害怕的时间段。艾芙从最初的连剑都拿不稳,到能稳固地长时间保持蹲姿,这期间的进步没有花太多时间,一切都只是因为希洛很可怕,总是沉默不语又不苟言笑。艾芙并没有被实际惩罚过,但被希洛的威压所迫,她全然不敢出什么差错,尽全力去符合希洛所定的标准。但希洛毕竟也是第一次当老师,对于艾芙的要求有些过高了,导致艾芙经常浑身各处肌肉酸痛。即使如此,艾芙却没有任何意见,仍旧勉强自己去完成所有的训练要求。

今天,艾芙睁开双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很亮了。当她慌慌张张地跑进庭院时,希洛正在树下坐着休息。明明房间就在隔壁,却宁可在这里干等也不愿意来叫醒睡过头的自己,艾芙愈发确信自己果然是被讨厌了。

她硬着头皮走上前,“非常抱歉,我睡过头了……”说完,她低下头来静候发落。

“没关系。”得到的回答竟然不是预料中的惩罚,艾芙猛然抬起头,正对上希洛那双没有波澜的金色眸子。“你前几天开始就显露出疲态了。虽然勤于锻炼是好事,但过度的训练只会伤害身体,今天就休息一下吧。”

希洛甚至要给自己放假!艾芙惊讶到愣在原地,呆呆地望着希洛。希洛好像是觉得她那模样有些好笑,嘴角有些轻微的上扬。

那个希洛维尔德居然在笑!

接连受到两次冲击的艾芙有些不知所措,觉得自己这样呆站着有些奇怪,姑且先坐下再说。等她回过神时,自己已经木讷地紧挨在希洛身边坐下了。希洛对此没有表现出什么反应,艾芙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她可能也没那么讨厌自己吧。

两人似乎还是第一次靠得这样近,从离开乐园的那一天开始,希洛就总是走在艾芙之前,带领着她前进。希洛很强,艾芙可以从剑术训练中以及他人的敬仰里体会到这一点,所以总觉得她是那么的遥不可及。神将自己交给希洛这样强大的人来抚养,因此自己是很幸运的,必须要好好利用这份优势,而且也不能让神或者希洛失望。可是自己与她的差距是如此遥远,就像大地到天空那般。

“我还要练习多久,才能变得像你一样强呢?”艾芙尝试着向希洛搭话,又觉得自己这话太自大了些,改口问道:“我真的能像你一样强大吗?”

“你为什么想要变强?”

“我——”艾芙愣了一瞬。想要变强大不是理所应当的吗?身为天使,竭尽全力为神而战是本职工作,也是诞生的意义。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活着的理由呢?“那是因为……我要为神而战,所以必须强大,否则根本无法帮助神。”

希洛对这个回答不置可否。

艾芙有些紧张起来,担心自己说错了话。如果不是希洛问起,她或许根本就不会去思考这个问题。思绪被整理成出口的言语之后就清晰了许多,也让艾芙察觉到了:自己刚才所说的的确是真心话,但……还不够。好像有什么更深层的理由,不是为了遥远的神或者别的什么人,而是发自内心、纯粹为了自己的理由。

“你会变强的,不用担心。”希洛突然回答了艾芙先前的问题,“在将你交给我的时候,神说过你有特别的潜能,应该会变得比我还强吧。”

“真的假的……”

“坚持不懈地练习下去就总会有进步,直到抵达形体的极限为止。你的极限应该在我之上,所以超越我是迟早的事。”

尽管希洛很认真地解释,但艾芙还是不太敢相信自己可以超越希洛。说到底,对她而言那还是很遥远的事,对于超越希洛究竟是什么感觉也没有概念,但能够被希洛肯定这一点让艾芙很开心。

仔细想来,两人已经一起共处几个月,艾芙对希洛却可以说是毫不了解。今天这样相处下来,她才终于稍许拨开迷雾,发觉希洛与自己所想象的不同,并不是外表那样冷冰冰的人。

“时间差不多了,你该去索尔莫妮亚那里了吧。”希洛缓缓起身。

“嗯。”艾芙也跟着站了起来。正在扑落裙子上沾到的杂草时,她感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她猛地抬头望向前方,希洛却已不见人影。

“你今天似乎特别开心。”这是艾芙来到图书馆后,索尔莫妮亚所说的第一句话。


自从艾芙跟着入住之后,住处的状况发生了改变。希洛每晚回家的时候,总能发现一些小变化,比如窗台上多了一束花、桌上放着装有蝴蝶的玻璃瓶、书橱上多了几块不知名的矿石等等。究其原因,索尔莫妮亚最近大概在教授艾芙生物学知识吧。

久而久之,这个原本冰冷的小神庙变得有人味了起来,终于让人感觉到这里有人居住,而不是某位旅人一不小心将过夜的物资落在了这里。

特蕾莎经常会带着库萝西斯特来串门。库萝是神托付给特蕾莎照顾的后辈,就像艾芙之于希洛。特蕾莎与希洛完全不同,非常懂得在人间享受各种乐趣,也常将人类的奇闻异事说给两位后辈。


“你知道‘爱’吗?”

一曲终了的某个时候,艾芙如此问道。

“……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我从人类那里学到了一首很喜欢的曲子,它的作者名之‘爱’。它令我觉得……非常美丽,那种感觉就是爱吗?这是否意味着我爱上了那首曲子?”

“不,不是那样的。”希洛很快就否定了她。也许这很难看出来,艾芙实际上比希洛年轻不少,尽管她看起来很成熟——在许多方面也的确如此——但在一些方面,她非常没有常识。

天使们自出生时起,知识就储存在祂们的头脑之中,但这不代表祂们是全知全能的。年轻的天使缺少经验,于是就会在诸多问题上产生歧义。

“爱……”希洛思考了一番,想要给出一个合适的答案,“……唔,就是爱。”

艾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来你也不明白?”

“我能够明白,只是解释不清楚,它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感情。”

“你曾拥有过它吗?”

“没有。”

“能用我有过的经历来解释吗?比如说,像我对库萝那样的?我喜欢和她一起恶作剧。”

“不是,”回想起上一次被整的惨状,希洛打了一个寒颤后坚定地否定了她,“那应该被称作友情,并且是糟糕的狐朋狗友。”

“那么,是像我对神那样的吗?当没有神的音讯时,我心切慕祂;当神呼唤我,我打从心底感到欢欣。”

“不是。”希洛有些不悦地回答道。她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令自己感到不满,但她在刚才听到艾芙的话语后,确实有点生气。她又多加了两句非常理性而又中肯的评价作为掩饰:“那被称为敬仰与崇拜,神对我们的仁爱也并非爱情。”

见艾芙没有察觉自己的不对劲,希洛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向来擅长隐藏自己,但在艾芙面前,她需要更加小心翼翼。

“那……”艾芙歪了歪脑袋,纤长的睫毛随着垂下的眼帘,在红色眼眸上轻轻扑闪了几下,“像我对你这样的?我喜欢和你待在一起,你就像那首曲子一样,使我非常欣喜。”

希洛原本因为她眨眼的妩媚举动而有些晕眩,在听到这番话后霎时被惊得无语凝噎。这并非是由于艾芙所言,那只占了非常小的一部分,真正令希洛惊慌的是,她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见希洛没有反应,艾芙轻笑一声,凑到希洛面前去,吐气若兰。

“我爱你。”

她真的明白她在说什么吗?希洛完全不知所措,胸腔之中如有擂鼓,目光甚至无法从近在咫尺的那双红眸上离开。眼前之人,明明是天使却是极为罕见的黑翼红眸,与其说是圣洁的神使,更像是引诱天使堕落的恶魔。

绝对忠诚于神的那颗孤独的心灵,在沉寂了百年之久后,悄然起了一丝涟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