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眼

最近的想法又是特别多且特别零碎,不好整理,还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吧。 首先先提一下某天在渣浪发表的看法,当时看到了某犯罪现场实录——这是我的推测,因为视频中的哭叫凄厉得不像是假的。原本我就做好了可能会看到“真货”的打算,并…

独身

许久不见,久违地来写写随笔。尽管上月中旬就更新了一篇随笔,但那篇的内容实际上都是去年所写,所以我其实很久没写过随笔了。最近总觉得自己的思路很复杂,内容增多了是好事,同时却也显得杂乱了,东想一点西想一点,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工…

追迹

写在最前面:这篇杂基实际上从四个月前开始起草(2018.8左右),现在看来也有很多幼稚与偏激的想法,即便想修改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于是简单地修掉一些偏激之处,就这样发布吧(不想再积压下去了)。 简单地说一说最近:方才惊…

大学期间的经历

前不久与远山老师聊到我曾经被辅导员派去开导下下届的学妹,因此又扯到了过去的那段低谷经历。虽然我念叨过很多遍很多遍,但似乎的确没有完整详细地记录下来,而且如今这整个经历有了个还算不错的结果,整理下来也算是个交代。最初我就像…

界限

本篇主要是总结了一下前段时间的思考与讨论。最近身体状况不佳,也处于生涯交替的迷茫停滞时期,似乎没有什么想表达的东西…… 上周(本文自7月3日开始起稿)去秋的公司做了三天兼职,深受帝国开发部各位程序员的作风渲染,觉得有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