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眼

最近的想法又是特别多且特别零碎,不好整理,还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吧。 首先先提一下某天在渣浪发表的看法,当时看到了某犯罪现场实录——这是我的推测,因为视频中的哭叫凄厉得不像是假的。原本我就做好了可能会看到“真货”的打算,并…

Go Back to WORK!!!

某一日,纯白的天使降临到女孩的面前。“人类,你好。”天使开口了,“我奉天堂之命,前来为你实现一个愿望。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希洛低头瞥了一眼记录本。面前的女孩名叫阿芙洛狄亚,18岁,一个想要很多东西的年纪。不过还好不…

Salvia

根据鼠尾草与海盐的味道给我的印象画的,温柔的奶香味。试了一下不常画的颜色,也考虑了一下冷暖和笔触之类的问题,暗部加了一层灰蓝色,结果最后因为显示器色差调整了整体色温,似乎看不太出来了……偷懒没画手上那本书。

独身

许久不见,久违地来写写随笔。尽管上月中旬就更新了一篇随笔,但那篇的内容实际上都是去年所写,所以我其实很久没写过随笔了。最近总觉得自己的思路很复杂,内容增多了是好事,同时却也显得杂乱了,东想一点西想一点,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