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基调:轻松愉快的小故事,但由于主角过去的未解决心结,又有一些忧愁。(完食《艾妮与迪薇》有感)

【背景】

1.1 世界

世界上有三种主要的智慧生物:天使、人类、魔族。天使生活在天界,最高领导人是长期居住在水晶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审判者。魔族则生活在地下,不惧炎热,与岩浆为伍。(具体参考《神曲》的九重天和九重地狱)

传说天地由神开辟,但不知何时起神失去了踪迹。人类原本就是远离神的生物,因此没有受影响,按照自己的轨迹继续发展下去。

天使与魔族是远比人类强大的种族,为了争夺地上而纷争不休。天使采取的是怀柔政策,在人类中建立信仰。而魔族的选择是掠夺,旨在令人类恐惧并臣服。二者在人类中打着代理人战争。

1.1.1 天堂(坐飞机有感的设定)

九重天堂位于云端之上,从最下往最上共九层,形成包围着世界的天球。

至高天(水晶天,天使们的出生之所,卵唯有在最高的水晶天环境下才能孵化。“上帝所在之处,祂在此用爱孵化天使”)-原动天(恒星天,统治阶层所在)-土星天(六翼炽天使的居所)-木星天(四翼天使的居所)-太阳天(墓地的所在,死亡天使的居所)-金星天(普通天使们的居所)-水星天(战斗天使所居之地,重兵把守之城)-月轮天(与人类世界相接的最底层,近年逐渐开放给人类世界观光)-王国(物质的所在,人类世界)

天使们是与光遗传有关的生物,眼睛与皮肤均不畏惧阳光,祂们犹如植物一般能够以类似光合作用的方式来获取能量,因此每天只要晒够太阳并喝够水,就能够维持生命,没有进食的需求,夜间则需要睡眠。天使也可以通过进食来获取能量,不过进食之后就需要排泄,这被认为是不洁之事,因此普遍被认为是人类与恶魔才需要做的事,大部分天使不屑于此,军队内部甚至严厉杜绝,以防被擅长用毒的魔族钻空子。

在神失去踪迹后,天堂的实际掌权者是七位炽天使组成的圣庭。炽天使们拥有六翼,智天使拥有四翼,其下的则是双翼的普通天使。羽翼也是权威的象征,只要上位者希望,下级者随时都可不受控制地为他们下跪。

天使们通常按照职位来分类,比如引导死者灵魂的死亡天使,司职战斗的战斗天使。其中战斗天使因为行使着杀戮之事,又直接接触恶魔,最为接近堕落边缘,是没什么人会主动去选择的吃力不讨好的职位。

云层飘忽不定,云山云海是天堂的美景,天使们习惯将云海与天空的界限称为海平面,地上与天空的界限则是地平线(即使连接的部分是海)。

天界有这样的传说:在日出或日落时分穿过云山的山洞、进入那片金色光辉,就能抵达神之所在。大概与人类的童话是同等级的存在,只有年幼的天使会真心相信这个传说,但在人间却吃得很开。

近年来天堂开始经营旅游业,在附近的地面城市建造了通往天堂的飞艇驿站,旅客可以在下四层观光,卖得最好的产品是防晒椰子油和爽身粉。

1.1.1.1 繁衍

天使的发情期五年一次,为期一月。无论交配与否,都会产下一个蛋,不同的是受孕的蛋需孕育一年,并且更大。但天堂的氛围中,这是神对众人的考验,交配被视为污秽(因为天使有堕落的顾虑)。官方会定期收走天使之卵,于水晶天进行受育与孵化。

1.1.1.2 家族

天使人口不多,且不依靠有性繁殖,因此几乎没有姓氏,但通过有性生殖诞生的亲代与后代可以自己冠以姓氏来表明身份及血缘关系,有少数形成了家族,其中以以莱亚为首。以莱亚可谓是天使中的贵族,在政局中与其余几个家族分庭抗礼。

1.2 魔法

魔法的实质是一种仪式,由施术者来主持。需要有一方对魔网付出一定代价,以此来等价交换想要的东西,价值由魔网判定。魔网的意志很难猜测,只需泥土就能交换到等量的黄金,如果用粪土则能交换到更多;治疗小伤只需支付一些玛那,但重伤与疾病则又有不同:陌生人的伤口只需用另一个个体自愿承受的同等伤害或是更高阶的伤害即可,想要治疗自己重视之人则只能由自己承受代价,而且往往十分高昂。

等价交换是魔法的本质,但对于浅层的学习者来说,玛那就是魔法的通用货币。无论是何种法术,只要支付同等代价的玛那就能释放,但个体所拥有的玛那是有限的,所以对于更为高阶的魔法,还是通过等价交换的原则才能释放,这又需要对于魔法有更深刻的理解才能举行仪式。

魔法的咒语是施术者自定的,一般是恪守的信条或格言,对于天使而言多为圣经中的语句,艾芙选用的便是诗篇。如果不再坚信自己的咒语,就不能再用其唤起魔法。

天使与魔族天生便拥有少量的玛那,人类中则只有极少数人才有这种天赋。不过一旦经受训练,能够持有的玛那总量可以被提升(但是有限的)。玛那可以通过休息与放松来恢复,最为有效的手段是睡眠与冥想,进食只能少量回复。

魔法就像是做乘法,死亡是0。就如同自然界所有其他进程一样,魔法只会加快熵增,所以修补和复原一类的魔法难度很高,对于死者则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复生的。有不少江湖骗子常以此为由头来坑蒙拐骗。

1.2.1 三倍守则

如果对他人施下诅咒,自身将会被三倍的诅咒反噬;如果对他人施以祝福,则需要付出的代价变小。

原本不存在这样的守则,是多年前一位大魔法师创立的体系,使用诅咒者的力量补偿祝福者,目的是让诅咒者三思,并鼓励祝福。

1.3 伊甸园计划(参考《美丽新世界》)*需进一步考证

伊甸园计划由天使发起,旨在利用幻术满足其中人类的需求,建立一个完美的社会,从而管理人类、笼络人心,并最终完全接管人类。最初执行起来相当顺利,但很快天使们便发觉,满足了食物、音乐与性后,人们放弃思考,且再也不希望做决定,闲暇的时光对他们而言实在难熬。他们开始耽于睡眠,为无法入睡感到痛苦,出现了因过量服用安眠药而死亡的案件,各式各样的致幻剂也开始流行(是人类统治阶级为了阻止计划而提供的),屡禁不止。

“禁止是无用功,症结在于需求。只要有需求,就永远不会停歇。”但是当时的艾芙没能明白这一点。

最终,一场集体过量服用致幻剂引起的悲剧使得伊甸园被人类社会谴责。天使们开始重视致幻剂管制,决定以官方配给的方式来管理,但幻术的核心(艾芙)不认同这种理念,加上人类国王不准备合作、暗中作梗,且天堂认为该计划的付出与收获不平衡,也满足于获得的部分实验资料,伊甸园计划就此终止。

1.5 气息

天使与魔族带有与生俱来的气息,他们对于这种气息十分敏感,人类则只可以模糊地感知到。但人类身上没有气息,两族只能通过常规手段来侦查到人类。

力量同等的情况下,天使更为敏感,能够更容易感知到恶魔的气息。对于恶魔而言,天使的气息则就像某种很讨厌的味道(不过其实味道还不错)。

  

【角色】

2.1 希洛维尔德 Hyrowildr

希洛自光中诞生,与大多数天使一样无父无母,自小就进入学院被培养。幼年时,祂结识了同龄的苏斐思嘉(Sophisca)和比两人大得多的费丽莎老师(Phylisha)。教授剑术的费丽莎与周遭那些道貌岸然的天使们完全不同,她十分遵从自己的内心,也很开朗乐观,总是给两位年幼的天使带来新奇的小玩意,闲聊时偶尔也会对天堂的现状批判一番,并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希洛十分憧憬费丽莎,对审判者的向往也是费丽莎带来的。也正是因为费丽莎,希洛不知不觉中选择了以男性姿态现身。(但费丽莎更多地把他当做姐妹,曾说过“如果你是女性形态的话,我们就能更亲密了”)那时希洛没有性别意识,只是出于自然规则做出了下意识的选择,自己都甚至没有察觉到对费丽莎的情愫。

好景不长,费丽莎不久后被查出与魔族(娜塔莉亚)勾结、企图发起袭击行动,被公开处以死刑。最初希洛与苏斐均拒绝相信这件事的发生,费丽莎在年幼的他们心中是支起一切的存在、为只能生活在学院里的他们打开了通向世界的窗户。两人坚信这一切是一场费丽莎的反对者所导演的阴谋,发誓要调查真相、为费丽莎申冤。

诺尔罗特拉随后接管了费丽莎原先的职位,且因为希洛与苏斐曾经与费丽莎的关系,他对二人有特别照顾,在此期间与希洛结缘。苏斐虽然莽撞,但沉默的希洛比起苏斐更为执着与固执,诺尔费了很大心思才获得他的信任。

随着年龄逐渐增大,两人变得成熟起来,也随着获得的信息增多(知道了费丽莎曾十分优秀、心高气傲,但被贬至区区教师,因此心怀不满多时,诱发了叛变),他们明白费丽莎的的确确是叛变了,且她从前的言论中就已有种种迹象。两人相约从此放下此事,但实际上这件事对他们造成的影响很大,无法那样轻易消除。

希洛后来在学院中取得了极为出色的成绩,虽然很少见,却也顺理成章地作为军官进入军队,选择成为一名战斗天使。祂十分恪守规则,既不刻意接近他人,又不多言,因此也显得不近人情与不合群。只有少数如诺尔罗特拉这样的人明白且认为祂是个好孩子,愿意引导祂。

如果只是个平庸之辈,或许这样的性格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希洛拥有很强的能力且身居高位,又不与人结盟,所以很快就被激进的好战派政敌视为危险的敌人。

于是,在一次设计好的事件中,希洛被剥夺军职,贬为下界天使,被安排去做为人类斩妖除魔一类的微小工作。祂对此的确有不满,但明白目前所能做的也只有服从,也记得费丽莎的下场,加上诺尔罗特拉“去人间体验更多、涨些见识也好”的劝诫,暂且安于现状,把不满藏在心底。

实际上,希洛知道自己的性格与费丽莎的耿直不相上下,同时也明白这样对于自己不利,他很害怕自己出于真心的任何举措会导致无可挽回的结果,因此常常隐藏自己的内心,故而不常表达、寡言少语。

伊芙察觉了祂的真心,于是慢慢开导祂,最终令祂释怀。最初祂在闲暇时便会立刻回到家中,几乎足不出户;但随着与伊芙同行,诺尔发现祂越来越多地待在了人间,哪怕没有什么工作,也急着往人间去。被诺尔开玩笑的时候,祂回以“不是你让我在人间多多体验的吗?”

同时,祂也在调查伊芙其人以及伊甸园计划的过程中了解到了她的真实身份,并在伊甸园的废墟内开导了艾芙:“你不是神,没必要为自己不如神明强大而责怪自己。”

最终被召回军队,在艾芙离开期间却又一次身陷囹圄。希洛明知结果会如此,但仍旧不愿放弃自己的信念,结果被敌人私刑虐待,虽然最终因为诺尔等人的坚持被释放,但官方放弃了调查,真相随之被埋没。

艾芙得知后,决定牺牲自己换取希洛的清白,为祂铺平道路,于是佐里娅对希洛下的诅咒实现了:祂亲眼看见艾芙被断双翼,从天堂陨落。

2.2 阿芙洛狄亚 Aphrodia

艾芙比希洛早生百年,是魔法上的天才,也曾是学院里极为优异的学生,因为被寄予厚望,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认为自己生来便是为了某个伟大的计划、某种崇高的目的。她从小就以军队领导罗德里克为榜样来要求自己,立志要建立一个美丽的新世界,因此没少被人嘲笑不自量力(也因此认为无论在何时嘲笑都是一种不正确的行为)。

实际上艾芙并不喜欢那时的自己,只是为了迎合期待而把自己塑造成“优雅淑女”的模样。她自认是个调皮的人,喜欢做一切稀奇古怪的事,对世间万物都存有好奇心,逐渐察觉到了天界的诡术(蒙蔽天使的眼睛与耳朵,从而认为魔族是邪恶的生物),因此在某次违反规定的严刑拷打中救下了险些被私刑处死的魔族艾隆。艾隆于是心存感激,并建议艾芙该去人间看看。

为了理想中的世界,艾芙自愿辞去死亡天使的职务,担任与人类沟通的下界天使。她近距离地接触人类,了解到人世间的乐趣(食物、音乐与性,不过她对于性与其他天使一样,只觉得是一种行为,没有感觉到爱,乐趣并不很多),并尝试着满足人类的愿望(曾成为一个人类的妻子)。在做了种种尝试后,她回到天界,在一个契机之下,与其他天使们开始了伊甸园计划,并因为自身极强的魔法而担任计划的核心。但她很快就发现众人的目的是寻找一种更有效率地让人类臣服的方式,与自己的理念相悖,计划也不如想象中顺利。

伊甸园计划失败后,恰逢大战爆发,艾芙被征召入伍。已经不再被蒙蔽的她对于战争十分不情愿,自身疏忽之下受了重伤,又获伊西丝之死,消极地退出了战争,回到人间去。她继续跟踪解散后的伊甸园居民,发现他们很难再融入社会,且满心怨恨,加上被恶魔低语所惑、鼓动了她的罪恶感,于是将幸存者们聚集到一座村庄里,自己来满足他们所有的愿望,恶魔趁机将她困在此处。艾隆曾想救她出去,却被艾芙以自己要赎罪为由拒绝。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在为了希洛而陨落后,她被艾隆救下,从此在人间继续运作炼金工房,业务也伪装成人类的流浪歌手,四处歌唱以赚零用钱,艾隆有时也会来照顾她。

2.3 伊西丝·焚涅尔 Isis·Vonel

年长的魔族女子,化为人形时是肌肤雪白、长卷发乌黑、极为性感且暗藏攻击性的成熟美人,真身则是细长瞳仁、蛇发、犬牙、长黑指甲、部分皮肤上覆着青蓝色鳞片的人形,对于人类审美来说算是可怕的类别。

她出生在地狱里的强大家族焚涅尔中,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在兄弟姐妹们对资源的争夺中成功淘汰掉了其他人并存活下来。但她对于地狱里这样的模式并不满意,立志要找出改变这一切的方法。她在魔法上富有造诣,于是主攻的方向是用魔法为地狱带来更多资源。

焚涅尔家族掌握了很多人类的书籍,伊西丝自幼看着这些资料长大,因此她对人类和天使都没有强烈的敌意,并选择化为人形在人间游历、调查各种资源的物质组成,在此期间结识了艾芙。两人成为了好友(同时也是互相解决欲望的床伴。最初是伊西丝引诱没有欲望的艾芙,后来使得艾芙耽于肉欲。不仅是床伴,两人对彼此都确实有好感,但没考虑将来的事),共同四处旅行,并互相研究、指导魔法。两人成立了【伊西斯与伊芙的炼金工作室】,承接各种炼金与幻术委托,在业界有着不小的名气。

艾芙离开、参与伊甸园计划期间,伊西丝独自旅行途中救下了当时年幼的佐里娅,并收养了她。两人一同旅行数年后回到地狱,伊西丝将佐里娅托付给焚涅尔家,让她接受基础教育,随后回到人间继续研究之旅。这时天堂与地狱的战争已经开始,伊西丝因为对于天使没有防备,也对通过讲道理来化解矛盾的方式过于自信,疏忽之下被天使杀害。她的头颅被凶手割去、带回天堂请功领赏,艾芙就是在这时得知了伊西丝之死,并偷走头颅、找到了她的遗体,将其就地埋葬,从此在人间流浪。

2.4 佐里娅 Zolia

年龄只有十几岁的人类女孩,魔法上极罕见的天才,被伊西丝和艾芙都认为天赋甚于自己。

佐里娅是伊西丝的徒弟,将伊西丝视为再生父母。在两人旅行途中,伊西丝为了安全起见,曾与佐里娅结下契约,两人可以感受到彼此生命的存在。伊西丝最后离开前,曾说过自己要去找艾芙,不久后她的生命迹象就消失了,于是单纯的佐里娅愤怒地将伊西丝之死完全归咎于艾芙身上,并逃离焚涅尔家族、假扮成伊西丝,前来向艾芙复仇。她已经不依不饶地追着艾芙长达数年,将艾芙困在村庄内也是她的主意。她天资聪颖,但经历仍旧不足,尽管能设想出种种困扰艾芙的计谋,多数时候只是因为艾芙为伊西丝之死感到内疚,因而放任她而已。

自从伊西斯死后,不知应该如何活下去的佐里娅就把折磨艾芙当做唯一的目的。在娜塔莉娅的诱劝下,她本设计引诱少年南格前去单独面对魔兽,哄骗他说这样一来可以使艾芙解脱,并将此事告诉艾芙,让她赶去后面对着少年的尸体哭泣。但预定要遣使的强大魔兽因四处惹事而被天堂派来的希洛斩杀,无奈之下她临时拉来了一只较弱的魔兽,因此导致南格没有如计划那般早早死去,且希洛也在此时出现,再次斩杀了魔兽,艾芙因此得以及时赶到并救下南格。

计划失败迫使佐里娅最后现身,却被艾芙压制住并劝说。她终于发现艾芙从未把自己的力量及所做的一切真正放在眼里,愤怒至极的她已什么都听不进去,不惜身陷三倍守则的风险也要对艾芙施下诅咒。“我诅咒你!诅咒你所爱之人在你面前被断双翼、自天堂坠落!教你也尝尝痛失所爱的滋味!”但施咒之时,希洛无意间替艾芙挡下,众人皆为此感到意外。艾芙不能忍受陌生人无缘无故因自己而受苦,勒令佐里娅解除诅咒,佐里娅本也不想涉及到外人,但她已被感情冲昏了头脑,认为自己终于握到了艾芙的把柄、伤到她的痛处,因此拒绝了艾芙的要求,哪怕会被杀死也绝不妥协,并趁艾芙犹豫之际逃跑。

这个诅咒后来在希洛身上的确应验了。

【剧情】

3.1 序章 林中魔女

画面从费丽莎被领上行刑场开始,作为观众的人类高呼“处死叛徒”,费丽莎则颤抖不已地被架上断头台。年幼的希洛与苏斐混在人群中,苏斐企图冲上台去,稚嫩的呼喊声被埋没在周围的咆哮之中;希洛默不作声却暗自用劲,两人都被诺尔死死拉住。诺尔让他们别看,两人均不听从,尽管诺尔试图强行拉走两人,最终他们还是眼睁睁看着费丽莎的头颅落地。

多年后,被贬为下界天使的希洛在小巷内斩杀了恶魔,信使安吉罗斯出现,给他带来了调查附近的“林中魔女”的任务。在目标地点附近,祂感受到魔族的气息,于是顺着气息寻去,在一山洞中斩杀了魔族,并救出一个受伤的少年。一位名为伊芙的女子突然出现,使用强大的魔法救下了少年。

现状:伊芙被以菈的诅咒困在此地,但以菈本身并不擅长魔法,伊芙完全有能力解开诅咒,只是为了赎罪才自愿停留在此地。出于罪恶感,她觉得自己越痛苦越好,而且必须为这些人的一生负责,另外她先前尽心尽力的乐园计划失败,让她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动摇,伊西丝之死也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她不想出去面对世界,所以不愿离开。

但是被以拉鼓动的佐里娅所使出的计谋险些让南格丧命,伊芙无法继续维持现状下去。她必须解决佐里娅这个问题,而佐里娅是冲着自己来的,又拒绝交谈,只要自己还在这里,村民就早晚会受到牵连。

突然来访的两位天使又显然是注意到了这里,如果被他们发现真相,恐怕自己长久以来的赎罪就无法继续下去了。

希洛出于责任感,必须要完成任务,所以对于这个诡异的现状只是抱有追查到底的信念。但是伊芙的状态很奇怪,少年南格对于伊芙的感情又引起了他对费丽莎的回忆,最终他无论如何都决定要让伊芙从现状中走出来。

  

主线:伊芙无法忍受希洛因为自己而受诅咒,决定要带着祂四处寻找佐里娅的下落,并勒令佐里娅解除诅咒。希洛自认不会再有“所爱之人”,实际上不想麻烦伊芙,但诺尔让祂暗中调查伊芙其人,加上伊芙“身上背着一个诅咒总归不好”的劝说,祂同意了,两人因此共同行动。

“等你真的找到了那个魔族,你要怎么让她解除诅咒?”

“嗯……那时候她应该会冷静一些,谈判一下、给她些好处,她应该会同意吧?”

“好处?”

“比如说,我的命之类的?”

“那还是算了,这个诅咒留着也没什么关系。”

“我开玩笑的啦。总会有办法的。”

两人在希洛的任务之余,一直追踪着佐里娅。佐里娅则因为三倍守则,自身被诅咒反噬,不仅爱上了一位与伊西丝外貌相似的天使,还亲眼看见她被斩断双翼、陨落而亡,自身也不堪重负,在有所顿悟后自杀身亡。

由于佐里娅身上的三倍守则已经应验,且随着佐里娅之死,诅咒最终也没有解除,但希洛不以为意。祂对魔法和情感的漠然态度令艾芙察觉到不对劲,她决定引诱希洛,让祂正视自己的感受与情感。

(此处主线变更为调查伊芙)

希洛被伊芙鼓励着去体验了人间百态,开始有所动摇,艾芙自己引火烧身,对希洛产生了好感。希洛开始害怕诅咒,一直压抑自己对艾芙的感情。艾芙则因为心中求死,对此置若罔闻,一再地引诱希洛,却被祂当作是率性而为的玩笑。因此艾芙自己也逐渐不当成一回事,再次陷入无目标并怀有罪恶感的状态。

艾芙在一次事件中独自深入禁忌之森,准备单独凭借自己的力量解决,实际上也希望能在其中结束自己的生命。闻讯的希洛发觉已经来不及等待援军,于是孤身前往其中救到了艾芙,自己也受了重伤,生命垂危。艾芙向几位魔法师友人求助,希望大家共同使用玛那来救祂。旁人问她为何不用等价交换原则,艾芙回答“可能即使我死了,也不一定救得回祂”,体现希洛在她心中的地位之重。几位神秘友人也暗示了伊芙的身份。

对于伊芙的调查逐渐明了,两人来到伊甸园废墟,希洛揭开了伊芙的真实身份,告诉她“你不是神明,不必为此自责”。艾芙很感谢祂,但心中的求死之意仍未消失。

此次事件之后,艾芙暂时走出阴影,重新开放了炼金工房,继续魔法与炼金的研究。

希洛因为在一次协助人类击退恶魔的小型战争中表现优异,官复原职,艾芙也随之回归天堂,参与下界天使的职务。但在她一次离开期间,希洛又陷入危机。为了报复对方并为希洛铺平道路(艾芙一直以来都在寻求一个合适的死法,认为或许为希洛的宏大志向作垫脚石就是自己生来所为的目的),艾芙采取了杀死对方、引起高层重视的方法,使得希洛的案件被彻底调查、为祂平反。艾芙自身则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斩断双翼、从天堂陨落,应证了希洛身上的诅咒。

希洛本想追下界去,却被诺尔阻止,“你不能让她的牺牲白费。”于是祂留在天堂,因为这次事件被高层认识,也凭借自身能力坐上了高位。

多年后,艾芙的炼金工房日益有名,希洛也在天堂有了一定的地位,天堂也在改革派的努力推动之下逐渐开放。希洛参与推动了天堂引进人才的计划,提名艾芙的炼金工房,两人得以再次于天堂重聚。

暗线:伊芙开导了希洛,让祂对过去释怀;

希洛调查出了伊芙的真实身份与伊甸园计划,让艾芙回到了天堂(但艾芙的心结并未被解开);

艾芙引导希洛品尝人间百态与所谓的感情(感情线);

“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想见你,想和你多说些话,想更多地了解你,想要你更多地看着我。我以为我可以抑制这种冲动,但是我现在还是说出来了……我很害怕,总觉得一旦陷进去,就很难再出来了。原本不用担心的事,会变成我的弱点。我的思维也会因此受到影响,变得有所偏爱、不再公正。所以……请不要再来扰乱我的心了。”

“别怕,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刻。”

佐里娅对世界的认识与心爱之人;

希洛的仕途;

  
  关于章节:
  零假设、备择假设、弃真纳伪
  勒夏特列(Le Chatelier,平衡移动原理)
  巢寄生
  超敏反应
  乌克巴尔(众人虚构之乐园,实际存在却被毁于一旦)
  卡洛斯·维德尔
  鲁伯特之泪(Rupert’s Drop,灼热的玻璃滴入冷水中形成,水滴状部分坚硬无比,但细尾受压力却会整个粉碎)
  黑色歧视、黑色幽默
  暗处使天使虚弱而死(希洛将食物剩给艾芙,艾芙用魔法为希洛提供光亮,两人都求死)
  艾芙为了阻止希洛,展露四翼强行让其下跪
  因为误戴上圣冠而暂时性生长出六翼的希洛(“真适合你啊”)
  春膳、特意避开情色的希洛、过分的禁欲亦是催情
  共同守护神之秘密的六翼天使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