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读《空间的诗学》时想到的,不过贝壳在书里被描绘为一种家宅的安宁形象,最初起稿也是画了闭合的贝壳,但是感觉构图很普通,就反过来画了被打开时的侵入感。

画得有点急躁了,之后可能得回笼一下,不过现在就先这样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