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种暴力。

最近对男性这个概念忽然来了兴趣。在我的角色中,纯粹的男性只有少数的几位,艾隆是其中之一,也是我最偏爱的。如果抛弃性别视角,纯粹把男性当作人类看待,那么渴望与他人接触、情感需要被照顾、希望被爱等诸如此类的感性需求,男性自然也都有。当代的社会为男性及女性都刻画了模具,在女性被迫温柔依人的同时,男性也被迫失去了部分爱的能力,他们的爱只能以别扭的形式来表达,似乎只有这样做才算是“男人的爱”。

何况,爱情是一种撞大运的小概率事件,并非每个人都能遇上,童话故事又把它渲染成每个人都该终身追求之物。世界的虚无又是如此庞大,人类很难孤身面对,在这样永恒的痛苦面前,任何一种“至高情感”都显得如此温暖可人。于是,男男女女们迫不及待地对异性投射自己的幻想,看对眼了就为对方套上滤镜,随后扮演着想象中的爱情应有的模样,结合在一起对抗永恒的虚无。在这样的游戏里,男性也依照着“男人在恋爱时该做的事”行动。当他们失望时,也总是用“女人经常会犯的错”来为自己失败的爱情开脱,并且拒绝承认自己受挫,也常因此不再相信爱情和女人。这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行为时常让我觉得很有趣,他们并不无情,正相反,这样的做法只会更让人看出他们有多害怕受伤。

我所知道的、对此描写最为贴切的段落,出自马迪亚斯·埃纳尔的《和他们说说战争、国王和大象》:

我知道男人都是些孩子,他们用愤怒来驱赶绝望、把恐惧埋藏在爱中;他们回应空无的方式是建造城堡和庙宇。他们牢牢地抓住故事,好融入分享这一故事的群体。和他们谈论战争、国王、大象和神奇的造物,以此来征服他们;向他们描述超越死亡的幸福、他们诞生时迸射的强光、围绕他们飞翔的天使、威胁他们的魔鬼,还有爱,爱,这是对遗忘和别无所求的允诺。和他们说这些,他们就会爱上你;他们会把你等同于神。可是你会知道的,因为你现在正在这里紧紧依偎着我,是偶然把你这个浑身酒臭的法兰克人送到了我的手里,你将来会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一层飘着香味的薄纱,藏在它后面的是黑夜永恒的痛苦。

因此,我对艾隆这个角色也进行了如此的设想:他用坚硬的躯壳包裹着柔软的心,经年累月,连他自己都以为这颗心已经成了石头,也不再记得自己曾经期待某人能触碰到这颗心。一旦那人到来,哪怕给他带来的是血淋淋的伤害,他也会放任对方伤害自己。与麻木与冷漠相比,心被伤害的感觉太过鲜活,令人无法抗拒,也更加让他着迷,他对自己的心碎成的血雨甘之如饴。

所以,我画上了“被击穿的心脏”这样的内容,表达“哪怕那种爱是伤害,他也会放任对方对自己如此无情”。除此之外,爱/美是一种超越的、具有破坏力的存在,它的魅力可以让人无视社会规则,从种种跨越阶级的爱情故事便可见一斑。“Love is Violence”取的是这样的双重意味。

眼睛则是在阅读现代艺术史后,受立体主义启发的产物,不过仅仅是一个想法,整体画面表现还不够成熟。

论起画面中的角色,艾隆与艾芙始终是如此模糊暧昧的关系。前段时间还画了这样的GB/四爱草图:

我自己还画得挺开心的。艾芙的概念始终有一条“无法爱上他人”,他们的关系很扭曲也很有趣,双方都是明白该如何维持着不健康的关系继续活下去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