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故事的早期版本里,希洛与艾芙是乐园的天使。我很喜欢天使,但是又很讨厌“命中注定”和“被命运选中”,因为那令人觉得主角之所以成为主角只是因为命运,并不是通过自己的力量才取得一切成就。我希望能写依靠自身信念与力量去成就伟业的人的故事,却又舍不得天使的设定……

大致是绝对忠诚于神、孤高而冷漠的白色天使希洛维尔德,与人望甚高、温柔而又复杂的黑色天使阿芙洛狄亚,一见如故、成为挚友,直至相爱再到相杀,这样一个故事。本想直接写在这里,结果却在描述的过程中越来越复杂……最近都在忙这个XD

以下是随意地写的大概,请随意地观看,是否会继续还是个未知数……


Eden

在时间之前,有两位居住在乐园的天使:银发金眸的纯白天使希洛维尔德,与金发赤瞳的黑色天使阿芙洛狄亚。

除了居于其中的天使们,乐园亦是神的居所。祂是起源与终结,一生万物、万物归一者。祂造了天地与人,而天使是祂的使者,遵循神命行走于人间,对祂有着绝对的信任与服从。

希洛就纯粹是那样的天使,从不曾质疑命令,只听命行事。她是强者,又不爱多言,久而久之,其他人便把她的面无表情当做冷漠,没有人去亲近她。对她来说,这其实也不是很有所谓,对神的绝对忠诚已经占据了她的一切。

与艾芙的相遇是因为一次任务。这位黑翼的天使那时伪装成人类的模样,金色头发挽起细细盘在脑后,即使是穿着简陋的粗布衣裳,全身散发的温婉气质也令她看起来相当高贵,仿若有着天爵。她在夕阳里柔柔地笑着,主动向同样伪装成人类的希洛搭话。

那个黄昏时她给希洛留下的印象,非常容易解释为什么她在天使之中有着很高的人望。艾芙本人就像她看上去的那样令人舒适,总是立刻就能明白希洛的意思,希洛也能够很好地理解她,这股默契使得两人相处的时间十分愉快,不久她们就成为了挚友。她们总是共同行动,更曾多次出生入死。在没有接到神命的闲暇时光,她们也常在一起消磨时间。

在时间失去概念的乐园里,两位天使同往常一样,选择在音乐中等待下一次的任务。想要在几乎无限大的乐园里找到一个无人的僻静之处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希洛缓缓抚动竖琴的琴弦,艾芙拉奏着小提琴,一分一秒就在简单却优美的旋律里逐渐流逝。

“你知道‘爱’吗?”

一曲终了的某个时候,艾芙如此问道。

“……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我从人类那里学到了一首很喜欢的曲子,它的作者名之‘爱’。它令我觉得……非常美丽,那种感觉就是爱吗?这是否意味着我爱上了那首曲子?”

“不,不是那样的。”希洛很快就否定了她。也许这很难看出来,艾芙实际上比希洛年轻千岁,尽管她看起来很成熟——在许多方面也的确如此——但在一些方面,她非常没有常识。

天使们自出生时起,知识就储存在祂们的头脑之中,但这不代表祂们是全知全能的。年轻的天使缺少经验,于是就会在诸多问题上产生歧义。

“爱……”希洛思考了一番,想要给出一个合适的答案,“……唔,就是爱。”

艾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来你也不明白?”

“我能够明白,只是解释不清楚,它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感情。”

“你曾拥有过它吗?”

“没有。”

“能用我有过的经历来解释吗?比如说,像我对库萝那样的?我喜欢和她一起恶作剧。”

“不是,”回想起上一次被整的惨状,希洛打了一个寒颤后坚定地否定了她,“那应该被称作友情,并且是糟糕的狐朋狗友。”

“那么,是像我对神那样的吗?当没有神的音讯时,我心切慕祂;当神呼唤我,我打从心底感到欢欣。”

“不是。”希洛有些不悦地回答道。她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令自己感到不满,但她在刚才听到艾芙的话语后,确实有点生气。她又多加了两句非常理性而又中肯的评价作为掩饰:“那被称为敬仰与崇拜,神对我们的仁爱也并非爱情。”

见艾芙没有察觉自己的不对劲,希洛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向来擅长隐藏自己,但在艾芙面前,她需要更加小心翼翼。

“那……”艾芙歪了歪脑袋,纤长的睫毛随着垂下的眼帘,在红色眼眸上轻轻扑闪了几下,“像我对你这样的?我喜欢和你待在一起,你就像那首曲子一样,使我非常欣喜。”

希洛原本因为她眨眼的妩媚举动而有些晕眩,在听到这番话后霎时被惊得无语凝噎。这并非是由于艾芙所言,那只占了非常小的一部分,真正令希洛惊慌的是,她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见希洛没有反应,艾芙轻笑一声,凑到希洛面前去,吐气若兰。

“我爱你。”

她真的明白她在说什么吗?希洛完全不知所措,胸腔之中如有擂鼓,目光甚至无法从近在咫尺的那双红眸上离开。眼前之人,明明是天使却是极为罕见的黑翼红眸,与其说是圣洁的神使,更像是引诱天使堕落的恶魔。

绝对忠诚于神的那颗孤独的心灵,在沉寂了千年之久后,悄然起了一丝涟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