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个地方,曾有一位君临世界的女王殿下。她是前王的私生女,幼年曾受尽屈辱,最终却仍依靠自己的才能成功登上了王位,并有一群认同她的理念、绝对忠诚于她的精悍士兵。如此看来,她必定是一位强大的女子,也有传闻说,她得到了神助,才会有如此成就。

但是,幼年创伤对她造成了太大的影响:她憎恨人类,并声称自己努力称王的理由是为了将人类赶尽杀绝。事实上,她也的确在征服世界之后下令展开屠杀。就在发出命令的那个当下,在场的一位臣子看出了她的犹豫,于是便献上一言:他愿意为女王殿下拱手送上自己珍藏的宝物,以此换取人们的存活。

女王听了这话,似乎突然来了兴致,常年郁结的眉头稍稍松开,“你的提议很好,那就这么办吧。”她如此说,“我给你们三次机会,对我献上三件宝物。只要有一件令我满意,我便不杀你们。”

仪式在城中的广场上进行,市民与附近的村民都前来观看,围成了一个拥挤的圈。

首先,市长上前奉上一颗有如鸡蛋大小的珍珠。珍珠雪白浑圆,散发着柔和而高贵的光泽,不仅是其大小令人叹为观止,品质本身也是世间罕见的出色,在场的人们无一不对它目不转睛地凝视。

女王却愤怒地摇了摇头,“把他拖下去,砍掉他的脑袋。”于是市长便一边哀嚎着,一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砍掉脑袋。

随后,没有人敢轻举妄动之时,一位女子从人群之中走出来。她穿着农家的粗布衣裳,带着自己年幼的孩子上前。“我的孩子便是我的宝物。”她说道。周围的人们霎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这算是什么宝物?你看那农妇,满身泥污与汗臭,衣服上也到处都是破旧的补丁。再看她那儿子,又有何可爱之处?不过是乡间的野孩子。无知女子又懂得了什么?女王殿下必定震怒,这下可全都被她毁了!”

女王只是喟然长叹,摇了摇头。

“请等一下!”

正在这时,一位看起来便是饱读诗书的青年学者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跪在女王跟前。“女王殿下,这位母亲的孩子也许并非是您会看上的宝物,但对她来说却的的确确是世上独一无二的至宝,她绝没有撒谎,也没有对您阿谀奉承之嫌。请您看在这个份上,不要杀死他们。”

“你是何人,竟敢对我提出建议?”女王一脸哀愁地开口,“若是我必要杀他们,你又能耐我何?”

“我绝非对您提出建议,这只是真挚的请求。”青年深深地鞠下躬来,“如果您必定要这么做,我无能为力,只有希望您能杀死我来抵消您的怒气,并饶过这对无辜的母子吧!”

“你当真要为了他们献出自己的性命?”

“正是。若这世上连最为无私的母爱也要受人唾弃,那这世界也不值得我活了。”

周围的人又纷纷暗自议论起来,“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要为他人牺牲自己?他必是在装模作样,以为这样便能引起女王殿下的注意。”

女王等待了一会儿,见青年还是跪在那里没有动作,略一沉吟,“那好吧,就如你所愿。”便命两位士兵架起青年走到远处,让刽子手握着屠刀向青年走去。

直到刽子手走到青年跟前,举起屠刀的时候,女王都在观察着青年,他仍不为所动,甚至没有求饶。女王这时让刽子手停手,“我对这件宝物很满意,”她说,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并中止了屠杀的行为。她以最高待遇来礼遇青年,并从此用心治理国家,使得天下呈现一派盛世,直至她过世为止。

故事到此便大致结束。


“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艾隆一口气说完,拿起水袋狠狠地喝了一大口。“你有什么看法?”

艾芙思索了一番,“这样的女王却没有被暴民们杀死,故事听起来并不合理。”

“毕竟只是故事嘛,作者的能力有限。不过你说的没错,我跟你观点一样。所以我在想,假如女王这个角色本身是强大到无人可以击败她的人,你觉得这个故事是否还能成立?”

“……也许?”艾芙挑了挑眉,以怀疑的眼神看向艾隆,“虽然我严重怀疑那样的人是否存在,‘没有杀不死的人’,这可是你教我的。话说回来,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说这个故事是你……”

“啊,不是,当然不是,”艾隆把玩着水袋的塞子,“我可没有这么好的创意,只是想要考证一下这个故事本身的可行性罢了。”说罢,他对艾芙眨了眨眼。

考察可行性?除了要将这个故事改编成舞台剧的剧作家,还会有人想到去做这样的事吗?艾芙还未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口,艾隆就抢先一步问道:“除了你刚才说的那点以外,对于这个故事你还有别的想法吗?”

“我怀疑青年学者的品德是否真的那样高尚。”

“你好歹也对人性有点期待吧?连你这样的人都这么想的话,我会很绝望的哦。不过说不定真的有那样崇高的人存在呢?”

艾芙摇了摇头,“这样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几乎为零。我认为好的故事大都来源于真实的事件,所谓‘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才能够给人以启发。你所说的这个故事,更像在是攻击自己竖起的稻草人。”

艾隆嘻嘻一笑,“果然是你会说的话。你啊,就是太严肃了,所以才总是不开心。总体而言,我觉得这个故事还是很有意思的。而且,正是如你所说,这个故事还有最后一部分:

“……故事到此便大致结束。若是说起后事:天下的一派盛世,实则只是史书上记载的表象。女王因其奇怪的思维,总是做出违背常理之事,并且是一位暴君,只是依靠忠诚的士兵们为她镇压叛乱。她最终被民众们所推选的人——当年市长的儿子暗杀而亡。天下人都将那位青年学者追捧为英雄,只有当年的两位士兵与那位刽子手会在酒后与人聊侃时胡言乱语,‘你们站得远,都没看见他那瑟瑟发抖的模样与尿湿的裤子’,诸如此类的声音却被埋没在对青年的赞颂之中了。

“至于这一段是否是原作者所写的,我便不得而知了。”

听完这一段,艾芙没有做声。篝火在黑夜里劈啪作响,山洞里很暖和,可她觉得胸口有些闷,可能是空气不流通的缘故吧。

“怎么了?这样一来,故事不就是你所说的‘合理’了吗,为什么你反而更不满意了?”

艾芙轻叹一声,“它好像还是不合理的时候,听起来更让人高兴些。”

“是因为你的‘几乎为零’在这个故事里变成了零的缘故吧。”艾隆用水袋的塞子玩起了抛接游戏,“就算如此,几乎为零就是不等于零的意思,所以我还是非常期待那微小的可能性。”

艾芙忍俊不禁地笑了,“你说话也开始变得哲学起来了呢。”一边说着,她拉起毛毯躺下,准备休息了。

艾隆轻轻微笑,不再说话,手里的抛接游戏也停止了。山洞里又只剩篝火在劈啪作响了。


【2018.7.9 附记】这篇在LOFTER被和谐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当时这篇还收获了一些路人评论的,很可惜。也再次证明创作还是得发布在更为自由的平台上,否则太束手束脚了,当然自我约束也是十分必要的。

4 thoughts on “三个宝物的故事”

  1. 嗯,首先还是要麻烦分段了 ~o(≧▽≦)o ~

    其实我看完第一点是很好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艾隆给艾芙将故事这样的情景,有点睡前故事的奇妙感。

    然后关于两人对话的方面这个感受的话,感觉艾芙真是很直接就表现自己内心想法了,这样看起来是很有想法很直爽,但是在这样的世界观里,我觉得她这样的人可能会因为不设防的单纯而受伤。相反艾隆这样类似过来人的长者式的说话方式比较容易掩饰自己的想法。

    另外关于故事倒是没有非常特别的感想,大约也就是下面他们谈论的那样吧。

    1. 正是睡前故事XD不过艾隆讲这个故事确实是有他的目的,这是我之后更改的、你不知道的新部分,敬请期待www【。

      单纯的对话原来也能给读者这样的信息?我原本没考虑这么多,只是想着“艾隆/艾芙在这里大概会这样这样……说吧”就写了下来,如果能给你塑造出那种角色印象真是太好了。不过“但是在这样的世界观里,我觉得她这样的人可能会因为不设防的单纯而受伤”,这个世界观在你眼里好像非常险恶hhh

      话说回来,你说的也没错,她确实已经被坑过很多次了……

      对于故事没有特别的感想啊……那就是这个故事还不够好,我再改改吧。

      1. 其实怎么说这个没有特别印象,大概是相似的故事听的比较多所以感觉不太独特吧,当然改改应该会更好。

        另外就是关于艾芙和艾隆的对话之所以会让我想到人物性格大概是应为作为同龄人(大概?),或者说是年龄相近的人来说这种看似有巨大阅历差距的对话有些奇妙,虽然一直以来艾芙都是“学生”状态比较多,就感觉相比单纯吧。

        当然还有就是我觉得我该是我知道一部分内情所以自然的性格和故事揣测。我觉得这也可能是大头吧╮(╯▽╰)╭

        1. 因为艾隆成长的那些年里,艾芙是死着的。最初是艾芙比艾隆还大几岁,最后虽然外貌年龄差不多,艾隆的实际年龄反而比艾芙大一点,真是狡猾的趁人之危啊www

          关于你之后提到的,这也是个问题,已经被剧透了,读故事就会缺少很多乐趣……但是!现在的世界也已经和你上次听到的大不一样了哦!现在也还在改变哦!哼哼(。其实定下来才好,什么时候才能定下来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