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胧天光从冥冥天际洒落在伊身上,自黑暗中勾勒出伊之轮廓。烟雾缭绕、氤氲迷蒙,伊端坐于红木之上,金丝泛华、笑颜莞尔。此地酥风悱恻连绵,挥手即有丝缕香雾缠成绕指柔,然一片迷幻之中,伊的一双红眸洞然澄澈。

我问伊,所视为何物,所笑为何故?

伊只笑而不语。 鲜艳骨朵于黑池中盛开至极,颓靡芬芳伴伊微笑扑面而来。

我凝神细看,才发现池中只是香泥残骸。而伊身边香炉所燃的异香,大抵也是骨灰吧。

伊是温暖的死亡,于斯拥抱亡骸而慨叹芸芸众生。所视为死者,所笑为生者,眼前此景,是伊给我的默示。

突然我头脑一阵飘忽,意识开始有些混乱。最后的时刻,我只见伊朱唇轻启,似有诲言。

——但在听闻她的声音之前,我从梦中醒了过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