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嗒、踢嗒,齿轮发出响声。

幸子的眼皮缓缓打开。眼珠咕噜咕噜转动了几圈,最终固定在了她的右方。脖子僵硬地朝着眼睛所指的方向,在咔哒咔哒声中把脑袋也转了过去,随后发出声响的是肩膀。她的整个身体从头到尾,像是逐行扫描一般地转向了右侧。

感知系统接收到信号,传导到中央计算模块,在那个大多数人都喜欢称之为脑的地方,信号在里头那复杂精微的电路系统里转了一圈。中央计算模块作出如下判断:对于这个声音信号,幸子需要转向其来源,于是最后的输出激活了行动模块,导致了这一幕怪异景象。

一切都要怪赫兹的技术还不够成熟,若是他能把花在人工智能上的精力挪一部分到幸子的行为算法优化上来,她的动作一定会比现在好太多。

幸子现在只好迈着僵硬的步子,就像一个模仿军人走正步的孩童那样,一本正经地缓缓向声音的来源走去。如果被人瞧见这模样,她多半会被笑话的,好在赫兹准备给她装上情感模块的时候,全副心思都转移到人工智能上去了,于是只想草草做完这具机器人的他给幸子装的是最为基本的情感模块。这导致幸子只会依照目标的行为来区分敌友,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所以她不会为自己的走路姿势感到难为情。

踢嗒、踢嗒,齿轮响声渐近。

幸子原地立正,又像逐行扫描似的咔哒咔哒向右转,继续向前迈步。感知模块与中央计算模块告诉她,声音来源就在前方不远处,走几步再转个弯就到了。

踢嗒踢嗒踢嗒踢嗒,齿轮疯狂旋转。

幸子刚走到转弯的当口,还没有立正站定,敏锐的感知模块便以其远超人类的分辨率察觉到了空气中的蛛丝马迹,信号让中央计算模块立即全力调动起来,切换到战斗模式——幸好,无论赫兹再怎么偷懒,他还是最优先写完了战斗模式的算法。幸子猛地一跃而起,向后跳开一段距离,躲过了前方那声“砰”的巨响。一阵尘土弥漫开来,中央计算模块正打算命令幸子追上去时,一个黑影从尘土中闪现,随后又立即消失不见了。

在黑影消失之前,幸子的机械眼球便捕捉到了黑影的面目。识别出了对方之后,幸子没有追上前——这是中央计算模块发出的指令。她将信号连接到主网,随后开口说话:“A05区内侦测到敌意,判定为高度危险事件,状况代号404。根据第五十五条协议,放弃追踪,原地待命,向主人汇报。”等待了十秒钟,连接的另一头还没有回答,“连接超时,重新连接。……A05区内侦测到敌意,根据第五十五条协议,放弃追踪,原地待命,向主人汇报。”

幸子又在原地呆立了十秒,对面仍旧没有答复。这一点都不奇怪,毕竟现在是赫兹的雷打不动午睡时间,不过按照规章,幸子还是得问三次。于是如此重复了三次后,中央计算模块终于改变主意,“汇报失败。根据第五十七条协议,转为联络主要友方人员。根据第三十一条协议,紧急情况下,以战斗能力优先,选择首要联络对象。重新接入主网,建立连接……您好,友方人员阿芙洛狄亚。A05区内侦测到敌意,根据第五十五、五十七、三十一条协议,放弃追踪,原地待命,向您汇报,等候进一步指示。”

“……什么?”连接另一头传来诧异的声音。

虽然不明状况,艾芙还是应幸子的要求,将自己的所在地告知于它。不出十分钟,幸子就赶到了艾芙所在的A09区内,伴随着木屐敲打地面的“咔哒咔哒”声,幸子风风火火地闯进室内。听着那急促脚步声,艾芙原本十分期待能看见幸子是如何跑步的,但就在进入艾芙视线的一刹那,它又恢复了平日那般不协调的行走模式,迈了几步来到艾芙跟前。

艾芙心底不禁大失所望,不过失望的表情过于细微,幸子全然没有察觉。

“你好,友人阿芙洛狄亚。”幸子用各种意义上都很机械的声音对艾芙打了招呼。艾芙还没反应过来它的用词时,它又噼里啪啦一阵向右转去,脑袋向上歪了一些,“你好,ANI-13。”它对着墙上的摄像头也打了招呼。

“你好,Sachi-02。”阿莉西亚的声音从房间的某个角落里传了出来,机械味比起幸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