窀穸,通体纯白、上窄下宽的圆形建筑,仅有一束光从顶端的圆洞中射下。墙体本身的材质很奇特,非石非玉,似骨非骨,仿佛是只存在于概念里的物质。壁上开了许多小室,作为存放战士们尸骨的壁龛。圆形广场的正中央、光束照耀之地,有一块悬浮的石制平台,离地约有十米。其上摆放着一座小而精致的神龛,传说中的圣骸便在其中。

这里是最接近神的场所,也是亡者安眠之地。神是全体守护者浴血奋战的理由,让他们在躺进坟墓后,又甘愿从泥土中爬出来,继续苟活于世。神是一切的意义,因为神,此刻的痛苦皆非虚妄,都有着某种目的。因为神是如此崇高,这座窀穸理所当然的也显得十分神圣,并非所有守护者都能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

希洛抬头仰望着高处那些已被填入尸骨的壁龛,仿佛能看到他们是如何在战场上挣扎到最后一刻、拼尽全力也要与敌人玉石俱焚的情景;又或者是被掳作战俘时,是如何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们只是万千战士中最崇高者里的一小部分,更多的尸骨早已被埋没到古战场的尘土里,或是根本就被粉碎了,再也寻不回来。

下方原本还有许多的空位,在大多数守护者眼里,其中多半就有希洛的位置。但祂自己相当怀疑,这次战争结束之后,是否还有人能把自己运回来。况且,许多空位里已经被填入了其他东西。

成千上万个冬眠舱从最底下一排开始,被塞入这些原本是壁龛的孔洞,一排排向上蔓延,舱内全部已经躺入了活人。这些由卡奥切西亚科技联盟所制造的冬眠舱,表面上对外宣称是用于存放得了致命疾病之人的躯体,以便在未来使用进一步发展后的科技进行治疗;实则是为了从这场多半即将毁灭世界的战争中保护一批人类,大家对此都心知肚明。

“外边还不知有多少人挤破头都想进来呢,”身后传来了脚步声,“猜猜里面躺的都是些什么人?”

希洛转身望向来者,“那得看管理这些冬眠舱的是什么人。”

“你说得对,”那人走到希洛身边来,“正常情况下是该这么想。不过现在已经一团糟了,连审核标准也没有制定,因为时间实在是太赶了。一开始还是用对外宣称的方式,按先来后到的顺序放拥有病历的人进去,到了后来就变成闭着眼睛随机抽取。那些病历多半也都是捏造的,在人类那里这已经成了一门行业,原本不信科学的人也大批涌入医院里,就为了挤进冬眠舱。现在,里面躺着的什么人都有。”

“真平等啊,不是吗?资本在这种审核机制面前也没有多大用处。”

“当然不是。虽然是躺进来了,可还能被扔出去,那样不就又有空位了吗?”那人的语气带着戏谑的意味,希洛听了倒是心里一紧。那人对此不以为意,“说到底也不关我们的事,能躺进去的只有人类。全体守护者必须参战——守护神、守护人类,我们就是干这个的。可是这些该死的人类到底哪里值得保护了?”

希洛虽然意见不同,却没反驳。反正那人多半也只是因为一时的情绪不稳,正在发泄长久以来的不满——大多数守护者都这么做过。嘴上是这样说着的,到了紧要关头,他们还是会毫无怨言地走上战场,至少神还是值得保护的,且必须被保护。

如祂所料,那人骂完了之后就结束了那个话题,“你怎么会到这里来?”他转而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来看看。”

那人点点头,“毕竟到了明天,前线就会到我们这儿来了。虽然你们这些将领嘴上不说,其实大家私底下都感受得出来,明天就是最后一战了。”

“联盟卖给毁灭者的武器确实力量不容小觑,但我们——”

“行了,这里只有我们俩,面子上的话你就不用说了。”那人打断了希洛,“我们要完蛋了,否则你也不会在这个时间到这里来散心。”

“好吧。”希洛决定把那段话留到明日出战前鼓舞士气,虽然祂自己也很怀疑这些话语的力量。“但,那也不全是面子话,不拼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是……唉,大概正是因为这样,你才能在死后占有这里的一席之地吧。”那人抬头仰望窀穸的高处,“幸好联盟那边制造冬眠舱的速度不够快,还给我们留下了几排空位。否则的话,他们多半会把先人们的骨骸也丢掉,用来放更多的冬眠舱吧。”

“那也并非不可,”希洛回答道,“如果这样能让更多人活下来的话。白骨与活人相比,的确没有那么重要。”

那人挑了挑眉,“就算是面对着圣骸,你也会这么说吗?”

“我会的,而且我正在这么做。”

这句话说完,两人一齐望向了悬浮在中心的神龛。

“老实说,”那人迟疑着开口,“有件事……我想做很久了。”

“我明白,”希洛的回答像是早就知道他会说什么似的,“那就是你在最后关头还到这里来的理由吧。”

那人于是也明白过来,笑嘻嘻地望向希洛,“原来你也是。要是这事传出去了,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气到想要杀了你啊,少将大人。”

“我本来就不受欢迎,”希洛微笑着回答,“而且,不是所有守护者都有那样狂热的信仰,你自己就是一个例子。再者,只要不让别人知道就可以了。所以,少校,你可以离开了。”

“就连我也不行?”

“不得触摸神龛,这是规定。”

那人耸了耸肩,“好吧。装模作样的官僚做派,连你也学会了。”

“我既然不受欢迎,要是再不谨言慎行些,早就没有今天了。何况说到底,你要怎么上去?”

“随你吧,天使大人。”那人边说着,边向出口走去,“在我临死前,把结果告诉我就行。”

等到肃穆重新包围了一切,希洛保持着抬头仰望神龛的姿势,脚下迈开了步伐。正因为神龛的高度,来到这里的人都不得不仰望它,希洛有时分不清究竟是尊敬导致了仰望,还是仰望导致了崇拜。

走了几步,祂展开羽翼,轻盈地飞到了神龛跟前——这是祂被复活后得到的能力。祂本就天生银发金瞳,加之这对羽翼,自然而然被好事者赋予了“天使”的称号。祂轻叹一声,紧张的肩背在呼气的过程里舒缓了些。但也仅止于此,一口气呼完,身体还是紧绷的。

众人信仰的源头、无尽的苦难与悲痛的意义就在自己面前。

天使默然了几秒,伸手打开了神龛,向内望去。

其中空无一物。

“果然。”希洛苦笑着自言自语。


一觉醒来,天已亮透了。希洛望着透过窗帘的朦胧日光,继续沉浸在梦中的回忆里。祂习惯性地伸手去拍了拍身边空空如也的床铺,又呆了几秒,起身梳洗。

不同于平日,今天希洛没有直奔艾芙所在之处,而是先去了窀穸。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祂只是在做了那场梦之后,突然很想去看一看。

那里与他们苏醒后初见的情景一样,内里损毁得十分彻底,圆形建筑的一半已经塌陷,神龛所在的平台早就不翼而飞,不知被埋到哪个角落里去了。结果,上万个冬眠舱中,尚且完好的只有几百个。加之地下的供电系统也已毁坏,即使是完好的冬眠舱,也在某一时刻断了电,失去了生命维持系统的人们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死去。放进壁龛的逃生舱,最后真的成了坟墓,所有人也终于真正平等了。

希洛环顾四周,不同于初来时发现没有幸存者的强烈失望,此刻祂的内心异常平静。多年来祂为了修复窀穸地下的系统,经常路过此地,对这幅景象早已习惯了。

等祂整理完思绪、回到图书馆的时候,艾芙正琢磨着一张世界地图。

“早上好。”希洛打了招呼,艾芙只是挥了挥手以示回应。希洛有些好奇地凑近过去,“你在做什么?”

“标记出光学系统曾经发出提示的地点。”艾芙头也不回地答道。

看她那副投入的模样,希洛猜她是有了什么发现,便在一旁坐下,安静地看着她继续手头的工作。

三指拿捏住笔身,从墨水瓶中如蜻蜓点水般沾取一些,为了防止墨水不慎溅落,她收回手的动作比起其他时候都更小心。金属笔尖随着手与纸间的力加重,缓缓弯曲、展开,在纸上摩擦了一下,又随着手的动作向上弹回,在这微妙力道的控制之下,一个黑点就这样留下了,如是重复,蘸一次墨可以点上十一二个点。点完之后还不算完,她必须保证自己的每个动作都避开刚才标记的那些点,否则会把墨水蹭得乱七八糟。

希洛就这样看着她,在祂还没意识到的时候,艾芙的工作完成了。她起身扫视这张经过加工的地图,嘴角轻轻上翘,希洛见状便问她:“有了什么发现?”

“你看。”艾芙起身让出一片空地。希洛大致望了一眼,“那一大片黑色是什么?”

“我们最初启动系统时的数据。你还记得吗?就是硬盘差点因为超限运行而过热烧坏的那一次。”

“那可真是忘不了……”希洛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看着那张图。黑点不是很多,这源于他们几年来收到的提示也就只有近百条。有些黑点比较小,不仔细看就会与地图上原本的地形标识混起来,祂辨认了一会儿,“……这是……”

艾芙笑意盈盈,用眼神鼓励祂继续说下去。

“……可以连成一条曲带,没有一个点落在外边。”

那是一条跨越了南北半球的窄带,中间部分向上凸起,在这张按比例缩小的地图上看来约有拇指粗细。所有被艾芙标记出来的黑点全都零散地落在这条带中,而那一大片圆形的黑色则模糊地标记出了条带的两条边界。如果这些数据还不足够,他们可以立刻下调检测系统的辨识阈值来获得更多黑点,这个结论被证明只是时间问题。

“我以前觉得,光学系统的检测器能够测到地表的信息,那么多半是在天上。这张图差不多应证了我的猜想,”艾芙靠坐在桌子边缘,回头望着那张地图,“它在……某颗人造卫星上。”

“我们还没办法对卫星那种级别的东西动工。”

艾芙的笑容温和而平静,“我们将来会的。至少这能说明光学系统的监测范围是有限的,我们还没有失去希望。”

希洛只是微笑着看着她。艾芙见状,反倒收敛起笑容,“你怎么了?”她的眉头因担忧而轻轻皱起。

“我?我很好,跟平常没什么不同。”希洛惊讶地回答。

艾芙没有相信祂的说辞,“至少你今天来得比平时晚了些,身上还有些……我说不清楚的奇怪之处。你真的还好吗?”

“我……”希洛迟疑着,低头思考了一番,最终开口:“我今早梦到了以前的事情。不是这几年的,是战前的事情。你还记得窀穸里的神龛吗?”

“记得,所有后生守护者都记得。怎么了?”

“它是空的,我在战前找了个机会打开了它。我本来就有些怀疑,但确认了之后还是有些……失落。后生守护者们只是被利用了,他们所受的痛苦,现今看来……什么都不是。他们真正要保护的是被他们中的大多数所讨厌的人类,神根本不存在。”

艾芙坐到希洛身边,握住祂的手。

“我知道……我明白这么做也是一种方法,为了顾全大局,没有对错之分。但是,我还是觉得——一切都是乱七八糟的。我曾度过了不算幸福的一生,人类世界确实有其美丽之处,但更多的时候全是无序与混沌。然后,我们现在——你和我,我们在……一个可以选择的位置上。”希洛犹豫了一下,“我们可以决定……人类真的有必要被延续下去吗?”

艾芙沉默了一会儿,“你在考虑很危险的事。”

“抱歉……”

“没必要道歉,”艾芙打断了祂,“我也想过这个问题。”

希洛呆了一下,随后两人相视而笑。

艾芙轻抚了一下祂的手,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说道:“我们是守护者,延续人类文明是我们的使命,但在如今,我们似乎只受自己的道德约束,在我眼里,那相当于不受任何约束,所以我们不谈责任。

“我听过各种各样的说法,可以将人生包装成一场极其珍贵的旅程。但是我不会对你说那些,不仅因为那无法说服你,还因为你我都知道,那些都不是真的,人生本就毫无意义,也没有任何条例规定人类必须要生存下去。我们确实可以在这里做决定,但是就我个人来说……想想那些世界名画,那些悠扬的乐声与美味的食物,还有秩序井然的科学——我想保护这些,我不希望它们消失,它们不能断在我手里。”

“这点上我同意你,但是人类文明如果复兴了,那些负面的东西也必然如影随形地伴之而来……”

“我不愿意为了毁灭坏的东西,而去抹杀好的东西。”艾芙凝视着希洛的眼睛,“而且,人性也许并非本恶。我从书上读到过,古文明曾发现一个与世隔绝的人种,他们完全没有侵略性,不仅拒绝使用武器,语言里甚至没有表示‘敌对’或‘战争’这样的词语。如果这是真的,那就能说明人类本性并没有我们所想的那样糟糕,所以我们也可以做另一个决定……”

“我想,你知道那有多难。”

“我能略微想象出一些。”

“但你还是想去做?”

“是的。”艾芙点了点头,“你会来帮我吗?”

“我一直站在你身边……你是知道的。”

艾芙抱住了希洛。“不用担心……我在这里。”

“嗯。”希洛把头埋在艾芙的肩上。

艾芙用手轻拍着希洛的背,两人就这样静坐了良久。

“说到以前,我记起了一件事。”在某时,艾芙开口说道,“还记得卡奥切西亚科技联盟吗?”

“当然,那个把武器卖给我们的敌人的联盟。”希洛开玩笑地说道。

艾芙也笑了,“他们是中立的,满心只有科学。而且他们尽力为我们造了这么多冬眠舱,原谅他们吧。”

“那么多却还是全都废了。”

“好吧,他们都死了。”

“我原谅他们了。”

“真好。他们其实造了一台人工智能,主机就在联盟所在的斯巴耶沙漠里。”

希洛放开了艾芙,神色极其震惊,“人工智能?”

“你想去修好它吗?也许世上就有第三个会说话的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