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的风使树叶躁动,沙沙作响之声不绝于耳。这动静惊扰了恶魔,它竖起耳朵,不停四处张望着,确认周围没有人后,又低下头去,沾满透明粘液的红长舌从短吻部里灵活地伸出,继续舔舐后腿上的伤口。

这只恶魔体型堪比一头成年大象,皮肤上还覆盖了些岩石般的外壳,可完全不像乍看之下的那样笨重。它的身躯与四肢有着猫科的优美曲线,奔跑起来比鹿更难猎,这还是在腿受了伤的情况下。只可惜,这样的身躯配上那颗像牛的脑袋,顿时变得极其不协调,脸上奇形怪状的纹路更令它看起来丑陋且愚笨不已。这样怪异的生物,哪怕它什么都不做,只是出现在人类的栖息地附近,就会遭到捕杀。

更何况它还确实杀了几个人。

见恶魔不再警觉,希洛暗自松了一口气。他好不容易才从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讨论里整理出真正有用的信息,又根据林间的痕迹找到了这只恶魔,不料它的速度远超他的预想——那双健壮的后腿可不是观赏性的。希洛先前只在它的左后腿上添了一道彩,就让它逃跑了,直到现在才终于追上。

恶魔蜷缩在那一小片空地上休息,希洛则埋伏在距离它约有十米的灌木丛中,再靠近就会被它察觉到气息了。有些天使明白该如何在恶魔面前隐藏自己的气息,但希洛不会那样高阶的魔法。

他伸手搭上剑柄。刚才是他疏忽大意,这次绝不容许自己再犯错了。必须要一击毙命。

下定决心后,他即刻起身、迈步、拔剑,同时向前冲刺,十米的距离对于经受过训练的他来说很短,他到恶魔面前的时候,它已经抬起了头,瞳孔眯成一条细缝,直直地盯着希洛——这比他预判的反应快了一些,可能是出现了某种干扰,但没有关系,还在可控范围内。他双手握住剑柄,剑尖瞄准恶魔的脖颈,蓄势待发——

一击刺穿。希洛翻动手臂,用力向侧边推去,锋利的刀刃利索地劈开恶魔的半边头颈,截面平整,刃不沾血。刃缘离体之时,庞然身躯无力地瘫下,那颗丑陋的头颅朝反方向怪异地歪斜着,切口大开,鲜红血液一股接一股地喷涌而出。

希洛避开血液,在一旁收剑入鞘。

“漂亮!不愧是希洛大人!”空中传来了声音。希洛抬头望去,见安吉罗斯挥动着背后那对小翅膀,从高空缓缓降落到自己面前来,不禁开始感到头疼。这位年轻的天使外貌还是个可爱的孩童,就如宗教画作里的典范那样,头戴花冠、身披白衣、手持号角,专门负责给下界天使带来天堂的信息,是名副其实的信使。然而,与那可爱的外表不相符,安吉罗斯也是信使里出了名的马屁精。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整理了半天语言,希洛也不知该如何回应安吉罗斯的奉承话,干脆避而不谈。

“从您窜出树丛开始,有幸目睹了战斗的全过程。”安吉罗斯得意洋洋地回道,与此同时,希洛断定他就是惊动恶魔,让它比自己的预判更早行动的元凶。安吉罗斯对这一切却毫无察觉,一边小心翼翼地凑近去观察切口,一边继续喋喋不休:“不得不说,派您来做下界天使这样的杂役,专干替人类斩妖除魔这种事,实在是太大材小用了。”

“这是天堂的安排,自然有其道理,我会无条件服从。”

“您不用这样,我听诺尔大人说过,您之所以掉到这儿来,都是被人设计陷害的。”安吉罗斯说。

“你的言辞还是……小心点为妙。另外,别再称呼我为‘您’或者‘大人’了,我只是个普通的下界天使而已。”

“那可不行,杂役天使这种小职务根本留不住您,您将来一定会重回过去的荣光,甚至坐上更高的位置,到那时候再对您献殷勤可就晚啦。”

对于下界天使的这个戏谑称呼,希洛也不是未曾耳闻,不过话被安吉罗斯说成这样,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不……算了。这次的任务完成了,我准备回到村子的教堂去汇报。”

“啊,照道理来说是该这样,不过这次就不用了。”

希洛困惑地抬起头望向安吉罗斯,后者从随身携带的小挎包里掏出一小卷用火漆封好的信交给他,“这是来自诺尔大人的亲笔信。”

希洛展开纸卷略读一遍,撇去大段浮夸到仿佛是讽刺的恭维,信件的大意是让他把本次任务的汇报移交给安吉罗斯,自身则直接前往附近的另一个村庄,调查“林中魔女”。

“说是要我调查林中魔女,可信里没写任何有关内容。”希洛望向安吉罗斯。后者挺起婴儿肥的胸膛,说道:“信上写不下,所以诺尔大人都口述给我了,我会与您同去。”

“……她明明只要稍微少写一点废话,或者干脆换一张大一点的信纸,就能完美解决所有问题。”

“您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最好在太阳落山前就到下一个村庄去,否则今夜就得在森林里露宿了。”

“您说的对!我马上就好。”

安吉罗斯在小挎包里捣鼓了一阵,取出一个金色的单筒镜,对准恶魔的尸体后,按下单筒镜上的按钮,“咔嚓”一声过后,他又把单筒镜丢回包里,飞上前去,对着恶魔的尸体念叨了一串咒语。象征着圣洁力量的金色符咒浮现在空气中,缓缓包裹住那具尸体,并使其逐渐化为灰烬随风消散。片刻过后,那片空地上就什么都不剩了。

“吓到人总是不好的。”安吉罗斯道,“事不宜迟,咱们走吧!那地方离这里不远。”说完,他飞在前边,为希洛引路,飞行的速度不快,在地面行走的希洛可以轻松跟上。

“您先前听过林中魔女的传闻吗?”

“没有。”

“我想想……她最初出现的时间听说是五年前,不过传闻流行起来也就是近两个月的事。前不久,一伙旅行者在森林深处发现了一座村落,那儿的人与世隔绝,农田里却是荒芜的。旅行者们想要食物,村民们就让他们去找林中魔女。”

“然后他们就被魔女吃了?”

“那倒没有,魔女满足了他们的愿望,而且除了食物以外,其他的愿望也都满足了。”

“那么,她让旅行者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也没有。”

“什么意思,她是灯神吗?”

“差不多,她很奇怪,见到来拜访的客人便问有什么愿望要实现,然后就满足客人的要求。其中一个旅行者问她要了黄金,她也真的给了,不过旅行者把她给的东西带出森林后,所有的东西就都变成了泥土。”

希洛沉默了一会儿,“我不擅长魔法,但这听起来似乎像是幻术?”

“您说的对,很有可能。”

“用幻术愚弄人类,听起来的确像是恶魔会做的事……不过,听完你的说明,这位林中魔女好像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危害。”

“但她太奇怪了,只满足别人的愿望,却丝毫不求回报,那对她有什么好处?她究竟有什么目的?而且如果她用的真是幻术,这片森林这么大,那群旅行者走开这么远才失效,那施法范围也太广了,她必须得是个高等的魔法师。‘拥有力量的怪异存在是不安定的因素’,天堂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管。”

“诺尔有没有告诉过你,天堂希望如何处理那位魔女?”

“诺尔大人说的是请您调查一番,然后随您处置,只要这个传闻消失就行,它太麻烦了。最近有不少人从各地赶来,就为了让林中魔女实现他们的愿望,不过大多数人都没能找到那个偏僻的村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在树林中穿行自如的能力。还有少数人进入森林后再没回来过。”

事态到了这样的地步,哪怕不考虑林中魔女本身的强大,也该为人类社会去调查一下这件事了。“只要让传闻消失,随你怎么处置”,这个微妙的说法令希洛陷入沉思。见他这样,安吉罗斯识趣地闭嘴,两人无言地继续前进。

他们从道路上走到杂草丛生的平地里,周围的树木也逐渐增多,看起来已经是无人涉足的领域。再向前走,身旁的地形坡度渐陡,夕阳将石壁刻画得坚硬,高处则山石嶙峋。

直到太阳迫近地平线时,安吉罗斯才开口:“再有一会儿就到了。不过,咱们今夜真的要留在那村庄里吗?”

“如果可以的话。睡床总比睡泥地或者树干好,而且森林里还有蛇和虫。”见安吉罗斯一脸惊恐,希洛适时地转移了话题:“你也要跟着留下来吗?”

“诺尔大人让我为您引路,但没规定要我什么时候回去。她平时总让我多看看人类,所以我就想——”

希洛突然做出了噤声的手势,安吉罗斯立刻闭上了嘴。根本不需要言语,只凭眼神交流,同为天使的两人都明白对方也察觉到了那股气息。

恶魔的气息。

经受过训练的希洛很快就追踪到了气息的方向,他示意安吉罗斯凑近,指着身后某个枝繁叶茂的树梢,悄声在对方耳边说道:“你到那儿藏起来。”

安吉罗斯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小声开口:“那儿……会有虫吗?”

“总比被恶魔伤到好,它很近。”希洛留下这样一句话便扭头走开了,毕竟现在已是迟暮,阳光正在逐渐消失,暗处作战不是天使的强项,时间很紧迫。

循着气息望去,只能看见背光的山壁与其阴影融合起来,形成了一大片黑影。希洛靠近一些后,感到气息愈发凝重,犹如实质,就如同那片黑影一样,给他带来极大的压迫感。

敌人……很强。

希洛望着那抹黑色,终于从中分辨出了一个山洞,不过他不太确定是否还要前进。这样强的气息,自己可能不敌,不如先行撤退……

正在考虑的时候,他听见了山洞中传来的呼救声。声音很稚嫩,有点像安吉罗斯——一想到那还留有婴儿肥的小身板,希洛没法干等下去,立即拔剑出鞘,冲入山洞之中。

在这无光的环境里,那微弱的呼救声成了唯一的路标,希洛只能朝着那个方向奔去。到了足够近、又与那哭声保持一定距离的地方,他停下步伐,黑暗里还剩有气无力的抽泣声和某种野兽的粗重呼吸。希洛伸出空着的左手,在指尖释放光芒,稍微照亮四周。

光芒亮起的那一瞬间,某种不可名状的东西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心下一惊,反射性地挥动右手,感到自己似乎砍到了什么,同时伴随着“咚”的沉闷声音,似乎是有某种东西掉在了地上。希洛让手上的光增强到足以照亮四周,对于不擅长魔法的他来说,这种程度能维持几秒已经是极限,不过也足够了,他能看清自己刚才杀死的东西——一只浑身干瘪、皮肤打褶的魔物,看起来有些像是无毛的猴子,已经身首异处。

在光芒消失之前,希洛看见了最深处那位瘫坐在地的少年,他身下的泥地是一片暗色,从中延伸出斑驳的点滴,一直到自己脚下。

“喂!”希洛很快来到他身边,蹲下并扶住少年的肩膀,“你还好吗?”

少年的眼神无光,嘴唇煞白,看起来虚弱不堪。希洛将手下移,借着微弱的光,他看清了少年右侧大腿上深可见骨的撕咬伤口,已经伤及动脉,血管口还在不停地泵出鲜血。

治愈魔法比释放光芒要高阶太多,希洛根本无法使用,他的急救知识在这样的伤口面前也无能为力,但无论如何,总是要做些什么。他的手伸向衬衫领口的饰带,一想到长度不够,转而撩起风衣,取下身侧的剑鞘并解开皮带,抽出来之后便紧紧地捆在少年的大腿根。这样一来,出血量总算有所减缓,但如果不及时接受治疗,少年仍然可能随时丧命。

希洛正准备抱起少年,忽然意识到四周不同寻常的光亮,警惕地抬头望向洞口的方向。一团耀眼的光芒正从洞口往这里靠近,尽管天使的眼睛不畏惧光明,希洛却仍旧无法看清藏身在光明背后的究竟是什么。

“您不用紧张,我是来帮忙的。”轻柔的女声从光芒背后透出来。与此同时,光芒骤减,降为指尖上的一团暖黄色光辉,足以朦胧地照亮周围。借着那如同星辉的光芒,希洛终于看清来人,是一位年轻的女性,穿着常见于农家女子的浅色连衣棉裙与深色的布制束腰马甲。偏色的光源让他分不出具体的颜色,只知道那女子有浅色的头发和深色的眼睛,暖色的光芒柔和地从黑暗中勾勒出她的身形,以及脸上的温柔笑容。

她应该可以被称作美人,但希洛向来不喜欢将外貌作为评判他人的依据,所以他那搭在剑柄之上的右手仍藏在女子看不见的阴影里。除此之外,虽然很淡,但希洛还是能感觉到她身上有一股若有似无的……恶魔的气息。

先前被自己轻轻松松、甚至可以说是无意间杀死的恶魔只是个普通而弱小的家伙,与在山洞口所感受到的那股可怕气息完全不相符,高等的恶魔也有隐藏自己气息的办法,那么眼前的女子……

身边的少年突然打断了希洛的思考,“伊……芙……”他对着那女子用尽全力地呼唤道。被称为伊芙的女子很快地跪坐到少年身边,“不用害怕,我来救你。”

希洛握剑的手没有放松,紧盯着伊芙的一举一动。伊芙看起来则毫无防备,她伸出双手,悬于少年那可怖的伤口之上,闭目默念起咒语来。她的语速很快,但希洛还是依稀听清了几个熟悉的关键词——咒语出自他很熟悉的典籍。

“诗……篇?”惊讶令他不由自主地将心中所想脱口而出。

金色的符文在伊芙的手下凝聚,少年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不出一分钟,少年的大腿上只看得见与周围无异的皮肤。

希洛暗自心惊。伤口原本所在的地方甚至没有长出新皮肤的痕迹,与其说是被治愈,不如说是还原到未受伤的状态。这样的力量……

“您刚才说什么?”伊芙抬头问道。

希洛有些呆然地望向她,见她脸色有些发白,鼻头有汗滴出现,隐约猜到了她刚才究竟做了什么,“让我看看你的腿。”他说。

伊芙愣了一下,旋即轻笑,“第一次见面就提这种要求吗?您看起来可不像这样轻佻的人。而且,”她望向陷入昏睡的少年,“在那样的孩子面前……”

“你明白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你介意,我可以换成女性的姿态来面对你,但是你必须得让我看看你的右腿。”

伊芙脸上的笑容不变,但汗水却越来越多,“啊……所以,您是天使吗?不过在这个时候还没回天堂,您恐怕是个杂役天使吧……”

希洛默不做声地盯着她。虽然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提醒他下界天使与杂役天使是同义词这回事,他并没有对杂役天使这个称呼感到生气,只是知道自己不苟言笑的时候看起来很凶——换个说法,是很有压迫感。几秒后,对方终于捱不住了,“哎呀,好吧,我输了。”

伊芙的身躯重重地向后一靠,瘫坐在地。她伸手将棉裙的右侧撩至大腿根,又留有一部分防止走光,腿上所展现的景象就如希洛所想的那样。

“我本以为你用的是治愈魔法。”他神色凝重。

“那种程度的伤口,如果要治愈,需要花费的玛那太多了。”伊芙脸上的微笑有些疲惫,“今天我已经用了很多玛那,只能通过等价交换……不过没有关系,我的伤好得很快。”

“如果撑不过失血过多,伤口好得再快又有什么用?”希洛一边说着,一边快速解下原本绑在少年腿上的皮带,转而给伊芙系上。当他发现自己的做法似乎有些不妥时,伊芙适时地说道:“没关系,我不介意,天堂的天使们对于性的概念总是很模糊。”

皮带系好之后,伊芙又自行施了一个小魔法,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她看起来很累,连裙摆都没有放回去,头向一侧歪斜着,双手无力地放在地上。她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对希洛报以歉意的一笑:“他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另外,既然您是天使,那就请您允许我用这幅狼狈的模样休息一下吧……我没有什么力气去注意仪态与礼仪了。”

“当然可以。我会在这里守着你们。”

“谢谢,您真是个好人。到太阳完全落山的时候,请叫醒我。”说完,伊芙便昏然睡去,山洞内唯一的光源也随着她的意识一起消失,四周重新被黑暗包围。

聆听着两人安详的呼吸声,希洛也逐渐放松下来,在伊芙的身边靠着石壁席地坐下,遥望着洞口最后的余晖。不过多时,洞口出现了一个浮在空中的小身影,从那里传来了小心翼翼的声音:“希洛大人……?”

希洛这才想起还有安吉罗斯这回事。他轻手轻脚地起身,将剑握在手中,跨过魔物的尸体,朝着洞口走去。

安吉罗斯被突然从黑暗中现身的希洛吓了一跳,险些惊呼出声,好在被有先见的希洛捂住了嘴。“轻些,里面有人在睡觉。”

“人?这种地方?”

希洛愣了一瞬,“对,一个人类少年,刚才被一只恶魔所伤。那恶魔很弱,已经被我杀死了。”

“好端端的跑到这种地方来干什么?”

“……你说的没错。”希洛沉吟,“假如是在林中偶然遇到恶魔并被追赶,不会有人往山洞这种死路里跑……”

“您居然想了这么远?我只是觉得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会在森林里闲逛……真不愧是希洛大人!”

希洛已经学会无视安吉罗斯的过誉了。“刚才还出现了一个叫做伊芙的女人,但我不确定那是不是人。”联想起刚才推导出来的蹊跷之处,他又加上一句:“亦或者是一只伪装得很好的恶魔……她的魔法造诣很深,对天使似乎也有所了解,但咒语又出自《诗篇》。”还有那一丝似有若无的恶魔气息,希洛在心底补充道。

“她长什么样?头发是什么颜色?”

“洞内太暗了,我看不清。”

“那您待会儿可得好好确认一下,传言说林中魔女是金发的,她会不会就是……不过真的会有恶魔用《诗篇》做咒语吗?”

如果咒语不是自己所坚信的话语,那么就不会有效力,希洛也很怀疑是否有对《诗篇》深信不疑的恶魔存在。而且,希洛见过的恶魔要么是混合了各种野兽特征的怪物,就像今天所斩杀的那两只;要么就是浑身被漆黑的雾所笼罩的人形。伊芙这样的外貌并不属于那两者,不过幻术可以轻易地改变人的外貌,这点无法证明任何东西。

她的着装看起来就像是个人类,但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希洛自己就尽量选了人类社会中很常见的服装,这样便于行事。还有,她和这位少年是什么关系?不是所有人都会轻易选择用等价交换来为他人治疗这样重的伤。

无论如何,他们既然能出现在这附近,多半与传闻中的那座村庄脱不了干系,稍后跟着他们同去即可,届时总能查明一切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