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芙凝视着蛰伏在黑暗之中的敌人,有些紧张地将左手搭上剑柄。她深呼吸一口气,催促着自己尽快放松。

对方身处角落之中,没有进一步动作。也许他以为黑夜之下的阴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实际上对于艾芙来说,黑暗恰恰是她看得最清楚的地方。她还记得白日里见到的他的模样,他曾无异于常人,但是现在,他的脸颊两侧正逐渐生出深棕色的鳞片来。

敌人根本没有发现艾芙的存在,更加意识不到艾芙已经发现了他,只是疯狂地抓挠着自己身上正逐渐增多的鳞片。他对于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似乎一无所知,他甚至比艾芙更害怕他自己。即使逐渐尖锐的指甲将他的皮肤划破,他还是没有停手。

细剑缓缓出鞘。剑刃与金属制的鞘发出轻微的摩擦声,敌人还是没有注意到。毕竟在彻底尸化之前,他的运动神经与反应能力也只有普通人类的水准。

艾芙的红色眸子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她发觉他忽然停下了动作,注视着他因呜咽与害怕而不住颤抖的身体时,她犹豫了,准备迈出的步子也戛然而止。

就在这一瞬,一点绿色荧光从不远处急速袭来,刺入敌人身边的墙中。静止之下,艾芙才看清那是一柄刃体泛着碧绿荧光的小刀。

“流萤”,艾芙在心底轻声默念它的名字,也明白它的主人发现了这里。

由于流萤的光芒,周围被染成一片隐隐绰绰的绿色,敌人的身影在其中却已经完全暴露出来。即使没有艾芙那样的黑暗视觉,想要掌握他的行动也是轻而易举。

他发出一声恐慌的嘶喊,手足无措地想要逃跑。在他成功之前,一个身影悄然落在他的背后,长剑出鞘,迅速斩下。他的头颅与躯体分离,沉重地跌落在地面,没有弹起来,而是逐渐滚落到艾芙面前。鲜血沿着石子间的缝隙逐渐蔓延成宛如蛛网的纹路,深深地印进艾芙的脑海里。因恐惧与死亡而放大的瞳孔直直地瞪视着艾芙,仿佛在控诉她们的行径有多么无理又残忍。

艾芙猛然跌坐在地上,感到胸口堵塞,几乎喘不过气。一阵脚步声匆忙接近,将艾芙扶起之后,希洛把她抱在怀里。

“没事了。”希洛低头轻声说道,一手温柔地抚摸着艾芙的头顶。

“他只是个普通人,希洛……”艾芙惊魂未定地向希洛诉说,声音颤抖不止,“他甚至没有可以反抗我们的武器!”

“他不是普通人。从他失去理智杀死第一个人开始,他就注定要被处决。若放任不管,终有一天他会彻底尸化成死骸,”希洛用平静的声音与激动的艾芙交谈,“他会变成毫无理性的怪物,那时候的他不需要任何武器就可以肆意屠杀……你是知道的。”

艾芙无言,僵硬的躯体逐渐放松。她明白希洛所言均是事实,于是她将头埋在希洛的胸前,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

“……为什么?”她气若游丝地问道。

“这不是你的错。”沉稳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那冰凉的声线抚慰着她炽热的精神,令她躁动的心变得和缓。

可是,那是谁的错呢?她心知那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没有再问下去。

这时淅淅沥沥的雨滴开始从天空中落下,流萤则仍安静地在原地散发出绿色冷光。雨水冲刷着地面,将血迹逐渐晕开,最终这片红色也将会随着流水完全逝去,就如那具化为灰烬消散的遗体一样,不知不觉地消失在世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