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末日黄昏

乔安迪•锡安听母亲说过,自己出生时正值黄昏。那天的夕阳极其美丽,如火荼蘼,鲜艳烂漫,正如他这生命的诞生,正如他天生一头红头发。

父辈们说,如此绚烂的夕阳,必是个好兆头,这孩子将来会有所作为。

也许他们的迷信成了真。乔安迪年纪轻轻,仅有二十就已是被破格提升为上尉军衔的菁英。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算是应验了父辈的话语与期待,亲族们早已在十年前的战争中罹难,唯有自己带着妹妹与潘朵拉,凭借着孩童体型的优势,从下水道狭小的洞口中爬出了鲜血肆流的战区。三个孩童流浪了几日,有幸被另一群军人们收养。乔安迪当时不知他们究竟是何人,只知自己跟着他们搭上了船,漂洋过海来到了另一片陆地。

他随后的童年时光也在那里度过,接着长大成人、加入军队,为这个陌生的国度服役。而如今,更是要成为自己祖国的敌人。

他屈膝坐在屋顶上,遥望天际的火烧云。亮红、明橙混杂着属于黑夜的深蓝,缤纷晚霞自地平线向天际扩散,由艳丽逐渐转为暗沉。年幼时的乔安迪觉得它们很美,所以当他得知自己正是在这个美丽的时刻出生时,他心中由衷地感到高兴。但母亲那时看起来却眉目哀愁。直到后来,他才从母亲的藏书中知晓,迟暮是死的预示,隐喻不祥。

母亲的话大概也要应验了。

秋风拂动他黑色头发,他感受着这股凉意,回顾自己短暂的一生,细想自己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他不记得自己出生时的那片天空,但他觉得,也许正和自己眼前所见一样美丽。

往日精明的军人此时有些呆滞。明明有重要任务在身,他却没有什么行动力,只是愣愣地坐在原地。

一段时间后,他最终下定决心,用手扶着膝处缓缓站起。用手挠了挠仅有发根处稍显红色的黑发,他轻叹一声,从屋檐边缘一跃而下。当他落在三层楼之下的平地上时,脚下悄然无声,身形如一只猫那般灵巧。

在他落地点的不远处,一位全身隐没在巷子阴影里的人向他靠近了几步。墨色裙摆随对方步子晃动了两下,“一切都按照计划执行。”沙哑得像是破碎了的女声如此说道。

乔安迪收起原先放松的状态,面无表情地转向对方,“她已经醒来了吗?”

“我亲手收拾了她的尸骨,而芙萝拉亲眼看着她从白骨化为人,”沧桑的女声中隐隐带有自信的笑意,却仍旧恭恭敬敬地回答,“请安心,目前为止都很顺利。”

“好。”乔安迪点点头,“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也就全权交给你们了。”

蒙着面纱的女子在阴影里点了点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