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莎修女啊!我的丈夫真的到达了天堂吗?”

不大的教堂内,一名妇人怀抱婴儿跪坐于神像前,泣不成声地向一旁的修女祷告。怀中婴儿尚未到咿呀学语的年纪,但他似乎感受到了母亲的悲恸,也跟着嚎啕大哭,扰乱了教堂应有的宁静与神圣。

大厅内仅有的修女并没有责备他们或是让她们肃静,只是静静地等待妇人说下去。

“我日夜向神诉说他的所作所为。他此生从未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每日都专心工作好供养我和出世不久的孩子。这些都是天地可鉴的,他为何会遭遇如此不幸?”妇人抽泣了许久,才好不容易将这些被泣声破碎的词语拼成一句完整的话来,“我们刚刚迎来了这个孩子,美好的日子就要到来,可是他却……”

莱莎修女面色平静,但眉间隐有一丝哀愁。她慢慢踱步来到妇人面前,“人的一生之中必有幸运与不幸,人也必有一死,这是我们的神在万物起源时便定下的规矩。生离死别固然是人生中莫大的痛苦,但是,”修女在妇人面前屈膝蹲下,伸手扶住妇人双肩,“您的丈夫遵从了这生与死的轮回,必然会被神所接纳。而他又是一位如此善良的人,所以,”修女轻轻微笑,“他当然会受神指引,前往神圣的天堂。”

雷诺从大厅侧门的阴影里望着眼前这一幕。连日的阴霾在此刻忽然消散,阳光透过圆形的玫瑰窗成为斑斓的光辉,玫红、黄金、翠绿与苍蓝色交织着,柔和地包围在莱莎修女身边。她恰到好处的微笑在光的怀抱中显得神圣而温柔,即使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在她面前恐怕也会立刻意识到自己的罪恶而抱头痛哭吧。

这幕如梦似幻的景象让雷诺心驰神往。不只是他,虔诚的妇人瞻仰着莱莎修女,连哭泣声都止住了,“圣母在上!”她发出短促的一声轻呼,随后俯身拜伏。修女将她缓缓扶起,又低声慰藉了几句,才将她送出教堂门外。

目送妇人逐渐远去后,修女转过身来面对神像,面容一改之前抚慰人心的微笑,转而露出了愁容。“神明啊,”她双手交握于胸前,眉宇轻皱,低头闭目祈祷着,“请护佑他们,护佑我们……”

阳光逐渐淡去,斑斓色彩在修女身上消散,阴郁沉闷的色调笼罩着大厅,令人有些透不过气来。雷诺犹豫了片刻,最终从侧门的暗影之中缓步走出。他的脚步声微乎其微,以至于当他来到莱莎修女身边时,沉浸在忧愁中的修女完全没有发现他。

“莱莎修女,”雷诺故作轻松地开口,好似他完全没看见之前发生的事,“好久不见。”

修女显然被吓了一跳,“啊!罗伊德先生,”惊讶扫除了她脸上的阴霾,紧随其后的是惊喜的笑容,“我已有三天没有遇上您了,见到您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

雷诺面色凝重了起来,“你的意思是……那种事又发生了?”

修女点点头,愁色又回到了她的脸上。“那只野兽三天前又来到了村庄里,杀死了可怜的柯林先生……就在您离去不久后。”

“巡林客们究竟在干些什么?”雷诺面露愠色,“已经有这么多人遇害了,还没有捉到区区一头野兽吗?”

修女摇了摇头,“迪亚叔叔委托过巡林客了,但是他们在林中连日搜寻,却一无所获。他们也曾驻守在村庄附近,但是事发之时没有人看到野兽……自从一个月前开始,已经有十余人遭遇不幸了,爱雅小姐、甘迪先生……”修女注视着神像,默念逝者的名字,“噢,神明啊,他们都是如此善良的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们该如何是好?”

注视着修女虔诚祷告的背影,雷诺轻叹一声,默然无言。


“是死骸所为吧?”艾芙轻声说道。

“那就是我们向你们寻求帮助的原因。”巡查官克萝迪娅回答了她,“人们只听见过声音,现场没有任何目击证人。”

“一位目击证人都没有?”

“没有。”克萝迪娅耸了耸肩,“真正见过它的人都死了,包括前任巡查官在内。”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悲剧,艾芙陷入了沉默。倒是同样身为巡查官的克萝迪娅却露出一副相当无所谓的模样,感慨道:“巡查官也不是什么安逸的职位啊,虽然和战争时期的军队比起来已经非常闲适了。关于这点,我想希洛大人应该也能体会我的感受吧。”

希洛对她的发言不置可否,直奔主题,“尸体在何处?”

“在这件事上,有个小小的问题……”克萝迪娅尴尬地笑着,“总之,我先带你们过去吧。”

说罢,巡查官带着两位执行官离开了自己的住处,向着村中教堂走去。

这座位于塞拉菲亚特边境的小村庄被当地人称为卡亚,据说是当地古语中“宝冠”的意思。卡亚一面靠山、两方生林,是古人围绕着湖泊从树林中辟出的土地。村民环绕着这片湖泊在周围建立了形制相同的房屋,鳞次栉比地排列着,形成了居民区。艾芙从诸多房屋中走出来之后,映入眼帘的即是卡亚正中央的圆形湖泊,湖泊之前有一片铺满地砖的空旷区域,据克萝迪娅介绍说,那是村中的广场。广场的不远处是集市,而最显眼的莫过于依山建立的那座教堂。

自卡亚出现时起,那座教堂便诞生于世,至今已有百余年的历史。行走在路上时,艾芙稍一抬头便望见了它。它是村中最高最精良的建筑,几座深灰色的石砌尖塔直冲云霄,由正中央向两边逐次减低高度。远远望去,确实就像是一顶“宝冠”。石墙之上满是岁月留下的斑驳痕迹,但却一点苔藓都没有。在这样白雪纷飞、满地积雪的季节里,教堂上甚至没有多少白色。

“我也算是见识过不少人类了,但是还是得说这里的人对他们的信仰虔诚得过分,简直就像是疯子一般。”巡查官克萝迪娅发起了牢骚,“每日清晨都有人自告奋勇前去义务打扫教堂,一旦问起来,理由都是‘神教导我们应当有善心、行善事’。哈!什么‘神’嘛,说得好像是真的一样,其实不过是虚假的幻影。”

“难怪教堂上一点积雪都没有……”艾芙四处打量了一番,“照你这么说,莫非这道路和广场上的积雪也是他们主动帮忙铲除的?”

“对啊,”走在艾芙前方的克劳迪娅转过身来,有些激动地唾沫横飞,“你是没有见过他们那副样子,凡事都是一套‘乐于助人’、‘无私奉献’的做法,就算是扫除积雪都要争先恐后的,真是既恶心又可怕!”

“恶心?可怕?”艾芙有些困惑地看着面对自己、向后行走的克萝迪娅,“为什么这么说?他们听起来不都是很善良的人吗?”

克萝迪娅猛地摇着头,“不要被他们的表象所欺骗了啊,艾芙大人!人只可能为了自己的利益行事,哪里真正会有像他们这样看似彻彻底底无私的人存在?只怕是心中有鬼才会故意如此。”

比起克萝迪娅的观点本身,另一件事更引起了艾芙的注意,“那个……直接称呼我为艾芙就可以了,克萝迪娅小姐,”她无奈地笑了笑,“我担不起‘大人’这样的称呼。”

“这怎么行?您毕竟是希洛大人的侍从啊!”克萝迪娅有些大惊小怪,“曾经率领第三集团军挽救了伊斯狄忒城的希洛维尔德少将的侍从诶!”

对克萝迪娅的态度感到难以接受的艾芙只好将视线转向希洛。心领神会的希洛对她轻轻撇了撇嘴,仿佛是对此已经习惯了,“艾芙说的没错。克萝迪娅小姐,我也只不过是一介普通执行官,与你平起平坐,所以不用对我那么毕恭毕敬,否则倒是让我有僭越之嫌了。”语毕,希洛完全不准备给克萝迪娅反驳的机会,继续说道,“我们到了。”


这篇so wierd……核心还需要深究,可能会有大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