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雪林之中,执弓的少年迅速躲过诸多如爪牙似的枯枝,身形灵敏地穿梭于密林间。跋涉到某处时,他突然放慢了脚步,尽量让自己的脚步声降到最低限度。皑皑白雪覆盖在头顶的枯枝上与身旁的草丛里,与他身上暗淡的皮毛相映,为少年形成了一道屏障,使他变得难以被察觉。

他伸手从箭袋中缓缓抽出一支箭,屏息凝神地将箭搭上弦,瞄准了树林外的一小片空地。一只麋鹿正在他的箭镝前方,似乎是在啃食着地上的枯草。凭借多年的狩猎经验,少年直觉之下感到这幅景象有些奇怪,却又说不上究竟是哪里出错了。他的眼神不自觉地追随着麋鹿的注意力一起集中到了那片空地上,却没看出什么所以然。

正当少年将目光转回麋鹿身上时,那片空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晃动了一下。尽管这个动作与那片雪地相比相当微小,全神贯注的少年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手中的箭由于这个极小的疏忽,霎时离弦而去。划破冰冷的空气之后,箭矢随着啸声猛然插入雪地中,惊得麋鹿忽而跳起,迅速掉头埋入对面的林中。

少年有些慌张地再次抽出一支箭,然而刚搭上弓时他就明白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便低低咒骂了一声,拨开身前的杂草,踏上这一片空旷的雪地。他决定去确认一下,究竟是什么事物使得他丢失了自己的猎物。

行至雪地中央,他有些惊讶,将弓与箭握在一只手里,蹲下身子轻轻抱起一只白兔。这是一只幼子,还没有成长到普通兔类应有的体格,在十七岁左右的少年怀里,它实在是太小了。除了一双鲜红眼眸,它近乎全身雪白,只是左腿的皮毛染上了些血迹,大概是受了伤才会倒在这里。

少年终于想明白了,这片空地原是一条联通了村子和城里的大道,只是入冬以来鲜少有人再来这深山野林,所以才积起了厚厚的一层白雪,这上面并没有草,所以麋鹿不会平白无故地停留在这里进食。

“白兔啊,”少年长呼出一口气,“你是谁的孩子?”

“那是茕兔的幼子。”女孩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少年乍听之下警惕起来,臂中尚抱着白兔就急急忙忙地开始拉弓对准声音的来源。

那女孩从一旁的密林里走了出来。她身着一袭黑衣,佩戴着的防具又多为棕色的皮革,躲藏在枯林的阴影中确实很难令人发现。她看起来也像是个猎人,但是身上却没有弓箭。黑色的兜帽盖住了她的头发,几缕淡金色发丝从中垂落,金发之下的面目看起来相当和善。

真正令少年放下警惕的原因是女孩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年纪,比他更幼小。他缓缓收起自己的武器,“你怎么会来到这里?”他并没有对女孩回以同等的友善,语气与这白雪一样冰冷,“你看起来并不像是村里的人,我不记得你。”

“你说的没错,我并不住在附近。”女孩走近了一些,少年这时才发现她的眼睛竟是与白兔一样的暗红色,“我与我的……友人,是从城里来的,我们正在寻找你所说的村子。”

“你的友人?”少年显然有些疑惑。女孩对他点点头,随后转向方才麋鹿消失的方向,几秒之后,另一人从那里走了出来。此人上身笼罩在古旧的斗篷里,脸也隐于兜帽之后,除了那双皮靴和斗篷是有些年代的东西以外,距离对方有些远的少年几乎什么都看不出来。

“啊,对了,还没做过自我介绍。”女孩伸手摘下兜帽,对少年微微一笑,“我叫做阿芙洛狄亚,你可以称呼我为艾芙。”

少年犹豫了一下,没有摘下头上的毛毡帽,只是对艾芙颔首,“林恩。”

但是艾芙似乎是个观察力很好的女孩,她的视线在林恩的鬓角上停留了一会儿,尽管她试图掩饰,但神情还是显露出了些许的惊讶,这一切都被林恩收入眼底。他有些紧张起来,随时都准备掉头就跑,不过艾芙没有做任何特别的事,只是转头望向来人,林恩的视线也就跟了过去。

只见那人伸出戴了皮革手套的双手,拂去褐色的兜帽。随着兜帽的落下,此人的脸部终于逐渐展露在林恩面前。她皮肤白皙,面目有着男性的俊秀,又不失女性的柔美,是相当中性的相貌,不过林恩还是认出这是一位女性。

当兜帽完全落下时,林恩就像刚才瞄准麋鹿时那般屏息,只是刚才是因为专注,这次是因为惊讶。他的目光停留在那一头银发上,久久没有动静。

“我是希洛维尔德,”她点头致意,“称呼我为希洛即可。”

“……林恩先生?”直到艾芙出声询问,林恩才回过神来。

“叫我林恩就行了。”他看起来还有些恍惚,目光不住地向希洛那里瞟去,“你们……去那个村子有什么事?”

“我们是旅人,原本不该往这儿来的,不过我们弄错了方向。现在天色有些暗了,我们原本想就地驻扎一宿,但实在没想到这里竟然这么荒凉。”艾芙对林恩笑了笑,同时搓了搓双手,看起来很怕冷的样子,“地图上标记出这附近有个村落,所以我们想去那里过夜。”

“那你们最好还是别去了,那里的人不会喜欢你们的。”

“为什么?”

“她……”林恩指向希洛,“她的头发,是恶魔的颜色。”

艾芙回过头来,显然很困惑,“但是您……”

林恩在她的面前摘下了那顶毛毡帽,一头有些凌乱的短发暴露在空气中,全是与希洛相近的银灰色。

“我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被他们赶出来的。”他语气平静,面无表情。

艾芙呆了一瞬, 似乎正在寻思着合适的话语。“对……”

“你们可以来我这儿住一宿。”林恩打断了她。他整理着头发,把帽子又戴了回去。“而且我们最好尽快,马上就要日落了,天气会更冷。”

艾芙与希洛对视了一眼。“非常感谢您,林恩。”艾芙微笑道,“我们走吧。”

林恩抱着受伤的茕兔,低头沿着道路走去。两位守护者则带上兜帽,将自己的面容再次隐藏在阴影之中,随后跟上了林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