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是黑色的,哪怕有零星的白色,也会很快就被无尽的黑色吞没……”

无形的魔女在她耳边低语着。魔女的肉体早已在火刑中消亡,疼痛却还萦绕着她的灵魂,她徘徊在永远的痛苦中,不愿离开人世。她诅咒着世人,却由于身为无形的灵魂,对世界无可奈何。

在这乱世中,她找到了一位同样有着悲惨经历的仆从。她不断在其耳边低语,诉说着世界的残酷与无意义——没有肉身的魔女需要一个忠实的仆从代行诸多事宜,而软弱的人才最易被掌控。何况即使本身弱小也无妨,魔女的契约能赋予仆从强大的力量。

“谦让是温室里的花朵才有的臭毛病。如果不去争取,不仅东西会被别人抢走,连自己本身都会被洗劫。因为你自己没有保管好啊!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去掠夺吧!”

在魔女的蛊惑与自身的软弱下,仆从将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世界。都是这种世界的错,善良与道德根本无关紧要……坚持那种可笑的东西有什么意义?那只会害死自己。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啊……但是从今往后,一切都不同了。我不会再那么做了,我已经变得强大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再伤到我……黑色是不会被黑色本身所吞没的。

仆从接受了魔女的契约,两人的生命从此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在魔女的命令下,仆从为所到之地带去灾厄与死亡,嘲笑着与曾经的自己有着相同境遇的人,并且玩弄着他们:“不如这样吧,只要放弃你那无谓的善良和人性,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如何?很划算吧?”看着他们也逐渐堕落、变得犬儒起来,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一切、什么恶事都能做得出来时,她心中有莫大的快意。但是无论这样的快意有多少,她都无法感到满足,充斥着内心的只有空虚。

“你看,人类果然都是一群懦弱而自私的东西。甚至不是从白色逐渐浑浊,而是打从一开始,内里就黑得透彻,只不过平日没有显现出来而已……”魔女在她耳畔低语着。仆从没有回答,只是在那些人最为丑恶的时刻,举剑杀死他们。

直到仆从遇到一个善良的女孩。这女孩性情温和,却又异常固执,明明已经很难在乱世中生存,但无论遭遇何种境遇,她都不愿放弃底线。有趣的是,不知其他人是否也被她在危难关头的奋不顾身所打动,像她这样一个平凡的女孩居然多次躲过了恶意,一直存活至今。仆从认为这很有意思,决定暗中跟着女孩,与魔女打赌她还能继续活到什么时候。与此同时,仆从也像魔女那样,不断地对女孩灌输犬儒主义的想法。平时她从不出现在女孩面前,眼睁睁地看着手无寸铁的女孩历经各种危险,却唯独在危难关头出现,对女孩冷嘲热讽。

女孩多少受了些影响,为人处世逐渐变得更加圆滑,却始终不逾越底线。这让她吃了不少苦头,最终落得被某位强盗囚禁起来的下场。那强盗可不是会简简单单就心软的人,对于女孩没有当场被杀的理由,仆从唯一能想到的只有女孩的外貌还算端正了。

仆从出现在女孩的囚牢外。“你这倔脾气真是让人火大……妥协就那么难吗?稍微放弃一点微不足道的东西,你就能好受了,为什么不呢?要知道更多时候,痛苦根本不管你是否让步,都会咬住你不放……妥协就能轻松的机会可不多!你到底在干什么?遵守底线却无法生存,到头来究竟有什么意义?”

被训斥的女孩露出了害怕的神色,或者说,她原本就因为被囚禁而恐惧不已,却还是尝试着回答:“虽然放弃底线就能活下去,但这样做是无法使情况变好的……”她的语气听起来也并不是很肯定,也许近在咫尺的苦难最终还是让她动摇了。但就在这时,仆从似乎隐约察觉到,先前的人们之所以频频放过女孩的原因了。

仆从杀死了那个强盗,并释放了女孩。她对女孩的态度也改变了,虽然不能称为友善,至少看起来不再有恶意,也不会掰着手指头数女孩究竟还能活多少天了。魔女对此深感不满:“你到底在做什么?你不是很清楚这个世界的真实模样吗?你以为自己找到了世间唯一的纯白?但那根本不会长久,要不了多久也会显露出黑色的!她与其他人没有任何区别,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世间从来就没有纯粹的黑色与白色……有的只是摇摆不定的灰色而已。”仆从回答道。

魔女这次异常愤怒:“既然如此,那我就对她降下诅咒!只要她消失了,你就能继续和我一起进行我们未竟的事业了。”

仆从没有作答。魔女的声音恢复了往常的甜蜜,缭绕在她的耳畔:“你其实从来都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对吧?她只不过是一段小插曲而已。没关系,刚才我只是一时激动,我好害怕会失去你……我已经不生气了,忘记她吧。我们之间不会有任何嫌隙。”

尽管她这么说着,仆从知道魔女并不是善良的人。在黑色与白色之间,她无限接近黑色。虽然那一定也有理由,但绝对不是短时间内能轻易改变的。而自己也与魔女相同,这双染满鲜血的双手已经让自己无法回头,永远被定格在无限接近黑色的深灰。即便如此……

仆从最后一次降临在女孩面前。女孩从没见过露出这样严肃表情的仆从,愣到手头来之不易的面包都掉在了地上。仆从照例对女孩的蠢样嘲讽了一番,随后开口:“我考虑过了。像我这样的人,虽然可以活下去,却是跪着的,世界也只会永远这样下去。但像你这样的人,活下去也许很困难,却是改变世界的力量。如果你能保持着自我活下去……但是,保持自我是需要强大力量才能做到的事,你能做到吗?”

仆从笑了,这是女孩第一次看到她笑——也是最后一次。

魔女在她脑海中尖叫:“你想干什么?!你明明是那样懦弱的人,轻易地就被蛊惑——怎么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仆从没有作答,微笑着举起那把斩杀过无数人的剑,结束了自己的性命,魔女的诅咒也随之覆灭。

女孩无言地站在原地,任凭突然降下的倾盆大雨淋湿自身。最后,女孩捡起了剑,也捡起了被雨水淋得膨胀的面包,转身离去,消失在暴雨中。

– The End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