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日,纯白的天使降临到女孩的面前。“人类,你好。”天使开口了,“我奉天堂之命,前来为你实现一个愿望。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希洛低头瞥了一眼记录本。面前的女孩名叫阿芙洛狄亚,18岁,一个想要很多东西的年纪。不过还好不是20岁出头,那个年龄段会要求“正义”、“黑幕的真相”、“真理”或者“真爱”等诸如此类根本没法实现的愿望。18岁的世界不大,简单很多,没有那么多的茫然与选择,最新的游戏机、漂亮的裙子与化妆品之类的东西就能搞定她了。

而且,她的名字之后还标记了一个星号,这意味着她经过了人类观察司的精心挑选,在人类之中属于“无欲无求”的类别,不会奢求太过昂贵的东西,愿望也能轻易实现。只要让她满足,信仰也就随之而来,很简单的工作。

希洛握着羽毛笔,笔尖悬停在阿芙洛狄亚的名字与年龄后,随时准备做好记录。这个女孩会想要什么呢?祂静静地等候女孩的回答。

不过女孩没有直接回答祂的问题,“哇!是活的天使!”她看起来惊奇又兴奋,“我第一次见到耶!”

希洛礼貌地行了一礼。偶尔确实会遇到这样的人类,这并不奇怪。

女孩绕着天使打量了一圈,“您平常都在做什么呀?”她问道。

这似乎有些超出常人反应的范围,希洛略一思忖,还是耐心地为女孩解答了她的问题:“我们天使身为神的使者,替神行走于人世间,执行一切来自神的命令。”

“包括和恶魔打仗?”

“我们在千年前就已经与魔族签订停战协议了,天堂与地狱在这期间一直相安无事,所以很久没有过战事了。目前,天使的工作主要有祝福人类的出生、见证婚姻仪式、为亡者的灵魂引路等诸如此类的事务,天堂很乐意为人类效劳。”

希洛照本宣科地念着记忆中从课堂上学到的知识,脸上保持着专业的微笑。当然,在天堂光辉的表面下也存在一些课堂上不会说的知识,比如说由于人类增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尽管神每天从睁眼到闭眼都在努力用泥土捏新的天使,但天使的数量在总体人类面前还是杯水车薪,而且魔族们还会出来抢生意,因此天堂实行12小时工作制,每周七天,全年无休。

这样的工作强度倒不会对天使的健康造成什么负担,但每天一直做着同样的工作,时间久了还是会觉得枯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远望不到头。

通常来说,像面前这个女孩一样的人类对天使而言是个麻烦,因为他们总是能用数不完的问题占去天使的大量时间。不过希洛今天的记录本上不剩几个名字了,祂甚至觉得这个好奇心过甚的年轻女孩有点意思,至少不会像一见天使便不停赞美祈祷的人那样无趣。

但也仅限于此了,“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希洛又问了一遍。只要女孩做出回答、祂为她实现愿望,然后就要对她说再见了。

女孩眨眨眼睛,“我想要你。”

天使握着羽毛笔的右手就那样顿在了记录本上,“抱歉……”祂的声音有些颤抖,墨迹在笔尖下逐渐晕开,“我可能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女孩歪了歪脑袋,看起来有些茫然而无辜。希洛觉得自己刚才一定是听错了,而且竟然会把这样一个天真少女的愿望曲解为那种意思,真是罪过……

“我要你。”女孩说道。

希洛的思路来了个急刹车。祂又呆了几秒,才确信自己没听错。

如果天使长听到了这位少女的语出惊人,一定会跳起来批评道:“不知廉耻!”希洛甚至可以想象出那句话的音调。祂合上记录本,试图组织语言,“呃……是这样的,阿芙洛狄亚……”

“叫我艾芙。”

“好……艾芙,天堂民务监3号令规定过,天使与人类不能有超出工作范畴的私人感情上的联系……”

“但,是你跑到我面前来说,可以为我实现一个愿望的?”

“我确实是这样说过……”

“所以,完成我的愿望就是你的工作,没有超出范畴吧?那么,我的愿望是,我想要你。”

希洛语塞。祂不知道艾芙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刚才那句话的,至少祂感觉自己的脸颊有点发烫。

祂做了最后的挣扎:“你就没有别的想要的东西吗?比如说……口红?香水?洋装?……书?”

而面对祂吐出的每一个名词,艾芙都跟着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了,“拜托,哪有什么东西比天使本身更加有趣的?”她说。

好一个无欲无求!希洛幽然地瞥了一眼合上的记录本。天堂并不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所以也早有应对手段,希洛完全可以选择放弃这个任务。不过,祂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类,说不定会是一份很有趣的工作……

摆在祂面前的是两条路,一条通往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另一条……恐怕只有魔鬼才知道会通往什么地方。

希洛叹了一口气,“我得声明,这种做法违背了3号令,很快就会有监察司的人介入。”

出乎祂的意料,艾芙不仅没有被吓退,反而两眼放光,“我们这是要和其他天使作对吗?是不是要准备些秘密作战计划和道具?附近就有便利店,应该可以买到足够的材料,道具得做成对空发射、有冲击力但不至于伤到人的那种……”

虽然要不了多久,天使长祂们就一定会追过来,但在那之前……就好好地放纵吧。希洛飞上前,跟上了艾芙的步伐。


尽力了!第一次画这样的场景,姑且是画完了,虽然不是特别满意,但进步总是要慢慢来的嘛!(逃)

这其实是我上周做的一个梦,后续是我带着天使在便利店遭遇了受天堂之托来抓捕希洛的大叔,结果大叔被我们这样年轻人特有的不成熟却青春的情谊打动,反而决定帮我们挡住天堂的追击……之后还有在超市使用大包餐巾纸与酱油瓶对战天使的情形,虽然最后的结局还是被抓到了,但整体而言还是一个很有趣的梦,我也顺势把它改成了欢乐向的小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