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4.22补档】

19年是我毕业后的第一年。大学期间,我喜欢上了日摇,随后喜好逐渐向重型倾斜,直到19年初通过李昂的视频接触到了国内的核乐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那一年开始,我跑了很多摇滚现场,体验了一把浑身是汗却还和别人勾肩搭背、一起挥洒汗水疯狂pogo的滋味。

这张画就是循环着Return to Sender的《Young Guns from the Mirror》所作。他们的风格相当独树一帜,冷峻、氛围、雅集于一身,有的时候唱的是英语,但就是让人感觉其美学核心相当中式……可以说是一支非常有上海特色的乐队。我尤其喜欢这首歌最后的riff,还有riff之前的“We will be alone for sure until the end of our time”。这种嘶嚎着讲述孤独感的视听体验真的让人欲罢不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