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第一次见到拉瑞珊德家的大小姐,是在城堡的庭院之中。

拉瑞珊德世代为国王驻守于极北的冻土边境线,与致力于制造武器的席罗恩家族向来交好。每到盛夏,席罗恩的主人就会带领全家前去拉瑞珊德的领地避暑。那一年也不例外,当席罗恩全家刚落脚不久,长辈们在客厅里相谈甚欢之时,尚年幼的孩子们已经按耐不住地寻找乐子去了。

赫尔那时正追着四处乱跑的杜欧穿过连接大厅与客房的走廊,忽然间一片盎然的绿意映入他的眼帘。自从进入北地,他所见的尽是皑皑白雪,至多的绿色也只有被积雪压得抬不起头的枯草,但是庭院里的积雪被扫除得很干净,到处生满了漂亮的绿叶,甚至有繁花盛开。他正惊讶于此地的美丽,转头便对上了另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属于庭院里的一位女孩。她一头淡金色长发,在北地浅浅的正午阳光下泛着光。白色的衬衫与粉色的裙子看起来很精致,应是属于贵族所有,但是她却手持花洒,似乎正在做着园艺。单薄的衬衫之外仅仅披着一件不厚的驼色毛衣,她看起来却一点都不觉得冷。

她是谁?赫尔好奇地想着,随后发觉杜欧就在她的身边,于是顺势沿着小路走进这片花园。

女孩方才原本正笑着对杜欧说些什么,听到动静便抬起头望向赫尔,轻轻点头致意。

“你好。”她说。女孩的声音毫不甜腻,也不过分冷淡,如凛雪山峰上被阳光融化的一缕清泉般沁人心脾。

“你好。”赫尔走到近处,才发现她的双眸是天空的蔚蓝色,那双圆润的眼睛在眼尾处轻轻上挑,口鼻也是极为柔和的弧度。虽说人不可貌相一直是赫尔的行为准则之一,但他此时选择相信另一句俗言——“相由心生”,所以今天的赫尔擅自觉得她应该是个相当温柔的人。

尤其是那双嫣红厚唇,唇弓的线条与美丽的唇珠令赫尔移不开视线。他呆然了几秒,才想起来要行礼,于是便对着女孩鞠了一躬,“我是席罗恩家长子的陪读,赫西提斯•席罗恩。不知您是……”

“我是拉瑞珊德的长女,伊讷夏尔•拉瑞珊德。”伊讷夏尔也略一欠身,“请原谅我现在这副模样……”

贵族女性行礼难道不是应该提起裙摆吗?心中有些疑惑的赫尔看了看她手中的花洒,“没关系。”他笑着说。也许是因为花洒的缘故使她无法空出手来吧。

伊讷夏尔的那双朱唇轻启,嘴角轻轻扬起了一个弧度。在阳光的映衬下,有一瞬间,赫尔觉得整个庭院的白雪是因为她而消融的。

太阳的女儿,他想道。伊讷夏尔所拥有的不是那种惊为天人的美貌,若是不注意地匆匆一瞥,只会认为她有一种含蓄的美丽,但是你注视她的时间越久,就越能从她身上发现更多的美。

伊讷夏尔似乎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眉头轻轻皱了一下,疑惑地发问:“您怎么会到这里来呢,赫西提斯先生?我以为席罗恩家族此时会在客厅里与我的父母会面。”

赫尔惊觉自己的失态,“他们确实是在客厅里,只是长辈们已经允许子女几人自由活动了。”他对大小姐毕恭毕敬地回道,“我是追着杜欧少爷才会到这里来的。”

“原来是这样,我刚才还在想为何杜欧会来这里……”伊讷夏尔说着,低头对杜欧微笑。赫尔听见杜欧发出痴痴的笑声,不禁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赫西提斯先生,我有一个问题。”伊讷夏尔抬头,真诚地与赫尔对视着,“您身为加菲的陪读,却姓席罗恩,在这之前我又没有见过您,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赫尔第一次对自己的寒苦出身感到羞愧,“我是被席罗恩伯爵收养的,伯爵大人给予了我这个名字与姓氏,并让我担任加菲的陪读一职,仅此而已。”

伊讷夏尔双目略微眯起,“那伯爵大人一定非常欣赏您……我听父亲提过,坎特兰纳几个月前被毫无预兆地夜袭,当时的驻守军队大都被调派至别处护卫出巡的国王,余下的守军面对几倍于自己的敌人一时失了方寸,使得几百敌军乘机混入城内。虽然援军很快就到来了,但城内的敌人是依靠贫民窟出身的几位少年解决的。莫非您……”

“是的,”赫尔有些讶异于自己的事迹竟然传播到了这么远的地方,“我是其中之一。”

伊讷夏尔的双眸一下子亮了起来,“那一战真是漂亮……听说是利用了错综复杂的巷陌进行游击战,但只凭几位少年,竟击败了几百受过训练的士兵?”

“恐怕您所听闻的是夸大的谣传,事实并非如此,”赫尔连忙解释,“混入城中的敌军只有一百左右,况且民众们都很支持我们并一同参与了进来,否则仅凭我们几人的力量根本什么都做不成。”

“啊……听您这么解释,我并不觉得惊讶,但您还是很厉害。席罗恩伯爵听闻此事后,亲自拜访了那几位少年,将他们送去学校、支持他们接受教育,更收养了几人中的魁首,想来就是您了。”伊讷夏尔看起来对此很有兴趣,“另外,先生直接称我为缇厄就好,也不必用‘您’来敬称。”

“这恐怕不妥,”习惯居于低位的赫尔立即推脱,“我仅是一届陪读,没有这样的资格。”语毕,他低下头,有些不敢直视伊讷夏尔的目光。

他听见一声轻叹,“我不喜欢那样,敬称让很多谈话都变得过于拘谨了。我认为礼节用于区分尊卑,对于你我,这样做没有必要。请抬起头来,赫西提斯,我很欣赏你,不知我是否有能与你畅谈的荣幸?”

赫尔愣住了,伊讷夏尔的这番话实在是让他受宠若惊。从来没有人称赞过他,但她却说她很欣赏自己?他缓缓抬起头,随后慢慢提起视线,对上了那双湛蓝的眼睛。这一对视,让他立即确信伊讷夏尔不是在说谎,因为她看着自己的目光是那样真诚。真奇怪,他心想,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孩,她真的有身为贵族的自觉吗?而且比起一般的少女来,她也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温润如玉的外表之下令人隐隐感到有着坚硬的内在。

但赫尔毫无疑问地感到高兴,“您真是太抬举我了,如果是这样,更要请您——”他看见伊讷夏尔的眉头扬起,于是改口,“——请你称呼我为赫尔,缇厄。”

缇厄满意地笑了,“好的,赫尔。这里可不是一个方便说话的地方,跟我来吧,我们去书房。你会下棋吗?”

“会。您……你喜欢下棋吗?”

“父亲有空时会陪我下棋。来吧,让我们比试一番。”


不知为什么反倒是这块的剧情写得比较顺手:3大概是因为不是很需要动脑子吧【。

虽然很顺手,可惜的是本篇仍然属于待修改状态,因为为了进行前后衔接还需要加入一些段落与细节来完善。话说线索放出的先后顺序也相当有讲究呢,我突然想到万一有人跟着我的更新进度一步步看下来,一次性把前因后果看个够的话,以后正文完成不就没有那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了嘛……不,别想那么多,先写再说吧。

非常奇妙的是,构思的时候缇厄完全是一种温温润润的朦胧感觉,真正落笔时却会瞻前顾后考虑更多,“军人世家出生应该会比较刚强吧”,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赫尔的想法也逐渐清晰了起来。果然空想不写是不行的,船到桥头自然直。

本篇的灵感来自坂本真绫的《The Garden of Everything》其中的一段歌词,这首歌太美了,歌词也很美,请务必去听一听:

Eyes of pure Deep azure
Quite Unbelievable
Sun’s Daughter You’ve been made
Not to fade Quite inconceivable
Each atom sings to me
Set me free from chains of physical
Oh free me Oh free me

2 thoughts on “Sun’s Daughter”

  1. 读完了,= ̄ω ̄=

    这次更新的部分按时间线应该算是比较前的故事了吧,男女主的初见。读的时候能够感觉想要描写出的女主亲和温润,但又不失英气的形象。“sun’s daughter”,赫尔最初对女主的印象实际应该也可是预示缇厄对于他来说阳光一样的存在意义吧。赫尔的姓氏在这里被缇厄简单地问了下,嘛,作为知情人的我,就把这当伏笔好了,呼呼~

    我是觉得要是有灵感了,早点码出来比较好,不然要忘或者会失去那灵光一闪的爽快感。好的,最后继续期待更新。 (☆▽☆)

    1. 你每次回复都超认真(虽然可能是被我逼出来的233)非常感谢!【土下座

      YES正如你所说的,我意识到灵感不记录是会忘得飞快的……所以最近都开始记录了(That’s partly the reason why 最近我更新得勤快了|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