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在我的生活里是必需品,所以我的记忆也大都以音乐作为标记来划分,这是最近比较喜欢的Sympathy for the Devil。我很喜欢这样放荡不羁的恶魔形象,比如昆特牌3:狂打《巫师3:狂猎》的DLC石之心里的镜子大师。我也正在试图塑造这样一个角色。

我正在制作有关G蛋白的ppt,因为明天要做presentation。 I hate presentation! 正在为查资料而头疼,同时也发觉很久没写过随笔了,便来这里吐吐苦水。

最近,我卸载了手机上的微博与QQ。因为还有几周就要考试了,从现在开始不允许自己再失败,所以决定不再让自己把时间浪费在网络上。话是这么说,我还是来了这里。

我又对edenfox的作品着迷了。曾经在Queen X Queen系列里,金发赤瞳的长生种(我猜测他也看过圣魔之血)名为Lilith,近年更为了Anastasia。一部叫做Paraline (时间有些久远,不太记得是否是这个名字……?)的国人原创作品里,一位使我一见钟情的角色也名叫Anastasia。这首Sympathy for the Devil里,一句Anastasia screamed in vain也特别有味。这不得不让我觉得,我与这个名字很有缘……也觉得她确实很好听!

啊,对,“我又对edenfox的作品着迷了”——不是所有的原创作品都能令我有这样的兴奋感觉,目前我还不明白机理。他笔下的上色质感、与圣魔之血相似的服装设计都十分戳中我。除此之外,吸血鬼这一题材真是经久不衰,我想这与人类对待死亡的态度也有关系吧。这使我想起,创作Aphrodia这一角色的初衷就是华丽的死亡——温暖、精致,红色窗帘、暖色的白床单,钻石、珠宝与黄金,成堆的骷髅,其上是泰然自若的她。那时的她似乎更像是带刺的玫瑰,现在则是更加温柔的死神,暖和而糜烂。

这是怀旧的一周。我发现每到一年中的特定时间,我就会回忆起特定的事情,这很有意思。比如再次去看到edenfox的作品使我回想起Aphrodia的美丽而温暖的死亡;又比如这两天,我听NieR的BGM: Song of the Ancients/Hollow Dreams与其Fate版本,再次产生了当年的那种奇妙感觉,不可向人言说出来真是太可惜了……那时我去看了sakuya推荐的《馒馒来妖梦与看明白就很可怕的克苏鲁神话》系列,受其吸引,并因为其中引用的BGM而结识了不少好音乐与作品,NieR就是其中之一。

我很喜欢从喜爱的音乐里幻想出故事来。我幻想Ave与Shyroe合唱那首Song of the Ancients/Hollow Dreams或是canta per me,从Just One Yesterday幻想出天使世界观(独立于正剧之外的AU世界观,莫名其妙就想出来的产物)里,Shyroe被别有用心的政敌暗算、砍去羽翼,Ave一怒之下斩杀了那些人(I thought of angels choking on their halos, get them drunk on rose water. See how dirty I can get them, pulling out their fragile teeth, and clip their tiny wing.),并背叛神离去的故事。最后追出来的Shyroe与Ave对视着,直到Iron呼唤Ave,她咬了一口手中的红苹果后便毅然地转身离开。Anything you say can and will be held against you, so only say my name, it will be held against you. I want to teach you a lesson in the worst kind of way. Wowie! So cool!

我一直以来都喜欢魂系列的“家”的BGM: Majula, Hunter’s Dream,于是理所当然地迷上了DARK SOULS III的Secret Betrayal,它们令人平静。顺带一提,灭火结局的防火女真是太美了,美得令人不忍挥刀杀她,红颜祸水的魅力大概就是如此吧。

又想把圣域加入世界观的设定中了,那将会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无人废墟。大致就扯到这里吧!我要继续为该死的presentation做准备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