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眼

最近的想法又是特别多且特别零碎,不好整理,还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吧。 首先先提一下某天在渣浪发表的看法,当时看到了某犯罪现场实录——这是我的推测,因为视频中的哭叫凄厉得不像是假的。原本我就做好了可能会看到“真货”的打算,并…

独身

许久不见,久违地来写写随笔。尽管上月中旬就更新了一篇随笔,但那篇的内容实际上都是去年所写,所以我其实很久没写过随笔了。最近总觉得自己的思路很复杂,内容增多了是好事,同时却也显得杂乱了,东想一点西想一点,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