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其实Inner Voice板块依旧时有更新,但创作板块和Gallery真是太久没有动静了。

原因在首页也提过:去年7月开始,我沉迷于Free RPG《Ruina~废都物语》。这个游戏真的太强了,开局时能带来跑团一般的探索感,推动着人继续冒险;中后期又被剧情深深吸引,角色塑造也极有魅力,而游戏整体只有35MB。我已经在很多地方夸过这个游戏好多次了,所以现在有点想不到该说什么,总而言之,玩就对了!

但这个游戏也有一些劣势,比如说多周目重复性太高,后期的装备与技能有点冗余等等,当然,依旧瑕不掩瑜。

最初,我是沉迷于希冯这个角色的,他是我完全创造不出来的角色。但后来,不知怎么的,我又被神官线男性主角艾梅克深深迷住了。第一次见到颜2这个头像,我就明白“啊,是我会喜欢也擅长的风格”,可我对他的轻飘飘的选择,仅仅是因为颜2最适合神官。甚至在当时,我更喜欢“我创造不出来”的希冯,对这个“一看就是我的风格”的颜2有些厌烦。谁能想到结果还是……只能说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了吧……

接下来,介绍一下新角色奈瑟。


奈瑟(Neisser)这个角色也是由颜2艾梅克衍生而来(这很显而易见)。废都再一次点燃了我心里想做游戏的火种,就在开始玩废都的七八月份,一个模糊的游戏构思在我脑中诞生了。艾芙与希洛依旧是位于起点的两个角色,这回艾芙成了教廷的军人,希洛则是驻守于教廷中心的大祭司。我本就对让她们在一起有些腻烦,而让她们敌对也只是走向另一个极端,更好的做法是让她们素不相识。就这样,驻守与暗行两条线路出现了。

为了致敬点燃我创作欲望的废都,我决定在游戏里放一个可操作的致敬角色,最初的设想是一位少女神官。在出差会议的记录中,我对她的游戏玩法、剧情线路、性格设定有了一个初步的概念:一位小地方出生、坚定执行使命的朝圣者。后来,我又觉得驻守、暗行、朝圣这三条线路的玩法与剧情都不典型,便加入一个正统的正义骑士线路——这次拉来了库萝,远征线就此诞生。

我忽然觉得女角色太多了,于是依据自己的口味将少女神官改成了偏向男性的双性者。到这里,我为了一个游戏想法,设定了一个OC,首先他有一个核心内涵存在,随后我准备为他画一个形象。我当时受颜2的影响很大,但在这之前我就见过这种发型(例如《艾妮与迪薇》的配角基里艾尔),并且我也喜欢,而颜2帮我发现了这个喜好。我把这个喜好画在了OC身上,正合适,好像他就该长这样。

不得不说我这么做也确实有私心,我对废都的颜2艾梅克有一些很过分的幻想,写出来太污染同人圈子了,所以干脆就乘此机会,将我对废都的肮脏黄色废料转移到这个OC身上(对不起奈瑟),免得毒害人家的作品。但是在黄色废料的转移中,我又明显感觉到“奈瑟和艾梅克都是神官,可性格根本不一样啊”,完全是两个人,很多东西没法硬套。

希洛与奈瑟同为双性者,我也能察觉到他们拥有不同的性格与风格。自小所受的教育以及战斗的天性让希洛更多地认为自己是男性,而身为神官、不擅战斗、总是在照顾人的奈瑟有着更模糊的自我性别认同。某种程度上,奈瑟是我从希洛身上剥下来的一部分,但也包含很多希洛不会有的东西。为了区分这两者,现在希洛变得更冷漠了。但,即便没有刻意区分二者,角色们也会在不知不觉间拥有自我,虽然不能确定他们“是什么”,但一定会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创作的有趣之处可能就在于此吧。

我最看重的角色都是受到喜爱的作品冲击后产生的,因此各有原型。艾芙的原型是《姬魂》系列的莱切斯特,希洛的原型混杂了《美少女战士》星野光、《我的女神》的凛德和《魔卡少女樱》的月。其他角色则是我为了故事逐渐构建出来的。奈瑟是时隔十年后,我又以这种模式发现的角色——比起“创造”,“发现”更为合适。他们一直就在那里,存在于我的境况之中,面目模糊,但只要条件合适,他们便能从迷雾中显现。

我最近更喜欢“胸脯扁平的中性者”这种形象,喜好与以前不同了。艾芙与希洛的形象、意义、态度也都有所改变。最近还有个新角色是仄仄,仄仄与奈瑟都与先前的角色有某种根本上的不同之处,我还没法明确地描述。归根结底,是我变了吧。

OC对我而言不是母子关系,因此我不会说自己是他们的母亲,他们也不是我的孩子。我们只是单纯的“创造者与被创造者”,并非“亲情”、“友情”、“爱情”中的一种,而是某种与它们并列的关系与感情。我不掌控他们的所有,有时他们能指导我的意识,更接近于我的“精神世界的守门人与领路人”。

最近我对奈瑟有一些奇怪想法:“要是有什么错都是我犯的,他是无辜的,请原谅他”和“这孩子的出生会受到祝福吗”。但这也不是出于母性心理。看着任何一个角色乃至人类,我们都可以想到“Ta一定是在家人的簇拥与最美好的祝福下来到这世上的吧”。已经存在的世人,尤其是老者,对于与自己血脉相通的新生儿会具有这样一种超越的感情,进而转为一种祝福。祝福你,愿你拥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愿黑暗永远无法伤你,祝你拥有光明的未来。从新生儿身上总是能窥见无限的光和无限的可能性,所以人们也总是对之抱有无限期待,期望你能达成我未能达成之事,期望你与这个世界之间产生美好的联系。

而有些角色/人不是在这种环境里出生的。或许是家族并不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或许是即便家族期待,但这孩子出生的环境很糟糕,连成活都成问题;又或者是这孩子本身注定只能有悲惨的未来。奈瑟就是后者的一员。但是他一直都会心向光明,即便在最深的黑夜里也会继续前进。所以他的主题是Pilgram(朝圣)。

以下是出自《1984》的书摘,虽然我欣赏不了这本书的剧情设定,但它依旧有可圈可点之处,这段是整本书我印象最深刻也最喜欢的地方:

“她也从未想过,一个没有实际用处的行动也是毫无意义的。如果你爱一个人,你就去爱他,当你什么也给不了他的时候,你仍然可以给他爱。当最后一块巧克力也没了的时候,他母亲就用胳膊搂紧她的孩子。那也无济于事,什么也改变不了,它不会因此多出几块巧克力来,也不会让她或者她的孩子免于一死,但对她而言,这样做是自然而然的。纪录片中那个乘着小艇逃命的妈妈,也用自己的手臂来掩护她的孩子,这不会比用一张纸来抵挡子弹的袭击更有效。”

“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个完全绝望的动作,一个拥抱,一滴眼泪,对垂死挣扎的人说一句安慰的话,都有着它自身的价值所在。”

上文所说的“对新生儿的祝福”就有这个味道。奈瑟的出生虽然不被祝福,但他感受过这种爱,神官的身份也要求他对其他人分享这种爱。真是个好孩子。适合被虐(说出来了)。基于这种风格,我塑造了他的五官。

原本还写了一段文字设定,但那是应急介绍给别人看的,内容大都会在后续的作品中呈现,因此也不急于这一时。先于这些,受凪冬的影响,我也变得富有创造力起来,为奈瑟作了曲,目前仍旧是demo状态,等待进一步修改与润色。

奈瑟的介绍到此为止。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希望你会喜欢这个不被祝福的孩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