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hatology

在长久的流浪后,她在至高之塔上眺望着夕阳,在那极尽壮丽与绚烂之景面前忘却了自己的目的与使命。

若是就此生出羽翼、乘风而去,大概就能远离一切烦扰,并可以去往她的身边吧——这是艾芙此刻唯一的愿望。对失踪的前侍主的追寻已经持续了近三年,期间,艾芙几乎到访过所有的国家,也经历了诸多事件,但对于希洛的下落仍一无所获。

如今她来到了沙漠中央的小城里。窀穸纪元中,至少从艾芙有记忆开始,一直是神学当道。科学家们被认为是渎神者,在她幼年时爆发的讨伐中几乎被赶尽杀绝,而好不容易才稍有起色的科学复兴成果也在其中被击碎,先贤们的努力就此白费,科技水平亦倒退了许多。艾芙不禁想起了从前在书中读到的、前文明的古老猎巫运动,人们从古至今都未改变,只是从前的猎巫到了如今变成了追猎学者们罢了。

因此,年纪更轻、生前还作为伯爵之女的时候,她曾许下要复兴科学的誓言。那场对科学家们的讨伐在她心中埋下了种子,她生平最厌恶智者受愚人欺侮,于是立誓要去保护他们。如今她能明白,过于雄伟的目标是难以完成的,她仍然能够心生愤怒,但无力与绝望时常攥住她的心脏,令她疲倦不堪。

面前的这座城是逃亡出来的科学家们所筑起的庇护所。利用前文明遗留下来的科技,将看似无用的废铜烂铁堆积起来,竟也造成了能够居住的高塔;加之复杂到难以令常人明白的管路与电路系统,水与食物在这里能够自给自足。居于此地的都是热爱科学的学者们,孜孜不倦地追求着真理,这里便是科学家的乌托邦。

立于其中一座高塔之上,艾芙俯瞰着全城。与此前的各地相比,这里于她而言也算是世外桃源:建筑结构看似混乱,实则有着力学上的井然有序,能够稳固地立于沙地之上;一切都被归于秩序之中,而且科学家们至少都习惯于遵循逻辑。这样的氛围令喜爱理性的艾芙很放松。她从前总是认为,若是人们都愿意理性地处理世事,世界上会少却多少不必要的误会与烦恼呢?

但这些年来她逐渐明白,人过于复杂,复杂到难以单一地判别出理性与感性的界限;神学与科学之间也并不是单一的对立关系,宗教亦并非只是迷信。她领悟到了太多道理,最初她以为自己是有所进步了,直到它们在她的脑海里纷乱地揪成一团,她才发觉自己只是刚开始理解到自己的无知。世界也没有因为她迄今为止的所作所为而改变多少,回想起从前的遭遇时,她甚至怀疑世界是否真的可以被改变。一切都太复杂了,她真的可以做到自己心中所想吗?

在这迷雾之中,希洛是其中的星,是能令她感到欣慰的存在,如今却下落不明。从最初的惊疑与不解,到后来的焦虑,再到如今的茫然,艾芙已经累了。她长叹一声,随后又很快整理了心绪。想要放弃的理由只有一个,但她有太多理由不能放弃,所以一切都还不能结束。

她还要继续前行。



モノクロな空が色付きだす
黑白单色逐渐在天际抹开
僕にはもうすぐ羽が生える
我将要身着新生羽翼
こんな場所にはいられないよ
此处已无法继续存在
未来は きっとずっともっと輝いて
未来 一定永驻光芒
そう 雨上がりの虹のように
没错 就如雷雨过后天晴的彩虹
モノクロな空が動きだした
黑白单色天空逐渐抹开了
僕にはもうすぐ角が生える
我的额头新生的犄角将要冒出
強さも弱さも感じれる
明日中的强大与脆弱都能感觉到
明日を 僕は一体何者なのか
我到底是何种存在?
分かり始めているのかもしれない
或许答案已经开始浮现于眼眸

灵感来自加藤有加利(yucat)的《D2》。之前只听过她的全知全能之树,昨夜去翻了一下其他专辑,真是挖到宝了\YEA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