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当地的巡查官约定会面的地点是一家小酒馆。艾芙跟着希洛在迷宫般的小巷中迅速穿梭着,在她还未意识到之前,希洛已经带着她走进了酒馆的门口。这时才是傍晚,离属于狂欢的深夜尚早,因此酒馆内几乎没有什么人。窃窃私语声晃动着昏暗的灯火,室内一片暧昧的气息。

两人随意找了座位,在吧台旁坐了下来。艾芙对这一切都感到很新奇,不停地打量着周围,没有听清希洛对侍应生说了些什么。等她回头的时候,一个盛着透明液体的玻璃杯已经被送到她的面前。

“我好像从没来过这样的地方。”艾芙拿起杯子嗅了一口,一股烈酒的气息猛烈地窜入鼻腔。饮下一口之后,一股酣畅的感觉令她的心情也莫名愉快了起来。

“也许吧。”希洛看着她如此爽快地饮酒,默默地看了看自己杯中的琥珀色液体,没有动作。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些时候。两人踏入酒馆时,天边绚烂的彩霞便引起了艾芙的注意。现在,心情舒畅的艾芙也正透过窗户注视着天空,观察着明黄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被深蓝吞噬的过程。

“……艾芙。”希洛突然有些犹豫地开口。

艾芙从来没见到过她犹豫的模样,惊讶之余也非常好奇,将注意力从窗外收回,“怎么了?”

“假如……我是说假如,”希洛摆弄着面前的玻璃杯,目光紧随其中摇曳不定的琥珀色液面,但看起来却又有些心不在焉,“假如……我爱上了一个女孩,我该怎么办?”语毕,希洛用眼角的余光小心翼翼地窥视着艾芙的反应。

艾芙盯着希洛看了许久,没有做出回答。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但艾芙总觉得希洛似乎受到了打击,“就当我没有说过……”说着,她拿起杯子准备离开艾芙。

“不……”艾芙喃喃地说道,“我只是在惊讶,有关你与诺尔罗特拉大人的传言原来并不是空穴来风……”

身为首席执行官的诺尔罗特拉,最出名的并非她的职衔,而是她恋慕女性这一点。这早已不是什么隐私,事实上诺尔罗特拉本人也并没有隐瞒的意思。与此正相反,她的种种行为都极度高调,这其中就包括曾经追求军中少将希洛维尔德一事。

“我对神起誓,我绝没有接受过她的任何邀请。”希洛回过头来,“我对她没有好感,我所爱的女孩与她也没有半点相似之处——我只是说,假如我确实爱上了一个女孩……你会怎么看待我?”

“嗯……”艾芙扬起一边的眉毛,狐疑地看着希洛,“……假如?”

“对,”希洛重新坐回位子上,对艾芙郑重其事又有些紧张地点点头,“假如。”

这只是表象。艾芙喝了一口酒,在心底默默盘算着。希洛确实爱上了某个女孩。在各个方面,艾芙都打从心底敬重着希洛,但艾芙私下也认同特蕾莎一等人的观点,总觉得希洛在爱情这方面也许是有些笨拙。那么,“她”究竟是谁呢?

也许是特蕾莎?如果是她,那么希洛不会用女孩这个词来形同特蕾莎,并且其他同辈的女性也都被排除在可能性之外;莫非是库萝?希洛对她的恶作剧百般纵容,但看起来却又只像是对孩童的宠爱。除此之外呢?除了她们之外,还有什么人选?

“呃,我不反对你那么做……”艾芙考虑过之后仍旧无果,耸了耸肩,“你身居要职,压力想必也不会小……想要找个伴侣也并不奇怪。”

“但是,我爱上的是个女孩。”希洛看起来有些忧郁,“……假如。”

“那也……没关系吧。”艾芙努力压抑住胸腔中如惊涛骇浪一般的好奇心,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个平日里看似与情欲毫无关系的希洛有了喜欢的人,无论怎么想都有些令人激动。“守护者也不需要传宗接代……假如你真心希望与她在一起,我不会反对,也不会用异样的眼光来看你。那么,”阻止自己追问他人隐私的理性终究还是输给了好奇心,艾芙带着神秘的笑容着凑近希洛,“她是谁?”

两人面对面,近到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彼此的呼吸。艾芙原本仅仅是与希洛普通地对视着,现在她发现自己的目光完全被那双金色眼睛吸引了。它们如同一汪清澈无比的金色湖泊,却又深邃得不见底。但那只是表象——在那平静的湖面之下,隐藏着的究竟是同样静止的深水,还是兀自涌动的激流?艾芙不清楚,只知道那双令人猜不透的眼眸也正凝视着自己。

有那么一瞬间,艾芙以为希洛要吻过来了。不过希洛很快就别过头去,艾芙愣了一会儿后,暗自在心底责备自己的胡思乱想,也重新端坐。

“她……”希洛的目光回到手中的玻璃杯上,“她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

“嗯……”艾芙饮了一口杯中烈酒,希洛的金色双眸仍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除此之外呢?”

“善解人意,愿意帮助弱小之人……”身为一名军人的希洛努力地组织着语言,好让它们听起来像是出自诗人的手笔,“……她有一头非常漂亮的淡金色头发,就像阳光一样。以前我一直觉得,人类神话中的‘太阳神的女儿’假如真的存在,那一定就是她的模样……”

艾芙举起酒杯后听到了这些话,动作不由得一滞。她悄悄转动眼珠,瞥了希洛一眼,发现对方也正看着自己。

艾芙的心脏开始狂乱地跳动。她一边安抚自己,一边咽下了喉头的烈酒。火辣辣的液体灌入食道,仿佛直通心脏,加剧了胸腔的骚动。

她缓缓放下已空的酒杯。希洛的众多熟人一一被她排除,只剩下唯一的一个人选——开玩笑的吧?某种冲动使她不由自主地笑了一下,“原本我一直以为,你没有结婚只是因为公务繁忙——你甚至拒绝了罗德奥伽大人的求婚,没想到真相是这样……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呢?”

不是你。艾芙在心底对自己叫嚣着。世上拥有同样颜色头发的人太多了,绝不会是你。她平时从来没有表现出对你的半分爱慕之情。

艾芙低下头来,让两鬓的淡金色长发垂落,遮住自己因紧张而有些发烫的脸颊。

她看不见希洛的表情,只是听到一阵沉默后,“暂时什么都不做。”

“……为什么?”艾芙有些诧异,微微侧过头来看着她,“你不是希望与她在一起吗?”

“她未必会愿意接受这样的我,”希洛苦笑着晃动手中的杯子,“我从未向她表现过爱意,她大概也不知道我有多爱她……”

“嗯……”艾芙歪着头。听起来也不像是我,她暗自说服自己。“我好像没什么经验……所以也没办法帮助你。”

“嗯。”希洛微微一笑,举起玻璃杯,将其中琥珀色液体一饮而尽。

没错,不是我。平日里对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出于对后辈的保护和关怀。何况希洛这样的大人物人脉极广,她所认识的人远远不止自己知道的这些。艾芙心中释然,但不知为什么,同时也隐隐泛起一股失落。

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呢?一个能够让希洛倾慕的女孩,会是什么模样?艾芙晃了晃脑袋,禁止自己再作多想。

“话说回来,”艾芙转头看着希洛的举动,“你不是滴酒不沾的吗?”

希洛难得地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这是红茶。不要被表象所蒙骗了。”

艾芙也微笑起来,“不能被表象所蒙骗啊……”


对于这篇没有发过这件事,我很惊奇……大概是前年(2014)所写,是当时自己比较满意的篇目,现在看来也觉得有些意思。只是时隔这么久,人物的设定有些变更,所以还是待修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