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的例行宴会。人类各国派遣使者前来与守护者进行礼节与仪式性的会面,除此之外自然也少不了私下的各种交易与谈判。知道守护者这一存在的必然是王室亲眷,他们对于自己手握的权利总是很小心谨慎,也对守护者这个出自于人类却比人类更为强大的种族心存戒备,但哪怕他们因为没有见过而不相信毁灭者的存在,也还是出于太多原因,不得不答应与已经成为一股新势力的守护者合作。于是这宴会每年都是如此,表面一派和谐,各人心下却暗流涌动,各方的利益互相抗争着,最终会定下来年的新局面。

希洛不喜欢这样的场面,但作为高阶军官,祂不得不出席。祂不是资源的掌握者,只是个听命行事的小人物,但总有人会找上祂搭话,从祂身上高瞻远瞩地看出些祂自己全然不相信的远大前程。应付了必要的交谈之后,祂避开了人群走入角落,但熟人们大都还忙于应酬,祂也无事可做。

直到祂漫无目的地游离着的目光瞥到了会场边缘的艾芙。这个侍从虽然平时和希洛居住在同一处,但一个月前艾芙便加入了希维纳斯手下的护卫队,希洛最近也很忙碌,所以两人反倒很久没见过面了。惊讶之余,希洛迈步向那里走去。

艾芙听到了靠近的脚步声,便抬头望向了来人,大概是出于和希洛同样的想法——惊讶于同住一屋檐下的两人竟然隔了如此之久都没打过招呼,也有可能是被那一袭军礼服的打扮给惊艳到了,她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结果还是希洛先开口:“好久不见。在希莉手下工作了一个月,有什么感想吗?”

有人开了先口之后,对话就变得容易起来,艾芙很轻松地回答道:“的确是好久不见了。我与希莉接触得不多——她毕竟是司令,而我只是个列兵,那种程度的长官对我来说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过我能感觉到她是一位很好的长官,也是一位很温柔的前辈。”

希洛笑了,不如说经常不自觉板着脸的祂,在往艾芙这里走来的时候就不自觉地就微笑起来了。“她确实行迹成迷,这么多年过去了真是一点都没变。”

“对了,我差点忘了,你曾经是她的直属……你对她的了解可比我多。”

“也不算很多。我以前很受她照顾,自认为能与她成为朋友,不过毕竟身份有别,现在更是连辖区都不同了,不能经常碰面。”希洛望着不远处正与他人交谈的希维纳斯,她刚刚结束一场谈话,正巧抬起头来对上希洛的目光,便微笑着点头致意。希洛也点头回应,随后希维纳斯很快又与其他人谈了起来。“看来她今晚会很忙,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艾芙也望向人群之中的希维纳斯,“毕竟是全军的副司令,还是首都的护城人。这两重响亮的名声加在一起……光是听着就觉得累啊。”

希洛轻笑,对艾芙的见解表示赞同。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希洛又回到了先前的话题:“你对工作满意就好。不过我还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今天的内场护卫之一……我记得得是排名靠前的小队才会被安排进内场的。”

“哼哼,我还是小队的队长呢,可别小瞧我啊。”艾芙故意做出一脸得意的样子,引得希洛又发笑了。见到祂开心的模样,艾芙的心情也总是会好起来,这点每次都令艾芙自己感到不可思议。“那么你呢?最近都没怎么见到你,工作很忙吗?”

“是有点。”希洛疲惫地长叹一声,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打断了她,伴随而来的还有地面堪比地震般的摇晃。

但是这一切在短短几秒内就立即停下了,再过了几秒也没有动静,“这不是地震吧?”艾芙异常平静的声音从骚乱的窃窃私语之中传来。

希洛皱起了眉头,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我觉得不是。”祂回答道。

艾芙没有再说下去,但两人心底都明白,如果这只是普通的地震就好了。

身为队长的艾芙召集了周围的几位队员,准备加入其他护卫队的奔走行列。离开之前,艾芙回头与希洛道别:“三队和五队已经开始维持场内秩序,这里的人手应该够了。我们准备去调查来源,先走一步。”

希洛点头,“我会在这里协助维持秩序,让来客们安全撤退。小心行事。”说罢,祂向艾芙敬了军礼。

艾芙愣了一下。一是因为希洛的军衔高于自己,率先朝自己敬礼似乎不是那么符合礼仪。另外,两人之间以前从未像现在这样,以军人的姿态面对彼此。曾经的希洛过于维护自己,生怕自己沾上哪怕一丁点的危险,甚至不愿意让自己加入军队,保护程度已过分到让艾芙以为自己是祂生前死去的女儿。

所以这个军礼所包含的意义,对艾芙来说太深沉了。她轻轻微笑,回了一礼,随后坚定地离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