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里仅有空白,无喜无悲,无音无相,没有时空,没有概念,虚无渺茫到仿佛连意识本身也不复存在。但是这片空白却又像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光芒,占据了所有的一切,除了这光芒之外,什么也没有。

忽然之间,深沉的暗蓝色现形,原本那空白的光芒消散了。意识里终于有了东西,不再如先前那样虚幻,取而代之的是茫然。以那深蓝为奇点延伸开去,知识用很缓慢的速度从大脑深处涌现上来,意识才勉强察觉到自己的存在。祂忽然便能听见四周的机械正不停忙碌,输液管、呼吸器、固定器等械具正有条不紊地从身上被卸下。祂的意识还不是很清醒,无法估算时间,但能感受到过了好一会儿,机械的声音才终于停下,四周安静了。

静谧只持续了几秒,一个机械女声在室内幽然响起:“您好,继承人希洛维尔德,向您传达来自前文明的问候。”女声很柔和,带着恰到好处的盈盈笑意,应该能算得上是服务业的顶尖水准,但希洛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这声音非常空洞,那句问候听起来也丝毫没有暖意。

女声顿了几秒,像是特地给希洛留出了思考的余地,但后者显然还没意识到那句问候的真正含义,于是提前录制好的声音继续引导祂:“根据本系统的最大分辨率所检测出的结果,目前,除了您与另一位继承人以外,包括先任守护者在内,世界范围内的生物已经灭绝。您作为先任选定的继承人,在文明毁灭前夕被送入此冬眠舱。遵循77号协议,检测到外界环境已适宜生命的出现与生存,判定适当的时机已到,将您从冬眠中唤醒。现在距离前文明毁灭,已经过去了4294967295年。”

那一长串数字是女声逐个念出的,没有使用单位,机器风味十足,所以希洛也没能反应过来那究竟是多少年,祂只是茫然地聆听,尽力让自己刚刚复苏的思维跟上女声的节奏。女声的录制者似乎没有料到希洛的反应会这么慢,很快就又让女声继续了:“根据79号协议,先任守护者已被确认死亡,您已继承其身份与使命。守护者希洛维尔德,您的使命有三:一是在世界范围内搜寻生命痕迹,二是在找到生命痕迹后扶持其成长为文明,三是将前文明——即人类文明,传承下去。”

那三条使命在祂脑海里不住回响着,希洛终于捕捉到了这些话语中的蛛丝马迹。祂还在努力思考时,女声说了最后一句话:“引导语播放完毕,前文明祝您好运。”四周又静下来了。

希洛终于可以好好思考一番了。那片打破了空白的深蓝是舱室的天花板,原本应该是白色的,但室内的灯光没有亮起,冬眠舱又深处地底,室内仅有的光源是自己身旁的这些器械,它们的指示灯泛着幽幽的蓝色,所以天花板看起来才会是深蓝色。

理解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希洛便开始回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祂最近的记忆是脖颈处传来的刺痛,当时祂用最快的速度意识到自己被注射了麻醉剂,但还是为时已晚,随后就在模糊的意识里看着某人把自己抬进冬眠舱,接下来……便是长久的空白,直到刚才为止。

再往前,是自己应某人的要求,穿过长长的走廊,见到了通向地下的螺旋楼梯,然后从楼梯开始处的平台上一跃而下,落在大概有几百米深的平地上——自己背生双翼,有飞行的能力,所以很安全;但是,那时的自己身上已经负了些刀剑之伤。跟着,自己又穿过了长长的走廊——因为很着急,所以这次是飞过去的——终于来到了这个冬眠舱室里。

继续往前回想,是充满血腥与焦气的战场,以及令人心生绝望的灰霾天空——那是一场毫无胜算的战争。

终于,希洛彻底想起了一切,在同一瞬间理解了自己所处的境地,也逐渐明白女声刚才的那番话语绝非某种玩笑,而且带有过于沉重的分量。脑海里如同被丢入了一颗炸弹似的,掀起了滔天巨浪,恐惧的麻意蔓延上祂的背脊。祂费力地挪动自己不听使唤的躯体,终于坐起身来,看到身侧的一块操作面板,按下了上边唯一在黑暗中亮着的按钮。

“您好,继承人希洛维尔德,向您传达来自前文明的问候。”

引导语被重播了一遍。希洛听完了,过了几秒,祂又按下了按钮。女声一直在微笑着,淋漓尽致地展现自己的人文关怀,但每重复一次,希洛的恐惧就加深一层,声音听起来也就更空洞一分。这个鬼使神差的过程重复到希洛把引导语完全背下来了,接着又重复了好几遍之后才罢休。

器械指示灯安静地散发着暗淡的幽蓝光芒,似乎让这个本就很冷的半球型暗室更冷了。希洛盯着它们,放弃了控制身体的努力,背部“哐”地一下撞在冰冷的金属板上,随后祂便不再动弹了。沉睡了如此之久的时间,这具身体连发抖都做不到,只有牙齿在轻轻打颤。祂不敢思考更多,只让引导语在祂脑海里不停回响,直到祂注意到这句话:“除了您与另一位继承人以外,包括先任守护者在内,世界范围内的生物已经灭绝。”

另一个继承人……

祂费力地试图起身,结果颤巍巍地从床上摔了下来,疼痛与不适却丝毫没减少祂心底的狂热期待。祂曾是无神论者,此刻却在疯狂地向神祈祷——那个继承人一定要是她!

祂摸索着站了起来,扶着墙走到记忆里的出口处。好在感应系统没有损坏,否则祂现在的状况可无法自行打开那两扇紧闭的金属门。金属门背后是长达几百米的走廊,尽头处有微光传来。希洛现在连身体都控制不好,更无法使用力量来飞行,只能勉强行走。祂单单倚仗着那股期待,缓缓地走完了这条走廊,身体机能也在运动中以极慢的速度恢复起来。

走廊的尽头是一间圆形大厅,高有几百米,一盏盏暖色灯光沿壁盘旋而上,照亮前往地表的螺旋阶梯。希洛没有上前,只是向右转去,果不其然地见到了另一个入口。祂扶着墙壁,用尽量快的步伐向内走去。幽深的长廊里只有脚步声在回响,希洛把满心的希望全都寄托在终点的冬眠舱上,而越是靠近终点,祂心底的期待就愈发高涨,期望可能落空的恐惧感也随之加深。

等到祂终于走到尽头,见到的却只有大开的金属门扉与无人的舱室内部。

希洛只是稍微失望了一下,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这里的舱室内亮着白色的灯光,各式仪器摆放整齐,与自己那间凌乱而黑暗的舱室截然不同。可能是自己的舱室在长久沉睡中的某时遭到了破坏,而这里的舱室完好无损,所以另一个继承人比自己先醒来了。如果是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独自醒来,也一定会先出去看看的。

但,如果另一个继承人是她……为什么她不先来唤醒自己?

希洛不敢多想,只管给自己定了下一个目标:到地表去。也许她就在那里呢?

身体机能在先前的一系列活动中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普通的行动应该都没有问题,回到大厅时,希洛心中对于走完这几百米高的螺旋阶梯已有了底。祂还无法走得很快,中途停下歇息了几次,费了好一番功夫后,总算走上了顶端。穿过最后的走廊,祂终于来到通向地表的出口处。

踏上土黄色的坚实大地,希洛环顾四周,整个世界都蒙在一层灰蒙蒙的色调里:雾霾令视野变得白茫茫的,目力所及之处不见绿意,向上也窥不见白昼时应有的蔚蓝天空。

也全然不见人影。

这并不意味着继承人不是她,两者之间完全没有任何逻辑联系,但希洛还是难以自制地被失落击倒,酸麻的恐惧感如涌泉般溢满胸腔,几乎让祂站不稳了。意识到了这一点后,祂努力定了定神,长期在战争中摸爬滚打的经历让祂稍许冷静下来了一些。

祂决定还是要先在周围搜索一番再作定论。无论对方是谁,在这样的末世里,至少两人得先汇合,对方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如果周围还是搜索不到,那就在附近留下些记号,接着自己回到这里来等待便可。只要对方还是个正常人,应该都能找到自己。即使那不是她,自己至少不是一个人,至少不会这样孤独。

打定主意后,新的目标让恐惧感收敛了一些。希洛下定决心,迈出了第一步。

“你……”

祂在听到声音的那一瞬间就转向了声音的来源,只见到不远处的灰霾里有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那是她吗?但那个声音却不像她……为了确认,祂应该走上前去看看的,而且是越快越好,但祂反而钉在了原地,不敢向前走哪怕一步。

对方于是走了过来,身形随着距离的缩短,逐渐由模糊转为清晰。

希洛倒抽一口凉气。

……是她!

到了能够看清彼此的距离时,对方跑了过来,几乎是扑到希洛身上的,希洛也张开双手来迎接她。

希洛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但真正到了这时,激动让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如果不是祂极力抑制自己,此刻已经要落下泪来了。最后, “……艾芙。”祂张口呼唤她的名字,却只发出了几个破碎的音节。

怀中人笑了,“我们还没法说话,太久没发过声了。”她虽然能说出完整的句子,声音却也沙哑不堪。“不过,我们可以多说说话,总是能恢复的。”

希洛正强忍着哽咽,此刻又因艾芙的话而微笑起来。他们放开彼此,面对面地站立,互相凝视着。艾芙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我想,你明白现在的处境了,是吗?”

希洛也收敛起笑意,点了点头。重逢的喜悦固然甜蜜,但近在咫尺的未来过于沉重,即使是爱之欢愉也难以与其抗衡。

艾芙轻叹一声,开始了对未来的讨论:“引导语告诉我,地表上已经有高等植物出现了。”

希洛立即疑惑地摇了摇头。之后两人努力尝试了多次,才终于完成了情报的交换。

“引导语告诉你,那场战争已经过去了4294967295年?”艾芙问道。希洛在听了许多次之后才勉强背下那串数字,艾芙却只在听自己磕磕碰碰念过一遍之后就记住了,那惊人的记忆力令希洛惊讶不已。艾芙似乎察觉到祂在想什么,很快便给出了解释:“这个数字很特别,是二的三十二次方减一,与程序的内部机制有关……具体的我也不了解,只是从前读书时略知一二,总之,如果程序给了你这个数字,有可能是年份已经超过了这个数字,但数据无法记录;也有可能是实际上没有到,但程序出了问题。除非的的确确恰好是这个数字,否则就是不准确的。我的引导语告诉我,时间记录程序出了问题,所以我认为更可能是第二个原因。况且,如果真的过去了42亿年,太阳应该开始坍缩了,这里……比较靠近赤道,应该会很热。”

实际上,希洛并没有感受到气温有明显的过高,但祂也有一个猜想。多亏先前交换情报时所做的尝试,祂勉强能说出艾芙可以理解的话来了:“有没有可能……太阳的确已经开始坍缩,地球温度也升高了,但地球正遇上冰期呢?”

艾芙轻轻皱眉,“我不知道,我读的书还不够多,这方面的知识也不怎么了解……看来,我们得先去找到图书馆。”

提到图书馆,两人能联想到的便是莫斯缇拉。那是一座由前守护者管理的巨大图书馆,据称藏有世间所能搜集到的一切书籍。莫斯缇拉的管理机制很特别,运用了前文明之前的古文明科技,几乎可以视为独立于此空间的另一处空间,在前文明经历浩劫时,它多半也能够保留下来。

希洛同意艾芙的想法,“无论要做什么,我们都会需要很多知识,以图书馆为据点会很方便。”

“那我们就出发吧。”艾芙按照记忆确认了一下方向,牵着希洛的手往前走去。“刚才的讨论让我觉得,那些引导语一点都不可靠,我已经在附近见过绿叶植物了。不过这些我们都可以在路上说,你能飞吗?”

“抱歉,我还不行……”

“没关系,”艾芙回头,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我们有的就是时间。已经……不会再有什么东西追着我们了,对吗?”


最近突然开的脑洞,但是写着写着又开始偏离自己想要表达的氛围了,组织语言与情节对我来说也很困难_(:3_|/_)_啊……总之是自娱自乐的产物,多半也一如既往的不会有人看,随缘更新吧。本人知识水平有限,文中出现的种种推论都很有可能是错的,请小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