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前段时间经常打不开这里,偶尔打开也显示elacg.net下没有这个网站,我就以为这里被关闭了。今天突然很想找一个博客吐点东西,打开以前在wix建到一半的页面,还循着JM的博客(叫做JaneMere’s Castle,真棒啊)找到FC2等等地方,最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地址栏输入了这个网址,居然打开了……一直以来确实有不停收到提示更新的邮件,不过具体是什么情况大概需要去咨询一下才能弄清楚。这里原本就是别人出于好心而免费提供的地方(*),突然想收回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所以能用多久就用多久吧,我会注意备份,如果挂了的话备选应该就是FC2了……稍微瞅了几眼,感觉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不过似乎需要翻墙可见。

比起微博和LOFTER,我果然还是更喜欢博客这样的形式。以前的百度空间没有了,新浪博客现在也充满了乱七八糟的广告,去年试着开了个博客大巴,不过存储容量似乎相当有限,而且刚刚才发现那里由于种种不可言说的原因被暂时关闭了……这里还在、我还能自由自在地说话,真是太好了。而且这个地方很微妙,处在一种“毫无遮拦的隐藏状态”,即没有人知道这里,但随时有可能从某个地方找到这里来,很能完美契合我对于这些偶尔吐露的话能“不被熟人看见,但又不会完全不被看见”的要求。我知道这很复杂,其背后的心理也很复杂,不过这样暂且是让我满意的。


学业近况

前情提要扯完了,接下来正式扯一下想吐的东西吧。

我决定要考研了,考在本校的生物信息学,随后读研期间准备出国,毕业后到荷兰去读博,大概是认知科学方面。会作出这个决定是因为JaneMere,也就是上文提到的JM,我现在十分憧憬她,她就是一位在荷兰读认知科学Ph.D的学生,同时她的绘画也很厉害,但这只是她的兴趣爱好与副业而已。她打破了我之前“科研与绘画只能择其一”的成见,虽然她的成功有相当一大部分是由于她个人的素质,不过我还是想试着努力一下,看看自己能不能也成为那样的人。

这或许很难,我不确定……JM是浙大毕业的,我和她相比差远了,但是如果只待在自己的舒适区内、拒绝去做自己很难做到/需要付出一定努力才能做到的事,那我就永远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不会有所改变。我不想再继续做现在这个自己了,所以我要改变……

特别对于我这样的差生来说,其实压力很大。我现在开始准备考研,时间所剩无几,期间我还得兼顾秋季学期的学习与考试,一旦挂科我就不用继续准备考研了,而是做好延毕的心理准备(或许那样才更轻松)。另外,我还必须刷掉几门挂科的学分(成绩至少达到78,部分三刷的课成绩要更高),否则即使能够毕业,我也拿不到学士学位。然而,既然要考研,就得准备联系老师,那位老师在我上学期应用生物信息学课上见过,他很欢迎大家报考信息学,但也说过“毕不了业的就算了”,所以我现在不是很敢去联系……

情况很复杂。另外,我这一切的打算实际上倒不是特别着重于科研,而是想要出国去独自住个几年、增广眼界。姑姑之前问过我,读研还是要选择生物吗?其实要论兴趣,绘画还是排在首位,这也是我现在纠结的地方。我真的想在生物这条路上走下去吗?还是说现在回头准备深入学习绘画才更好?究竟哪条路才是对的?

我怎么可能在走过之前就知道哪条路是对的?只能挑选一条路走下去而已,然后顺其自然,到了某个节点再考虑接下来要往哪个方向走。现在我只能这样考虑。因为选择的关系,我最近又开始战战兢兢、不肯行动了,母亲看得出我心情不好,但我没告诉她为什么。她只能鼓励我,并且无论我说什么都表示支持,除此之外她什么都做不到,既不能帮我做正确的决定,也没有真正让我去做想做的事的实力。这不是责怪家人,这只是事实,我也没什么不满的。只是那样的口头鼓励没有什么用,有时只让我觉得厌烦,包括一些其他人的评论也是。这也是我选择把话吐在熟人看不见的地方的原因之一,有时出于礼仪或者同情心等复杂的因素,他们会评论“摸摸”、“加油!”之类的回复,但这些话语没有用处,且当我真正失落的时候,我真的没有维持这种礼仪的力气。

总而言之,作为结果就是:我又想逃了。然后我去JM的ask里翻找,试着让自己振作,然后找到了她的时间管理方法以及一条回答:

她说得没错,逃避只会让自己陷入更惨的境地,除此之外没有用处,至多能体现的大概就是“我之所以输是因为我没有努力,而不是努力了却仍旧失败”吧。但是这又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努力过比因为害怕而逃避要好得多,这个判断很显而易见,我为什么要逃呢?我不知道。我只能从现在开始尝试着不要逃避了。这些年学到的一点就是:哪怕迷茫也不要停下脚步,可以一边走一边思考,但是不要停下,否则自己迟早还是要以更大的代价还掉这段时间因为停下脚步而欠的东西。

我大概就是害怕失败吧。如果这次没考上,我还要再考吗?我可能不会了,毕竟对于生物的热爱终究不如绘画那样,如果这回失败,那么我就普普通通地出去工作挣钱,然后努力培养绘画的能力吧。但是对于科研这件事我还是很憧憬,与其并列的是参军,总觉得这样才是有意义的事。我估计自己忍受不了军队那种“绝对服从命令”和十分严苛的训练,所以放弃了,但是科研……我还有可能能做成,所以还是去试一试吧。哪怕失败了,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绘画与创作

最近收了几部战乙女和姬骑士,相当不满意这个剧情(里番当然就是要看剧情和音乐啊!),然后想起来自己其实就是因为这样看不到理想中的作品,所以才决定创作的。我真正想做的东西,如果能做出来,可能是一部里番吧……倒不是冲着里番去做的,但是内容自然而然地就包括了一些里番元素的样子。

我想表现那种死亡、色情与腐烂,极致的痛苦与极致的快感相连,苦行带、铁处女与交媾,在末日来临之时相拥,白蛆爬满红色肉糜,其下是森森白骨……类似这样的东西。曾经有过想画Ave的九相图的想法,最终因为画技还不够暂时搁置了,而Shyroe这个角色甚至最初创造出来就是为了被蹂躏,hmm……我的恶趣味啊。

近两年很热衷于画天使,是觉得那种圣洁之下的腐朽也很美丽,白色花朵下的变形尸体,无论如何被折磨都不会死去的天使等等。遗憾的是我根本就没能画出来,似乎让人感觉到的最多只有两位天使与音乐的联系吧。

我想往那些方向努力,P站的一张八云紫的同人(似乎被原作者删除了……找到一张外链,似乎还是个R18网站……)就深深戳中了我,auge的作品虽然残暴,但也能感觉到里面有我想表达的影子,而且画工好扎实。总之,这些好像才是我想画的东西,不过近年已经迷失在众多信息与想法里,所以想不起来要表达什么了。现在想起来了也好,就看自己接下来如何了。残念的是,准备考研的话恐怕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练习画画,我预想中下半年甚至不准备开板子……虽然我的预想往往偏离实际。我相信无论何时开始努力都不晚!所以现在就暂时先放下吧。


其他杂事

最近会去菲律宾玩几天,其实我还蛮焦虑的,“啊呀复习考研都来不及了还出去玩?!”不过这事已经定了,去一去也好……

20号会和乌鸦及蛋疼去Whiskey L,实际上我并不会喝酒,只是有时会点鸡尾酒喝,不过听乌鸦的介绍,门票200元,附赠一瓶价格远超200的威士忌,除此之外还可以现场免费品尝百余种威士忌、观摩调酒比赛(去年的活动照片里还有E.P.I.C.)、DJ表演等等,真是超级划算!所以我就决定去了,选择的赠酒是酒评看起来很棒的格兰杰,虽然我觉得酒评这东西可能和香评差不多……总之去尝试一下吧。

大概吐完了。

P.S. 刚才标签编辑失误,导致最后一整段全是h2的效果hhhhhhh吓死我了

(*)2017.8.7 咨询了一下朋友这个网站可以存在多久,回答是“永久”,感动了;_;不过世事难料,说不定哪天服务器会出问题,或者战争突然爆发之类的(如果是那样根本就没有闲暇搞博客这种东西了吧),总之很感谢朋友的好意,除此之外就看缘分了B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