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了?”艾芙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希洛有些惊异地看向她,“什么?”

“嗯……刚才和公主说完话后开始,你就一直沉默着。是不是因为她的话伤到你了?”

“不是,说我是男人婆完全不会让我生气。”希洛轻轻笑了一下,又发出一声微不足道的叹息,“……她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人?”艾芙不知怎么的紧张了起来,原本只是在心中想想的三个字也冲动地脱口而出。意识到自己问了什么之后,她屏息凝神地等待。

“那个人和公主在某些方面很像。”希洛眺望着被暮色笼罩的城市,她的侧颜映着些许残阳,银色发丝在晚风中轻盈地飞舞。“她也像这样为了迎合父母的期望、为了强大而努力,有时候我都觉得她努力过头了,时常显得很疲惫。一昧地认为自己做得还不够,我却认为她已经做得很好了。我很敬佩她,也很向往那样的人。”

“原来你也会有向往的人。”艾芙艰难地笑着开口,暗自庆幸希洛没有在看自己。“真令人好奇啊……她现在在哪里呢?”

“去世了。”

风已离去,银丝缓缓落下,披落在希洛的肩背上。四周静得出奇,只有远方灯火通明的街道上传来的声响。

艾芙楞了一下,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作为才好,“我……抱歉,我不应该问的。”

“没关系。”希洛低下头,对艾芙微笑道:“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虽然那句话说得风轻云淡,金色的眸子还是一如既往地令人看不透。这时,一个莫名的猜想突然出现在艾芙脑袋里,她不由得开口问道:“我……突然想到了……”

“嗯?什么?”

“难道说,你之所以收养我,是因为我是那个人的后代……女儿吗?”

希洛没有反应。正当艾芙以为她默认了的时候,她突然大笑起来,几乎到了捧腹的程度。

“唔……我猜错了吗?”艾芙觉得脸颊发烫。“可是就算猜错,也没有……那么好笑……吧……”

希洛好不容易让自己的气息平复下来,脸上还残存着大笑过后的痕迹,语调也变的轻快起来,“抱歉,只是一些奇妙的错误——不,该说是荒诞——会使事情变得异常有趣……你不是她的女儿。”

“荒诞?”艾芙一脸茫然,“但是,我还是猜不到你究竟为何要收我当侍从,我明明这么普通,没有理由——”

“你才不普通,别总是看低自己,所以我才说……”希洛顿了顿,“也不用想得很复杂,其实理由很简单,但不想起来又如何?你一样可以继续作为守护者生存下去,不是吗?”轻快的语调逐渐消退,再次回到了平时那样沉稳的声音,“你比外表看起来更加成熟,所以我想你应该明白……真相不一定意味着好结局,有时还是不要刨根问底为妙。”

艾芙叹息,“我很在意。”其实是非常在意关于“那个人”的事,但她终究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出口。

希洛有些无奈地笑了,“对不起,我完全没想到这个问题竟然会令你困扰,早知如此我便不会让它演变成目前的状况了。这样说吧……我不希望你去追根溯源。”

此话一出,艾芙的心便逐渐沉了下去。

希洛的声音继续在头顶响起:“我希望你能利用我所拥有的东西,不用那么辛苦地活下去……只要快乐地活着就好。”

“如果不知道缘由的话……我不会快乐的。”艾芙不自觉地加重了语气,“只满足于表象和现状,却不去探究深层,结果对深层正在发生的一切与未来都一无所知,这怎么可能安心得下来?”

艾芙的严肃似乎出乎希洛的预料,素来冷静的眼神明显慌乱了起来。见到那样的神情,艾芙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言重了,“抱歉,我不是……”

“……我能理解你的意思。不用道歉,确实是我自作主张。”希洛低垂着眼帘,目光回到下方的城镇上。“但是我找不到更好的方法了,所以只能这么做。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你什么都没做错……”

希洛望向艾芙的眼神让她的话尾变得不自信。那是鲜少会在人前露出的表情,脆弱到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散。艾芙开始在心底责备自己。


整理电脑里的存档。零零碎碎地写了很多小片段,不过真的都很碎,所以慢慢整理吧。有一些自己读着也会觉得有趣,不过更多的则是自己读着觉得很尴尬的orz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