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修改于2017.12.30】

首先把这一个月左右的期间所经历的两个节日过了吧。

【Thanksgiving】

这篇日志实际上是从感恩节开始陆续起草的,已经过了很久,所以感恩这部分就作为2017年的总结来做吧:

感谢父母和各位长辈对我的照顾和提供的各种资源;

感谢各位朋友没有嫌弃我,并带给我互动、不同的知识以及欢乐;

感谢各位给我的作品点赞或者表示支持的人们,真的非常感谢。我虽然说是为了自己的表达而创作,但他人的肯定仍会令我十分欣喜;

感谢这个给了我无忧无虑地成长的机会的世界,这托了很多复杂因素的福,我难以描述清楚,但感激之心不减。我希望之后也能继续保持和平,让我能自由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我的梦想就是能维持生活无虞并做想做的事,然后凭借作品去找到同好。对于全体人类而言,这或许是个自私的梦想,我生下来后、享受了世界给我的恩惠,却只想着满足自己,但我目前仍旧希望自己能够这么做。

【Merry Christmas】

令人期待的圣诞!但是今年也没有圣诞树……并且今年的圣诞节是出于我放弃了考研才换来了玩的机会。连准考证都打印好、到了临出门的当下,我决定躺回床上不去了。心里也是很煎熬和自责的,但实在是没复习,我害怕在那里干坐两小时却什么都写不出来,最后就这样把白卷交给老师……所以我逃了。虽然想狡辩“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做!我上学期有植物学、动物学、无机化学、大学物理等等加起来三十多分的课,但是平均绩点有3.5呢!”可说实在的,大学物理和植物学的老师认识我,给的分偏高,动物学和无机化学的成绩才是我觉得正常的(不过也都过3.0了),整体3.5还是虚高了,3.3左右大概才是真实水平。

现在想来也还是有点难过,虽然上学期的确很忙、压力很大,但我决定要考研是今年上半年的事,如果我能利用暑假好好复习的话,应该也是问题不大的……而我没有。那样真不像我的作风,同时也因为我没能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做些自己不会做的事,结果还是没能改变自己啊。昨天早上我一直在想“你又在逃了吗?这样真的好吗?哪怕考不上,去看看题目也好啊?”最后还是放弃了,等到无论如何奔跑都无法在开考十五分钟内赶到考场的时候,事实上已经无法挽回了,我却还是无法释然。对于之后去找工作倒是没什么想法,现在最难过的是我买教辅书加上报名费已经投了600+进去……而且最后那周我还买了肖四肖八,而我至今没拆封orz我真的是个败家子啊!!!

现在的想法是先顺利毕业、工作几年后再决定是否要深造、往哪个方向深造。毕竟现在的我对JM没有先前那么喜爱了(薄情的人),所以也没有那么想在生物方面读到底。总之……船到桥头自然直吧?如今的我就算不知道往哪里走,也没前几年那样脆弱到倒地不起了。我可以做到的。

所以,利用弃考的时间,周六和春春去了静安寺公园的圣诞集市,周日自己去了手账集市扫荡。今年搬了家,买了烤箱,母亲就做了一顿圣诞大餐给我吃,还算不错,但是不知为何,还是觉得心底没能感受到那种节日氛围。最近才想起来小时候被父母带去过一次圣诞派对,似乎是某个朋友开的小饭店,那天聚了很多人,大都在一楼吃饭打牌。母亲和几位女性带着我跑到没开灯的二楼去,一上楼梯就能看到一颗圣诞树,有人问我要不要,如果要的话就送给我,之后如何了却也不记得了……一楼满地都是气球,那些大人们试图踩破它们,说这是“放鞭炮啦!”但是我很讨厌气球爆开的巨响。最后还有交换礼物的环节,我什么都没给,但不知为何领到了一个小礼物,拆开包装后是一个涂了闪粉的蓝色相框,还嵌了一些贝壳,其实是个还算别致的礼物,但我比较想要别人手里看起来更大盒的,那时又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结果一脸委屈被大人们看出来了,父亲就顺手拉住路过的一个朋友问他拿到了什么,那朋友举起礼物来——是个小房子形状的蜡烛。父亲一把就拿走了,送到我面前来,不过我想要的不是这个。大人们很没辙,母亲对我说“你看小房子蜡烛多可爱呀!不好吗?”最后就抱着这两样礼物回家了。现在想来还真是对不住那位被抢了礼物的叔叔啊……不过人家应该是和父亲关系好到不在意的_(:3_|/_)_

贝壳相框本来是一直放在电视机上的,随着搬家早就消失不见了;小房子蜡烛也早已点完没有了。除了我的记忆以外,什么都没法证明它们的存在,但我真的能保证自己的记忆是绝对正确的吗?如何知道那的确是我经历过的事,而不是某一天我所做的梦呢?最近也在考虑这样的问题。

上图是刚才涂的,没花很多时间,也有很多BUG暂时懒得修了,背景是照片。本来想试着画一画两个人互相拍摄照片的感觉,但是现在累了。

【美观与实用】

最近微博上就少前又展开了一场辩论,有人认为少前越来越萌豚,没有了最初的硬核感;另一些人则觉得女性角色本身才是卖点,这根本没什么。我个人近期也逐渐afk了,昨天发现圣诞活动可以兑换的基地背景还挺好看,说不定还会回头再去打一会儿。afk的原因大概是……怎么说呢,总觉得没那么有趣了?最近在刷的游戏就是口袋动森了,不过也没前段时间的勤快,所以afk大概是我本身的原因居多,与游戏倒没什么关系,在此不表。

RZ今天还发了一条微博吐槽比基尼装甲是不行的,单独的比基尼可以,单独的装甲也可以,但是比基尼装甲就不可以。其实我也是同感,不过我大概没有那么激进到要去批判别人,最多会和朋友私下激烈地吐槽来发泄自己的压力,前段时间某一战法国背景手游的预热宣传时我就干过这事:女性军人角色袒胸露乳(美术的军装设计就如此,而不是不好好穿着衣服),这个……说得严重一点……与其说是女军人,我都怀疑是随军慰安妇了(暴言!但我真的没有侮辱慰安妇的意思,只是想表达那种服装的袒露程度。慰安妇本身是受害者。)……少前在这方面倒是做得还不错,女性NPC的军装就很有气质(虽然是透肉黑丝配高跟靴子,估计脚会在靴子里滑来滑去吧……除了穿着的本人不太舒服以外倒是没什么毛病),这也是当初我喜欢的原因之一。

现实之中,强大一般都伴随着年长与衰老,哪怕头脑再灵活、记忆能力再强大,知识与经验的积累都需要时间,能在少年时就有所成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在游戏之中,将少年人的美丽与活力,和中年人之后才能有的智慧及能力结合,其实也是一种寿命有限、红颜易逝的人类的美好幻想。另外,为了实用性与功能所设计的物品(比如装备等)大都没有那么美观,所以为了美观而牺牲一点实用性也无可厚非,这毕竟只是个游戏,目的是为了让人愉悦。我就经常干这事,比如设定角色的容貌不会衰老;明知靴子会阻碍脚踝的活动、繁复的服装不适宜运动,但我很喜欢那些美丽的东西,又希望角色足够强大,所以就在一定程度上舍弃了实用性,而选择保留美丽的部分。

量变引起质变,量变到质变之间有一个度的概念(最近从考研政治里学了不少XD),如果“舍弃实用性,保留美丽”这个行为做得太多、过了度,就会变成完全的华而不实。就像RZ吐槽的比基尼装甲一样,说实在的,正常人都能看出来这大片裸露的肌肉骨骼完全抵挡不了任何攻击,已经失去作为装甲的意义(过度)了,所以针对这一点吐槽也是人之常情。而另一边认为“正常人都知道,但是我们根本无所谓,就你多嘴”的人们,实际上大概是对别人干涉自己的爱好感到不爽,并开始为了反驳而反驳。对于“华而不实”这种普遍存在各种作品里的现象,人们有批判的资格,也可以选择无视之并乐在其中,这其中也只是接受“度”的问题。毕竟,把工业实用与艺术之美不用花太多力气就能结合起来,并且结合产物是一件融合了两者优势的新物品(设定上而言,并非常识而言),这件事在目前也只有虚拟作品中能够做到了,既然如此何不好好利用呢?

当然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硬核”一点的作品,这是口味和喜好问题。

【瑟琴文学】

虽然本站是个人自己建设的,不像其他平台那样有审核制度,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自主规制一下吧。

罗严塔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文章,评估了我国网络瑟琴文学现状中,男性向作品和女性向作品的不同。男性向作品很简单粗暴,直奔【自主规制】的主题而去,并且其中的女性角色只是一个模板化的形象,没有自己的个性与人格(可以说基本不是一个人了,只是个贴了标签的发泄欲望的对象而已);女性向作品则包含更多情感,主角的交尾行为基本都是出于爱,并且有意规避对于器官的直接描写,更有甚者尝试在作品中加入更深的内含与意义。

就我个人涉猎到的作品来看(并不多),事实确实如此。不仅是我国的网络瑟琴文学,日本的里番也有这种模板化,例如姬骑士与战乙女系列,主角最初是一位有理想的战士,但结果总是很快就彻底堕落到肉欲里,成为一个肉人偶了。黑兽系列其实也是如此,核心理念就是“凌辱高贵贞洁的女性”,因为制作精良所以被传为神作,但就剧情来看结果还是和前两者一样。个人来说,这样的剧情真是无聊……更希望看到无论被如何折磨都不泯灭的坚毅目光,更进一步的话甚至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逃出生天、最终反杀,不过这大概就是另一种类型的作品了。仔细一想,如果在“男性向里番”作品里设置女主最终反杀了凌辱自己的男主,那各位先前看的正爽的男观众到了结局怕是像吃了屎一样的难受吧,毕竟代入感应该在动画中的施暴者身上。我不否认人可以被折磨到丧失一切理智,不过我认为那绝对不是单单凭借性快感能做到的,还需要极端疼痛与精神错乱才行,但是在那些作品里加入疼痛就又过度了,大多数人应该都喜欢无痛的东西吧。

战乙女十人姐妹那部的世界观与氛围我还挺喜欢,结果却剧情交代得不明不白就烂尾了,ED倒是挺好听啦……大概我所期望的是“性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同时也包含了内涵与剧情”的作品,而不是里番这样的发泄物吧。但是我期望的作品该到哪里去找呢?

回到我国网络瑟琴文学上来。以前也接触过一部《女神受难》,应该算是男性向作品,奇幻世界背景,有神族、魔族、精灵的存在,神族与魔族都是扶她。魔族捕获了月神,并对她和战俘们(天使)进行凌辱。斗天使长在月神殿自责没能保护月神的时候,花神前来迷惑了她,并将她献给身陷牢狱千年的魔将,这时斗天使长才知道花神早已自甘堕落,成为魔将的手下,但自身已无处可逃。因为月神的失踪,月亮不再升起,世界陷入混乱,而魔族则借助月神的精【自主规制】造出了强大的人偶小夜,似乎正在酝酿着什么阴谋。另一方面,被困的魔将似乎也是计划的一部分,在她进行安乐死后,花神奉命带着自己酿的花酒前往战神的居所,迷惑了战神。阴谋与混乱齐聚,在这大战前夕的时分,作品结束了。好难过!!!好想知道后续剧情啊!!!

另一部则不记得名字,只记得主角是个废柴,有个名叫艾缇丝的妹妹。因为哥哥太废柴,艾缇丝经常辱骂、踢打他,终于有一天主角无法忍受,强【自主规制】了艾缇丝,并且之后又进行了多次。对于艾缇丝的描写个人觉得还是不错的,结果艾缇丝怀孕了,被母亲带着踏上了前往教会的旅程,主角则被驱逐进森林。到这里就又没了!!!好想知道后续剧情啦!!!!

除了表达自己的遗憾,另外想说的就是男性向也有好作品,不过现状如罗严塔所说的那样,劣币驱逐良币,并且本身就没有一个产业与正常的市场,现状如何会改善呢?分级制度除了会动到部分利益问题,还有群众基础在,部分观念守旧的家长是不同意让瑟琴作品出现在大家看得见的市场之中的,他们甚至连青少年性教育都不同意。所以大概短期之内这个问题还无解,只能是民不举官不究的灰色地带里徘徊吧……(虽然感觉近几年官有在究的样子)

【2017->2018】

SNS上突然流行起发自己18岁时的照片,我原本是习惯性无视的,后来又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年龄,发觉是14年的事,就决定打开照片的文件夹瞅瞅,还真找到三张能发的(实际上也就只找到这三张有我的照片了)。那年我开始沉迷洋装,剪了现在这个发型,虽然还不会戴隐形眼镜和化妆,却也难得有了些好照片。发出去的同时也终于觉得,自己像个有过去的人了,原来觉得自己积淀太少还是年龄太年轻的缘故啊……不过比我更年轻的大有人在,比如Tiki那样“我没有18岁的照片是因为我还没到18岁”,我真是老了XDD

对于装扮这件事,我的观念也在变化。就像上文关于比基尼与装甲的论述,个人觉得实用便携的服装与美丽繁复之间必然有取舍,洋装就是完全走向美丽、彻底放弃便捷的一种。我虽然喜欢,现在却不爱亲自去穿。不知该如何描述这种想法……灾难片或者惨案现场照片之中,每当看到落在地上的一只高跟鞋、衣衫凌乱地躺倒在地上的女人,就觉得她们之前的体面与美丽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当然不是说她们不好,我很喜欢欣赏精心打扮的美人,但当这样的美人遇到灾难的时候,精致的外表只会妨碍她们的逃生,有种本末倒置的错乱感。许多关于未来的作品中,对人类服装的描述都是紧身连体衣之类的款式,精简至极、功能强大,但我又非常抵触……在这方面我真是很矛盾。

我个人近年是不想把自己打扮得优雅美丽,而是比较喜欢帅气低调的感觉,但自己看中的衣服都是比较夸张的(我只知道欣赏衣服本身,不会去考虑穿在自己身上究竟是什么效果,可以说是不太会选衣服),衣服本身是很好看,但一上身就衬得人往优雅的方向走……我并不想要这样,有点难过。明年我决定要投入优衣库和各种日常服装的怀抱了,洋装方面想出一点衣服,但是有些麻烦,再考虑吧。

如果说前两年还能做做画师总结的话,今年就是真的彻底填不出来了……文章也没写几篇,真的是很颓废的一年。但学业上来说反倒能算是朝气蓬勃的一年,一切都还算顺利。人的精力真是有限啊。看着满微博的2017总结,就感到非常的心虚orz……最近的状态也的确不太对劲,又开始无所事事不想干活,因为活没干完而焦虑了,但实际上一旦着手去做,只会觉得自己真的有在解决问题,反而非常开心。即使如此,“下手去做”仍然是一个很难跨过的坎,真奇怪啊……

用类似的事来做比较:不打针的话病就不会好,虽然会痛一下,可是痛过之后才会恢复健康,而且也会舒缓许多。以前在某处看到过这样一句话:“破蛹是很痛的,但是不痛一下的话,终究是飞不起来的。”初中一位同学在周记里写的感慨也很好,老师在课堂上读给大家听,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外婆做了好吃的红烧肉,肉炖得酥烂酥烂,可即使如此,放进嘴里之后,不嚼一下也是咽不下去的。

一感到痛就觉得这件事不对、不该去做,这种想法是只注意表面的典型。见到恶人落魄时的狼狈模样就心软,却不去想想他之前的所作所为,这种圣母心也是如此。现在也有一种挑取历史事件中“疼痛”的那部分出来放大,以此证明那件历史事件是错误的论调,但为什么痛就是不对的?他们会痛的历史条件和根本原因是什么?一旦会痛就不去做,觉得人就该舒舒服服地过一辈子,这怎么可能?想想就该知道,人类这一路走过来,前进的路上必然是有疼痛的,我们也还没到能够保证自己不痛也能走下去的程度。

关于这些,我还是得多读书才能想明白。今年也没有读几本书,多少都开了头却都没有读完,很忙是一个原因,但最近空闲下来了也没什么读书的动力。这个状态真的不行,得尽快纠正过来。最近沉迷军武次位面,还是觉得军事真帅啊……我就是又喜欢洋装又喜欢军装!!!

对明年的期望是学业方面顺利毕业,过英语六级,开始工作。买微单,买便当盒并学习做菜,去公园野餐和水彩写生。买圣诞树。

创作方面的主要计划是完成圣子与骑士的漫画,阅读为了创作失乐园篇所需要的书目。

本想去跨个年的,但母亲近两天都要上班,我自己身上没钱(今年也是月光族orz),所以大概就是在家里发霉吧……

最后,标题就是我所想表达的:道行き,来源于Fiction Junction的一首歌《みちゆき》(也就是上面那首,如果插件有显示出来的话),仍旧是梶浦由记的作品,令我爱不释手。无论有多么绝望与不可能,都要朝着心之所向走下去,直到尽头为止,哪怕抵达不到也无所谓。大概是这种感觉,战士的结局也要战死为好。虽然我也想像歌词那样是两个人一起相依着,在绝望中互相扶持着前进,不过目前为止也还是一个人。所以2018年希望能交到一个女朋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