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主要是总结了一下前段时间的思考与讨论。最近身体状况不佳,也处于生涯交替的迷茫停滞时期,似乎没有什么想表达的东西……

上周(本文自7月3日开始起稿)去秋的公司做了三天兼职,深受帝国开发部各位程序员的作风渲染,觉得有条不紊、井然有序、简洁与功能至上的风格真是太棒了,因此找到了努力的方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能独居并过好日子的酷酷的人,也就是前段时间十分沉迷的Cool Nerd!这是Shyroe方面的特质,怎么感觉自己越来越接近自己憧憬的人了orz之前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对于喜欢的人,我只想去占有,不满足于止步远观。对于喜欢的东西,我也会想去拥有。因此,我总是试图让自己拥有那些我所喜欢的特质,这样一来,我就会逐渐成为自己喜欢的人……?但是这并不是我的本意,我想成为的是能使我憧憬之人喜欢的人,也即希望自己能被他们所爱。如此看来,我大概不是很分得清憧憬、喜欢、想成为这三者的界限。

总之,为了自己憧憬的未来,这两天我做的事是(让爸爸帮着)买了东芝的移动硬盘和(自己买了)惠普的一个超酷U盘,准备以此来备份作品并重装电脑,让一切都变得清爽起来。我还在自己的印象笔记里建立了一本新的名为Mind Palace的笔记本,专门存储平时产生的零碎想法,到了一定量或时间就整理成文章发布于Inner Voice。当然我知道这些表面功夫是无法造成深层次的改变的……还在努力中!

(截止到文章发布的8月2日,电脑重装工程依旧停滞中D:)

【疏离】

经过与他人的交流,我发现自己对于别人是比较疏离的。究其原因,可能是小时候有种谜一样的“既然最终大家总是会因为生离死别而分开,那干脆一开始就不要靠得很近,那样分开时就不会难过了”的想法比较根深蒂固。虽然很中二,但好像我内心深处真的是这样想的,也能解释为什么我对很多事情没兴趣……

和远山老师聊天途中,我顺便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想法:自己以外的人都是争夺资源的敌人。资源(小到食物和工作岗位,大到土地)是有限的,大家争着抢同一块蛋糕,所以自己以外的人当然是越少、越弱越好。现在之所以平和只是因为资源充足,只要条件足够极端,随时可能反目;何况就是这种资源充足的情况,还有犯罪的出现。真正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当然,毕竟现在是文明社会,我们不至于刀剑相向,最多表现为职场竞争和阶级一类的概念,但是到了紧要关头,为了生存下去,人与人之间能转瞬为敌,这点绝不能忘记。然而,只有协作才能完成大项目,独行者能够小有所成,终究成不了大事,“只依赖自己”这种做法也要不得,需要在其中取得平衡点。

前不久,罗雨时发布的一张新作配字为“离于爱者,无惧无怖”,我去搜索了一下,发现它出自《妙色王求法偈》:“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这段话非常符合我的想法。

【创造】

最近发现了Honey Select与VRoid Studio这两个软件。随着科技水平的进步,3D与VR逐渐普及、简单化,面向非专业大众的“傻瓜式操作就能创造你自己的独一无二的角色!”的软件逐渐出现了。这类软件只要做得足够好,基本都能收获成千上万的转发,要说为什么,我认为是每个人都想创造自己心中的角色与故事,就像一直驱动着我前进的这股力量一样。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完美的形象(Animus或Anima),那才是自己的终极追求,现实中的伴侣也很难比过祂。(这个观点与上一段“自己以外都是敌人”相辅相成)

以前画的东西变形到根本不能见人的时候,我也明白自己这种水平是不行的,所以很热衷于纸娃娃:既然自己不行,就用尽各种方法,哪怕是其他人提供的成品来拼凑也好,想把自己脑内的她们表达出来。在看其他人的作品时,如果其中的元素都是我喜欢的,也会有一种“某种幻想被满足了”的感觉,“这部作品无论哪里都很合我的意”。比如说自己心中有个金发赤瞳的女性角色(现在你应该知道她是谁了),一旦看到任何一个与她相似的角色,我就会不顾一切地去追着那部作品看,结果往往会发觉故事和角色都不是自己所期望的模样……正是因为这种不满足,所以我才一直画到今天。

反过来想想,如果有一个什么样的角色都能拼出来的纸娃娃库,我可能也就感到满足而不画了。而且到了那种背景下,人们也不必依靠他人的作品来实现自己的幻想,因为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纸娃娃简单地拼出自己的Animus和Anima,故事创作可能就一点市场都没了。

【家里大吵一架引发的思考】

原本发布在微博上,因为这次事件中我受到了冲击,感想颇丰。后来又觉得“家丑不可外扬”,虽然我不在意这一点,但其他当事人们可能会在意,所以还是在这里悄悄地、简短地总结一下吧。

调解过程中,明显感觉到自己想问题还是不够深入。在听着妈妈和另一位爷爷安慰开导爷爷奶奶时,问题本身仿佛在我面前被逐渐抽丝剥茧,即便如此还是剪不断理还乱。另外,我不能单刀直入直接分析问题,因为最终矛盾会指向问题核心,而这核心根源是目前无法改变或消除的,分析问题反而只会加深矛盾,这行不通。那么有没有什么可以解决当下矛盾的方法?仔细思考还是觉得这根本是死局。

后来奶奶甚至说了非常过分的气话,她以前在气头上时也表达过类似的意思,我觉得这想法可能平时也是有一闪而过的。不说奶奶,甚至连我也有过“如果我得了绝症,临死前或许该……那样他们就能解脱了,恨我也没关系,反正我也死了”的想法(当然这只是随便想想,不一定真做得出来)。

所以看到脑瘫女孩被父亲和爷爷杀死的新闻,我大概有一点理解。一个智力低下、毫无能力的不正常的孩子,这不是用单纯的爱就能包容的。离开你就活不下去,毫无改善希望,你却又不可能真的痛下杀手,因为这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你真的还对他有一丝爱(除非像本次新闻中奶奶查出绝症那样过于绝望的家境,可能真的会导致下杀手)。

脑袋一团乱。每次看到身边的不幸,就会觉得自己的幸运是惭愧的,就像杨绛的《老王》最后:“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者的愧怍。”然而又担心自己的这种愧怍和同情本身就是一种傲慢……这种担心本身也是。

【制度】

这段是更早之前我对于“同人本作为非法出版物被举报”、“耽美作者被审查”和“目前为何无法实行分级制度”的思考,现在看来便觉得有些幼稚了orz作为思考轨迹在这里存个档吧:

我觉得问题还在于现在的这个审核制度,按照目前的法律来看,原创作者的非法出版和部分作品里的“低俗暴力”的确存在,本来能相安无事只是因为民间不举,官也暂时不究,这下有人举报了,因为原本就是违法的,举报者本身没有任何毛病。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脱离,小人依着歪法得志,大家只能干瞪眼并唾骂,没有有效的打击手段。

查了一下,16年有位人大代表提出过实行分级制度,不过显然是没有下文了……

话说回来,我觉得这些作品应该存在,也是出于个人的利益角度。不过我也实在想不明白这种作品哪里能造成危害就是了……不肯执行分级制度的原因大概是有一大部分群众无法接受、维护寻租利益……?群众无法接受的原因又要扯到长时间发展而来的文化与道德因素,相当源远流长……

结论就是短时间内现状难以有所改善。不过对于这次网民与无良媒体网上的战况看来,好像一切改善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也许还可以乐观一点……?

因为很憧憬shilin老师,所以本来也偷偷期望着能有一天画出作品,并效仿她那样自己印刷漫画个人出版的模式,现在看来短期内是无法实现的。其实没法印成书倒也没什么……好吧,还是有点失望_(:з」∠)_

【艺术】

根据热子与我在7月3日的聊天记录整理而来,删去了部分没有深入讨论的(热子提到的杨青青),将语音整理为文本并修改以使之流畅。主要截取了我发表的看法。这是一个不懂艺术之人的一家之言,仅供一笑,欢迎指点与讨论。

热子:你知道邵岩的事儿嘛。就那个用注射器喷写书法。然后被网友喷的事儿

我:看到了

热子:感觉他好惨啊。因为今天看到有人模仿他注射写书法的视频。调侃他。就感觉民众的艺术审美和宽容度还是【】

我:这事吧我觉得两边都有问题

热子:是这样的 他那个表演确实有点 行为艺术哈哈哈哈 但其实有的还挺好看的

我:大家第一眼看那个视频,根本不知道邵岩是谁,而且一开始那几笔真的很不怎么样啊,虽然后面回过来那几个看起来有点意思,结果在前面不怎么样的地方,那里还有后面一个“好!”……那个“好!”特别搞笑,你知道吗。

热子:哈哈哈哈我知道!他妈好精髓啊

我:这个“好”感觉上是这个人只因为对方是大师,所以就吼了“好”,笑死我了。

热子:笑死我了哈哈哈。捧哏

我:不得不说一开始我也不知道邵岩是谁,我看他拿着注射器朝后面的纸射,这个纸还是女徒弟和女学生(猜测)拿着的,当时就有点不太好的联想知道吗……还以为是什么油腻的演出,结果不是的。我现在还没看到往这个方向黑的人,我很意外,这个女拳的兴奋点居然没有人去碰。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人家就是自己搞、没大肆宣扬,那么被喷成这样就有点可怜了。就好像我画了幅画发出去,我知道自己就这水平也没尽心尽力,突然一群人冲过来把我的画转出去“你看这画的什么破玩意儿”,换我是会???的。

我感觉现在喷的这一群人其实已经有一点真的不懂艺术,却以为自己很正义,就在那边狂批判一番。画的那边正好是这样一个很傻逼的表演,大家正好抓到这个很傻逼的时刻,他们自己需要喷点东西,结果就搞了这么一出东西。中间还混着一派“艺术需要超脱、先锋性、具有指导作用”和那一派“艺术一定要及时传达给民众、应该通俗易懂”,这两派人借这个事情在一起吵起来,现在场面异常复杂。

大众肯定是支持通俗易懂的那派。大多数搞艺术的比较小布尔乔亚,会加入维护艺术的先锋性的一派,虽然他们目的不是非常一致,但暂时统一战线,于是打起了混战。

反正我们看戏,吃瓜吃瓜。而且我怎么还没看到有人扯出杜尚的泉?快!吵起来吵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