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惧怕黄昏,因为在黑夜之后总有黎明,因为太阳总会升起来的。”

艾芙疲惫地对他扯出一个牵强的微笑,“你总是这么乐观。”

“乐观的可不是我,而是这现实,”艾隆咧咧嘴,“那就是现实,美好的现实——太阳总会升起,除非它死了,而你我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艾芙首先察觉到了天空的不对劲。她抬头仰望着太阳,着了魔似的一动不动,怔怔地立在原地。

希洛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她的背影。 他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太阳比往常任意时刻都要更亮,而且亮度还在不断增大。他开始感到不安,太阳实在是太亮了,即便是对于自己这双不畏惧光芒的眼睛,他也已经觉得耀眼。

突然,亮度的增长速度加快了起来,阳光越来越令人难以忽视。希洛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尽管他不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潜意识里感到了危险的临近。他低头望向前方不远处,艾芙仍旧没有任何动作。

“……艾芙!”他呼喊着她的名字,向前拼尽全力奔跑,直到抵达她身边。他扶着她的肩强制性地使她转过身来,将她的面庞埋入自己怀中。在这个动作刚刚完成的瞬间,天空中爆发出了一阵极光——目睹了这一刻的希洛只觉得天地间全部都黯然失色,唯有黑色天空中的一轮白日尚拥有着光芒。他的双眼可以直视光,可他还是觉得自己失明了好一阵子。直到后来,他发现不是自己的双目被过于耀眼的强光致盲了,而是没有了光。

黑夜在那之后紧跟着降临,群星在墨色天幕之上闪耀。四周的人家纷纷点起油灯出门查看情况,疑惑的人群很快就在附近三三两两地聚集起来,微弱的议论声仿佛是怕打扰到潜藏在黑夜中的怪物那般小心翼翼。

“我……看不见了。”

正当希洛心中怀有种种揣测时,怀里传来了艾芙的声音。他急忙松开手臂,扶着艾芙的双肩端详着她的面庞,只见两道触目惊心的血泪痕迹。她的双目无神,显然是被强光所伤。

还未待希洛说些什么,艾芙先开了口,“我感觉很不好,希洛……”她向前胡乱地伸出手,抓住了希洛的衣服,“太阳究竟怎么了?”

希洛心底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答案,但是他沉默了。

这是太阳死去的一日。


“太阳不会再升起来了……”

艾隆的双唇颤抖着,激荡的情感已使他无法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艾芙突然便跟着满心慌乱,假如说有什么事能让艾隆产生这样的反应,那一定是比天塌下来还要糟糕的事情。于是她闭口不言,静静地等待着艾隆的下一句解释。

“太阳死了。”

深沉的绝望从他的眸中直射入艾芙心底。她突然觉得自己只是一副无用的驱壳,灵魂早已被恐惧掏空。

漆黑苍穹在他们头顶弥漫,如墨天幕裹挟着极寒,朝着整个世界无言地压下来、压下来。


如果有任何人看到这里的话,我想说的是,这完全不科学。请不要将此篇中对太阳死去的种种现象描写当做是有凭据的科学观点,此篇仅是记录有关世界观设定的一时灵感乍现,仍需深究。

理论上来说太阳在50亿年后会结束作为主序星的寿命而变为红矮星,届时因为越来越剧烈的燃烧,地球上早已没有生物(甚至也许连水也被蒸发干净了)。当太阳成为红矮星时会膨胀,也许地球会被包进红矮星里,也许会徘徊在红矮星的边缘。无论如何,如文中那样在地球上看到太阳的超新星爆发是完全不可能的。没错其实我在这里设置的是超新星爆发,但是这也不科学,超新星爆发也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这就是我进度缓慢的原因:有太多东西需要学习。这些宇宙知识很有趣,更有看似与冷冰冰的物理学毫不相关的浪漫(比如你现在仍然可以接触到宇宙最初的那一束光),但是学习它们仍旧需要时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