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4.22补档】

决定以后也在本站更新一些不会继续深入、但感觉有表达到东西的摸鱼。同样会以本篇这般的合集形式放送。

银针笔画,2020.4.14

银针笔是在铅笔被发明之前的流行画具,需要搭配专用的纸张才能画出来(大概是水彩纸上刷了一层涂料,涂料可以单独买了自己刷),在普通纸张上只能划出很淡的痕迹。涂料在纸张上固定得不是特别牢,画完之后手上和桌上都会沾到白色。画面也会受到涂料平整与否的影响

作画途中,银针笔与纸张摩擦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笔迹可以用磨砂橡皮擦除,但同时也会磨走涂料,所以擦个一两次就画不上去了。

灰色部分是银针笔刚画上去的效果,褐色部分是氧化的效果。原本应该整体慢慢氧化成褐色,但可能是蹭到了我的体温或者手汗,导致部分区域先氧化了。画完之后反光很明显,和铅粉的感觉差不多。

考虑到难以修改的问题,我半临摹半改了一张前段时间画的铅笔图。画完的结论:铅笔真是个伟大的发明。银针笔基本是花钱买罪受,但可以体验一下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是怎么作画的。俺的偶像达芬奇啊,俺有更接近您一点吗?(大雾)

银针笔可以画出特别细的线条,不过根据昨天的体会来说,这种工具似乎还是比较适合画素描。银针笔的颜色不够深,很难做出黑墨水与白纸那种强烈的对比效果,所以可能达不到一些钢笔画的效果。


依偎,2020.10.6

在Castalavia的剧情中,奈瑟和乌鸦有一段共同前往圣庭的旅途。奈瑟是从偏远山村里走出来的年轻祭司,本对世事险恶这一点还没有很好的认知,更何况身为祭司便要扼杀自己心中的矛,只能以温和的方式看待世界。当今的世道并不太平,战争、疾病与饥荒四处横行,他不得不亲眼见证了诸多他本来不敢想象的恶事。即便有骑士乌鸦的保护,他还是动摇得很厉害。

记忆混乱的乌鸦也需要祭司来稳定自己的心智,而身为永生者的她又具有足够的经验来保护奈瑟,也能对他解释诸多事情的来龙去脉。在这段旅途上,两人依偎着彼此。然而,一个是遵守不婚戒律的祭司,另一个是一心求死的永生者,两人同时也小心翼翼地维持着界限。


深海
2021.1.31
宝红200g全棉细纹,水自闲便携毛笔-云游,鲁本斯卡洛琳学院级36色+辉柏嘉24色水溶性彩铅

在桂家大小姐库萝和探索学院的支持下,携涌之杖下水对深海进行探索的奈瑟。其他人正在海面上的船只里,等待着他的归来。

本想用留白液制造海面波纹地光效,但用的过程里感觉留白液超臭、泛黄,而且最后还去不掉,不知道是不是坏了,结果这个波纹效果不太尽如人意。


无花果
2021.5.18
【纸】Fabriano0300g全棉热压细纹
【笔】水自闲便携毛笔-云游+金泥0号纯狼毫
【颜料】鲁本斯卡洛琳学院级+辉柏嘉水溶性彩铅+Copic棕色针管笔

终于把之前买的Fabriano的大张纸裁开了。用和纸胶带固定,结果貌似贴歪了,所以边界也是歪的。

在Castalavia的世界中,树木占了语言中极大的一部分词汇量,相关的文化也相当繁荣。每个人在出生时,会被当地的祭司指定一颗代表了他的树木,于新生儿诞生时种下,于人生中的重要时刻取用,在亡故后砍伐以荫泽后人。

奈瑟的祭司是他的师父。师父在收养奈瑟时,便想好要他继承本地的祭司之位,因此为奈瑟选择的树木也是本地祭司所属的榕属,最终选定了无花果。


Golden Pendant,2021.6.16

“Remember yourself, remember your role / Peer into the golden pendant / Remember yourself, remember again”

听到《Golden Pendant》这段歌词的时候,就感觉狠狠代到了。Castalavia中的乌鸦,便是其他世界的Aphrodia,而最初的Aphrodia诞生自【Project No. 0 Cocoon】这个故事。从那个故事起,我因为觉得她很适合带choker,于是给她画上了这个装饰,而她的choker上从那时起就始终有一颗金色的坠子。无论是从Aphrodia跨越了多个世界角度,还是在Castalavia中的记忆混乱设定的角度来看,这首歌都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启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