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奈瑟按照约定,来到镇上的猎户家门口。大多数人还沉浸在梦乡的结尾,老人们醒得比较早,在屋门口迈着蹒跚的步伐,对鸡群洒下饲料。奈瑟路过时,他们和蔼地与他打招呼。一辆借来的小货车停在猎户门前,年轻的猎人将制好的皮毛货物打包起来,一包接一包地堆上货车。除此之外,也有农家委托他带去一些麻袋装的干菜、瓦罐里的腌制品与红杉木工艺品。见到奈瑟的时候,猎人朝这位祭司行礼,奈瑟则腼腆地告诉他不必如此。货物不算太多,奈瑟在它们之间找到了一个位置坐下,猎人上车,驾驶着马匹离开小镇。

货车驶往附近最大的城镇,猎人要去贩卖镇上产出的货物,奈瑟则前去那里的神庙进行定期的联络与汇报。抵达城外时,太阳已升上地平线,在高大宽广的城墙侧面打上一层蜜色。扛货工聚集在城门口,一有货车前来,他们便上前主动卸货。秋季的清晨凉意袭人,扛货工们身上已经滴下汗珠。他们弯下腰来、猛地将货物扛在肩上,随后直起身板,步伐稳当地朝城内走去。奈瑟与猎户约定了汇合的时间,便与之道别,加入进城的队伍。猎人则留在这里与扛货工商量货物的目的地与价钱。

太阳逐渐升高,斜斜地照在城内,点亮屋顶上鲜红的陶土砖瓦。昨天下过一场大雨,街道被冲刷得非常干净,石砖地面还有些潮湿,晨雾从地面蒸腾起来,整座城被笼罩在朦胧之中。在街道的两旁,诸多木门紧闭,只有少数的店家——譬如面包铺,已经开了一扇门。昏暗的室内难以从外部看清,已能闻见阵阵面包香气从中传出,除了面粉以外,奈瑟还嗅出了香辛料与葡萄,或许还有茴芹碎……与平常自家烤制的粗麦面包是全然不同的气味。他打定主意,待会儿要过来买一个打牙祭。

路过面包店,小十字路口映入眼帘,元初祭司怀抱圣婴的雕像立于喷泉中央。大多数居民尚未起床,无人前来打水,小广场上只有奈瑟一人。宁静与空旷天然带有一种神圣性,此地仿佛化身一座露天的小神殿。奈瑟对雕像行一礼,朝右拐弯步入另一条小路。这条小路上只有公寓式居民楼和一些庭院的后门,没有任何商铺,也没有值得一提的有趣事物。只有祭司们会把它记挂在心头,因为它是从南门通往神殿的捷径。

走出小路,视界豁然开朗,奈瑟来到了广场。神庙巍峨地屹立于上阶,已有百年历史。在其正中央,一颗参天大树枝繁叶茂,柱身之下盘根错节,没入神庙前的一座喷水池。枝叶部分已被冉冉升起的太阳照亮,大多数地方还笼罩在阴影里。见习祭司正在清扫神庙前的大理石阶梯,奈瑟经过他们,彼此行礼之后,他步入神庙。他所驻守的小镇鲜少发生什么大事,因此述职很快就完成了。离开神殿后,他向附近的市集走去。

此次前来,除了定期与城中的神殿联络,奈瑟也打算采购一些东西。

新色的胭脂,花纹特别的陶笛与双耳罐,来自遥远异域的丝绸布匹、瓷器、香辛料……市集总是能让人大开眼界,同时又难免让人捂着干瘪的荷包叹气。奈瑟拄着巫杖,走马观花地经过琳琅满目的商品,见到需要的东西时便上前询价。他补充了一些缝纫用具与陶器,摊主帮他用布裹好,他再小心翼翼地放入背包。过了一会儿,他又看上了一柄打磨精美的木勺,但价格过于昂贵,他只得放下。

一个摊位引起了他的注意。现在还是大清早,市集才刚刚开始,正要到人多的时候,可这个摊位已经空空荡荡,只有一个小东西摆在桌面上。奈瑟走上前去,环顾四周,也没见到像是摊主模样的人物,近旁也无人被委托看顾这个摊位。

虽说城里的治安总是好一些,但这也太心大了……奈瑟走上前,拿起摊位上唯一的货物,是一个被纸张包裹起来的小东西。他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有些沉。轻轻晃动,只有一些似有若无又难以名状的声响。一张标签被系在蜡绳上,写着3铜币。价格倒是不贵,可它究竟是什么?

沉思了一阵之后,鬼使神差地,奈瑟在这张桌子上留下了三个铜币。


身为祭司,奈瑟每天总是要忙很多事情。秋日丰收节在即,祭祀仪式必不可少,营造官邀请他商量庆典事宜;小镇上没有医馆,医疗的责任也担在奈瑟的肩上,东边有人在刈麦时被割伤,西边有孩子深入山林吃下了毒果……

等到天黑的时候,奈瑟终于回到自己的小屋。他叹一口气,从双耳罐里倒出一些水来饮用。油纸包着的面包放在桌上,早上他从店员手里接过的时候,面包还是热腾腾的,蛋清在表面烤出光泽,茴芹香气扑面而来。现在面包已经凉透了,有些硬邦邦的,奈瑟把它掰成小块,蘸着水吃完了。

再喝了一杯水,他瘫在椅子里一动不动。在烛火的映衬下,他的目光在屋内来回打量,望见了桌上的另一样东西。是他早上在市集里购买的那个神秘商品……

他打起精神,拿起那个小东西,解开了蜡绳。

拆开包装之后,他得到了一个瓶子,里面装着完全出乎意料的东西。

一具鱼骨安静地悬浮在玻璃瓶中,在水草的环绕下发出艳丽的荧光。

这片土地之上仅有为数不多的河流,鱼类来去也就那样几种,身为祭司的奈瑟全都知道,可这玻璃瓶里的鱼骨他完全不认识,因此他感到新奇无比。一个猜想自然而然地浮现:难道这鱼骨来自大海?

千百年来,鲜少有人出过海。大海会从神树的根须之下瓜分我们的土地,因此是极其危险、需要平复的存在。即便有少数勇者驾着船出发、期望在怒涛背后找到彼岸,也总是凶多吉少,人们对此逐渐失去了热情。现在这个年代,能够接触到大海的,只有驻守在海岸线的祭司们,他们在那里举行仪式,安抚汹涌的海浪,保护这片来之不易的土地。奈瑟从祭司之间听说过许多传闻,时有鱼类被海浪冲上岸来,长相千奇百怪,无法在河流之内生存,也并不是鲜味,因此祭司们要么不管它们,要么就好心地把他们送回深海。或许这副小鱼骨就是那些怪异物种之一……

他把玻璃瓶放在桌上,趴下来静静观赏。既然这种发光的鱼骨还未被记载,那么或许是海岸附近渔村的人们捡到的……也许是个孩子?孩子总是喜欢捡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当成宝贝……被捡到的时候已经只剩鱼骨了,流浪的动物会吃掉鱼肉,所以孩子将鱼骨放进了玻璃瓶,连同缠绕的水草一起……接着玻璃瓶被卖给了旅行商人,从遥远的海岸线一路颠簸到了这里,被带上市集出售。可是发光的鱼骨如此新奇,一定能卖个好价钱的,为什么要特地包起来?还只卖三铜币……话说回来,那个摊位上为什么只有这一件商品?

何况,瓶子里的水草他也从未见过。身为神树的祭司,奈瑟接受过教导,熟识一切已经发现的植物。如果这水草连祭司都不认识,那一定是还未被典籍记载的新物种。

奈瑟愈发相信,这小小玻璃瓶里的东西来自海洋。可是,像这样会发光的鱼骨简直史无前例,一旦被发现,消息一定会传开的。它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还有很多困惑缠绕在奈瑟的思绪里。不过没什么关系,反正一切都是他胡乱猜想的。至少在今天,这个小小的玻璃瓶把大海带给他了。


【2022.4.22补档】

当时子夜(站点最下方有个友情链接栏目,其中的SOULBOOKSTORE就是子夜的博客)发起了一项盲盒活动,由她来绘制盲盒的内容物,其他人来讲述接收到这个盲盒后的反应,我也试着玩了一下。不过出现了一点乌龙,子夜在跟我说好后,并没有把内容物实际发给我,所以我当天只画了第一张市场上的购买到盲盒的图。等到下午才收到内容物的真实模样,于是赶紧赶制出了第二张图和文章(我觉得这个速度或许可以去适当接点稿打工了……)。

出于排版的考虑,子夜对配文的要求有最大字数的限制。在进行删减后,我把文本交给子夜,她进行了非常漂亮的排版后发布了(戳此看当时发布的精美排版,里面也对图进行了整体氛围上的调色)。

既然现在补档,就干脆发出当时写的完整版吧。那时候读了一些有关古罗马生活的书籍,也都融入了文章,自己写的还是挺开心的。另外,本篇中的配图与发布时的图片不太一样,因为那时候还在用旧的显示器,画完后电脑里只能保存色差很大的原图,需要传到手机上进行调色,但当时调色的结果在上一部手机里没有导出来,所以补档的时候在新电脑上重新调了一次颜色。

不过本文的故事并不是实际发生在Castalavia里的故事,只是当时以该背景参与了这个活动。Castalavia没有可以联通异世界的设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