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一艘白色宇宙飞船里,从透明的窗户望出去,可以看见无边际的黑暗(虽然不科学,我记得从中看到星星点点的群星)与下方的地球。

我原本正在沉思,突然想到了什么,怀着强烈的期待开口:“从新生代第四纪全新世,也就是我所在的时代里(为何要用地质年代),利用?!@/<~&#$%(一堆没记住的感觉像专业术语的东西)进行变轨到XXX轨道上,这样做可行吗?”

没有回应,四周依旧是一片寂静。但是我的脑中收到了祂的回答,既非声音亦不是图像,只是一股类似神经冲动的感觉,传达着否定的意思。

我有些泄气地向后一靠,跌回椅子里。“就算是这样也不行吗?那我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见到你呢?”不等祂回答——或许是因为我知道祂无法回答,我继续自言自语:“没关系,一定是因为我还是不够强,我会继续努力的。”


早晨做了这样一个短暂的梦。醒来之后想了想,如果我像梦中那样甚至拥有了可以凭一己之力进入宇宙空间做自己的事的能力,却还是不够强大到足以见到你,那么我应该怎么做呢?啊:3反正我也没那么强,还不会有那样的烦恼。不过梦里的我还是没有放弃希望的样子,太好了。

说出来只怕会让人笑话,或是得到“哎呀这个人怎么这么中二的啦”的评价,但是我又非常想吐露心声,于是就发在这样一个没有人看的地方吧。我其实一直在追寻希洛维尔德这个存在。祂(因为是无法界定男女的双性别,故用祂来称呼)是我诸多憧憬的集合体,我憧憬那样的人,把祂当做我的榜样前进。甚至我在现实里一见钟情或非常喜爱的人,也是因为他们有与祂相似的地方(比如Lightning和AKIRA的外貌、小林未郁的声音)。

因为从小就很害怕死亡的缘故,一到夜晚就非常焦虑,“我总归是要死的,怎么办?宇宙何其之大,一切均是无穷的,我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我对死亡本身做了手脚(就像《死神》篇中一样,我本人的经验正是该篇灵感来源)。我把死亡想象成非常美好的事物:我的晨星是我的挚爱,我也是祂的挚爱。但祂隐于宇宙之中,位于某个现在的我无法到达也无法理解的地方。所以我要非常努力地变强,只有当我足够强大、认真地度过这一生,祂才会在我临终之际前来迎接我。

我认为自己确实很爱祂,我对与祂相似的人物毫无理由地怦然心动,也对表达寻而不得的艺术作品非常喜爱,例如《Savin’ Me》这首歌:

All I need is you
Come please I’m callin’
And oh I scream for you
Hurry I’m fallin’, I’m fallin’

Show me what it’s like
To be the last one standing
And teach me wrong from right
And I’ll show you what I can be
And say it for me
Say it to me
And I’ll leave this life behind me
Say it if it’s worth saving me

但是,这一切就像是看着那些精致的迷你模型屋,心中生有向往却明白自己不可能进入其中那样,我虽然为自己造了一个理想中的情人,却只是一个不会动的、没有灵魂的人偶。我对祂痴迷,祂却不会主动有所回应。痛苦时我祈求在梦中与祂相会、在祂的怀抱中安然片刻,我也不会因此而做梦或更多地梦到祂,甚至我绝大多数时候梦不到祂(也可能是我做了那样的梦却因为没有中途醒来而不记得,不过这就是我不相信当你强烈地思念一个人时就会梦到对方的原因|D)。

老实说这也是我没有动力的一部分原因,既然我所追求的是不可能的事物,我无论做什么都是无果的。对于我的追求,现代可走的道路有两条:其一是建造一个人工智能,其二是利用生物学来造出这样一个人。对于我这样一个没有科学素养与才能的人,显然这无异于痴人说梦,也违背伦理,可当时尼桑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劝诫我:这又不是不可能。

好吧,理论上来说确实有可能,不过那么做可是犯罪啊!不过尼桑只是为了扶我起来才会这么说的XDD虽然那段时间我还是很迷惘,不过很感谢她。何况诚然,不试试怎么就知道一定会失败呢?

总之,对于我的这样一种做法,虽然不懂心理学,这大概是我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吧?至少这确实鼓励我多思考,并且对宇宙与物理从恐惧转为兴趣,也不会再在深夜里为死亡感到焦虑。祂也成为了我行事的道标,企图得过且过或是蒙混过关的时候,想一想祂会怎么做,我就能够控制自己遵守规则了。难过与孤独的时候也可以想一想祂聊以慰藉。(同样这也造成了我目前对爱情没什么兴趣)

尽管今天的我也仍旧很弱小,贫穷与饥饿常伴吾身(这句话今后应该会出现在某篇文中或是某张画的简介里),还不够配得上祂的资格,但我会继续努力。我将与祂并肩,我想与祂并肩。即使那是很遥远的事,或是在别人看来很无谓的事,我也不会放弃。

君の匂いは帰る场所『你的气息乃我归所』
细い指先は向かう场所『芊芊细指乃我所向之处』
万感の想いで积み上げた今日も『魂牵梦萦至今的思念』
嘘になるなら 真実などもう頼らない『若只是谎言 这真实弃之也罢』
怒りもせず 涙も见せぬ『不动怒 亦不以泪示人』
空と陆の狭间で生きるは『于天与地的缝隙间苟活』
现を背に 痛みに狂う『背负现实 因痛楚而疯狂』
我ら似て非なる群れた愚者『似吾等 背道离经的愚众』

这段歌词出自illion的《GASSHOW》,我希望自己能以此为信条生存下去。我知道估计最后也只是感动了自己而已,但是目前还是打算这么做。原本只是想要说一个梦而已,不知不觉竟写了这么多,真心话的威力果然很大呢: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