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焦虑,这种焦虑曾在高中结束的那个暑假里也有过。那时的我因为一下子失去了高考这个目标,整天无所事事、不知所措,只有到了夜晚该去睡觉的时候才会觉得自己又浪费了一天的光阴、不愿意去睡觉,因此而极度焦虑难过。这种焦虑在最近两天又来袭扰我了,不同的是这两日我没有闲着,反而能勉强称得上是努力:我一直在看书、记录自己一知半解的词汇并查找它们的意思。

即使如此,它还是找到我了。我看到了大千世界的冰山一隅,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多么的弱小,意识到要独立思考,意识到要学习的东西太多太多了。我非常的没有自信乃至自卑,不相信自己能做出什么成就来。我觉得人生没有意义,没有一个要为之努力的目标——这是我自己分析之后得出的结果,我认为这导致了我进入大学以来在学习上的自甘堕落与放浪形骸,因为得到成绩于我似乎没有什么益处,我为什么要为它努力呢?

Sakuya说得很对,“大学教育其实没有什么用处,直接丢进社会的大熔炉里经历一番,才能意识到大学文凭的重要性”。我也意识到了它确实很重要,但我曾几次下决心要努力学习,最终结果都不随我意。所以我开始不相信自己了,觉得自己所谓的要努力都是假的,毕竟我从小到大真的没有真正实现过某种目的。

幸好,对愚蠢的厌恶与对强大的崇拜还能驱使我去努力,但我太焦虑了,焦虑得很奇怪。我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背后追着我,促使我要快速取得进步,但我做不到那样的立竿见影。

现在我仍旧觉得很困扰,不明白该怎么做。朋友们都被我的神经质折磨烦了,我不能再去打扰他们,况且人本就该依靠自己。我莫非是不相信自己能有更好的未来吗?我不是很清楚。但愿一切都会好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