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写在About Me页面内的一段自传性质的独白,修改过后觉得有些臃肿又冗长,干脆发布成一篇文章,让有兴趣的人点进来看吧。顺便推荐我最爱的曲子:林ゆうき-《cocoon》

Yeelorn

【幻想与寻找】

我出生于一个普通、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困难的家庭,父亲看起来——现在证明也只是看起来——很凶,母亲则带着我到处游玩,大概希望能打开我的眼界,并教导我要成为一位淑女。胡乱的创作经历要从幼儿园算起,童年深受美少女战士系列与魔法少女的影响,一直在桌布上画她们的小火柴人同人。第一部小说则是某网游的同人,第一部原创作品是风云雷电四神的校园玄幻故事……现在看来真是太奇妙了。小学毕业的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感到无聊暂时搁笔。

当时台式机和互联网正开始普及,父亲早早就不知从哪里搬了一台电脑回家,因此我接触互联网应该算比较早,也有了接触到很多其他知识与动漫的渠道。通过电视和软件,我有幸遇见了《美少女战士》、《新世纪天鹰战士》、《瑶玲啊瑶玲》等很多有趣的作品。又通过互联网,我一头栽进希腊神话、北欧神话、基督教、天使、文艺复兴等美妙的艺术知识里,我认为自己现在的审美受这些的影响很大。将两者联系起来,我希望看到能表现忠于神明的无欲天使、帅气与优雅并存的女骑士、末日背景、宗教艺术氛围浓厚、命运的纠缠等等元素的奇幻作品,虽然的确有接触过这样的作品,但总觉得不能完全满足我的条件(也有可能是我看的还不够多),于是我就此开始寻找能够符合自己幻想的作品。

【业余游戏、cocoon、世界的奇点】

搁笔多年后、初中时的某一天,我脑袋里又蹦出了奇怪的念头,“能不能自己做游戏呢?”当天放学回家就去网上调查了一番,结果真的找到了一款叫做RPG Maker的工具和国内爱好者集结的网站。那段时间我一头栽了进去,见识到了不少优秀的业余原创作品,其中包括一位包揽了美工、剧本与系统的全能型作者所创作的一个奇幻系列。似乎是2010年左右,我在那位作者的论坛上下载了他的最新作。那是个小小的测试版,诉说着混沌女神与秩序女神之争。最终秩序女神被混沌重伤,受困于某一空间内,不得已于是招来自己的骑士和两位友人——这三位少女随即在这个如同棋盘一般的奇怪空间内进行冒险,寻求拯救女神的方法。

无论是背景中的阴霾天空,还是迷宫中那首林友树的《cocoon》,亦或是及腰金发、一双赤瞳、全身黑铠的女武神,都令我沉醉不已。尤其是那首《cocoon》,初听之下我顿时惊为天人,甚至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旋律、编曲以及那段女声咏唱,令我脑海中描绘出一幅破晓时分的荒凉战场,长风绕着破碎的旌旗,天空笼罩着低沉的乌云,唯一的一束光亮缓缓穿透云层投向地面。这就是能体现我理想中的氛围的曲子啊!于是我想到:“这些东西只存在于我的脑海里,到处都遍寻不着我理想中的作品。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把那片战场之景展现给别人、想办法将那种感动与冲动表达出来呢?我为什么不能自己创作那样一个故事呢?”

接下来,脱胎于游戏中那位金发赤瞳女武神的“伊芙·帕特里夏”就诞生了,在一个新生的世界里开始了她自己的故事。那个世界里处处都是其他作品的缩影,也有很明显的自我幻想和自我神话的痕迹,还带着那个年龄特有的中二气息,所有角色姓名都是我翻着一本厚厚的牛津英汉词典,从最后的常见人名附录里翻找出来的(所以伊芙的姓氏也是个常见名,只是当时的我觉得它看起来很长所以使用了而已orz)。那时候的我最快乐的事,就是对着一沓A4打印纸瞎涂瞎画,不停地创造新的女性角色、幻想故事,哪怕没有纸张、只是坐着的时候也会在脑海里幻想,结果总是让别人误以为我有什么心事。如今看来,那些都是很“廉价”的、非常容易达成的幻想,若要说有什么价值,大概就是完全是我自己口味的集合体,非常能自我能满足,也能体现我成长过程中的心路历程吧。

个人认为我曾经只创作女性角色也是一个很有趣的心理,只在认为“与其他作品相比,我的女性角色是不是太多了?”或“这个女性角色需要一个男性”时才会设置一个无足轻重的男性角色,譬如我现在仍旧记得伊芙的母亲名字是Lois,但是对她的父亲则毫无印象……可能有些东西真的是本性吧……

【轻小说、梶浦由记、伙伴】

初中时候的同学都逐渐开始讨论动漫与A片,但始终是小圈子范围内的私下讨论,而且大约在初二和初三才出现,我虽然得益于互联网而对这两者都早就有所接触,但反而找不到聊得来的人。直到我接触到了Ar这个同好,我们一拍即合,在那一年的国庆长假里面基。那时我们就在KFC里各拿一本本子,各自画着图、描述自己所幻想的世界,有时还会讨论要合作一起创作一个作品、出本子到CP去摆摊等等,可以一直聊到深夜仍不尽兴。那时Ar喜欢《海猫鸣泣之时》、百合、猎奇一类的元素,画画也比我好得多,她的空间相册使我接触到了尚月地并受到冲击,加上她对我提到过同班同学已经开始出本子了,因此我很努力想要追赶上她们,算是终于决定要认真画画、表达自己的世界。

当时我很热衷于对别人描述我的故事与世界,除了Ar以外,同班同学里平时与我玩得比较好的三位女生也对我的创作表现出了一些兴趣(虽然可能是为了不让我失望而假装的,无论怎么说,非常感谢。),其中一位也被我带入了之前那个游戏的坑,并为此私下写着同人小说。如今回想起来,那真是个闪闪发光的时期,这大概就是我的青春吧。

初中升入高中的那个暑假,我因为受到轻小说《文学少女》等的影响,开始在某博客上连载自己的原创轻小说,并融入了一个在博客上创作的小圈子,其中大概都是初中左右的女生。大家都精心装点自己的博客,因此我又通过别人主页的犹如圣咏一般的音乐接触到了梶浦由记与听立方这个音乐网站。在听到梶浦由记的作品时,初听《cocoon》时的那种感觉又浮现了,当时她较新的作品是《空之境界》系列的配乐,因此我又跑去观看,进而沉迷于《空之境界》,尤其是第一部《俯瞰风景》,黄昏时的废弃大楼、背景中的和声咏唱加起来都实在是太美了。

正式进入高中后,我因为在军训时提到了一句《空之境界》,结果与re子对上了眼神,从此结识。很快我就又发现re子画图也比我棒太多了,于是又暗自下决心要追上人家。我在高一上学期的兴趣拓展课选了美术老师所开的那门,那位老师很好,至今为止我都很遗憾因为手机被偷而丢了她的手机号。高一那年的圣诞节,她带着我们去田子坊实践调查——实际上对我们而言也就是四处参观加上玩耍。那次的回忆很美好,导致我直到如今在圣诞节时也还是想往田子坊跑。下半学期的时候,re子也转来我这个班,两人就一起在课上画图。

我们曾为所有班上的同学设定出他们在另一个奇幻世界里的形象,并且由于我的执念,本来打算做个游戏出来,结果虽然没能如愿,却收获了几个愿意帮助我们的朋友。re子和我用那个世界观画了一个很小的意味不明的漫画,美术老师帮我们投稿到了某个比赛去,哪怕之后便杳无音信,如今想来好歹也算是我们所做出的成果之一。美术老师还带我们上了十楼的多媒体教室,里面有学校新购置的绘图板,我们两人在那里第一次使用到了板子。re子为我翻画了一次我画在语文书扉页上的Aphrodia(从原本的伊芙逐渐变化过来的角色),还有当时的另一个角色Ira,很可惜的是随着U盘某次不经意的格式化,那些文档都丢失了。

Aphrodia是在初中的某一天突然蹦进我脑袋的名字,我询问前座的同学是否有听说过它,他一脸茫然,于是我决定使用这个自认为无人听说过的名字。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我在网络上浏览希腊神话的时候受到Aphrodite这个名字的影响所混出来的名字吧。又某一日,我在练习绘画时突然将曾经的一个名为Silver的天使角色与Aphrodia画在了一起,她们之间于是从此产生了不可分割的关系,Silver也被更名为Hilowild,再过了几年又被我修正为Hyrowildr,有些接近北欧神话的瓦尔基里中那位布伦希尔德。这两个名字都比较符合我对她们的设想。

那段时间也开始和re子与小慧交流里番,接触到了姬骑士和战乙女系列,这些作品在设定上还算符合我的口味,末日来临的感觉我也很喜欢,但是其中的女主很轻易就堕落了,也不是我理想中的英气,外加里番的性质导致其重点在【自主规制】方面而非剧情,我觉得有点太无趣,所以也不满足。

后来一直直到高三,我都很热衷于在写作业时把绘图本藏在作业本下,偷偷摸摸地画自己的世界,也导致从那时起就总是熬夜,作息很不健康。每天我都想表达、描绘某个特定场景,也会在看到新的作品后接收到新的冲击、产生构建新世界的想法。那时我主要通过马克笔与彩铅进行手绘,并在一本本子上手写下了目前故事的雏形,算是早年的幼稚故事到如今的过渡阶段。这是我最喜欢也最怀念的一段时期,万圣节贺图的习惯是在这期间养成的,哪怕现在回头去读那时写的设定也能感受到“这好像很符合我理想中的故事”的感觉,虽然故事根本没有完成,却能感受到字里行间都有着一种“无法避免的悲剧”的淡淡的忧愁……那段时期的作品总是能让我觉得现在反而不如以前。

re子在某个假期从日本旅行回来后就拥有了数位板,我对家里提到这件事,父母也很支持我的爱好,为我购置了价格不菲的影拓。最初那段时间的进步还是比较快速的,然而在高中毕业后,我沉浸于没有目的与极度渴求进步的痛苦之中,一直无所事事着,虽然也有多多少少在写写画画,却几乎没有出什么结果。

【关于性别】

我很喜欢《美少女战士》中的天王遥和流星三战士中的星野,他们都具有能根据条件变换自身性别的能力。年幼不懂事时曾和同学激烈地争论道《铁胆火车侠》的希望号是女生、《百变小樱魔术卡》的月也是女性,后来知道希望号真的是男性,月则是无性别,两者只是声优比较女性化时,我失望了很久。但我认为他们是女性的原因不是声优,而是发自内心地觉得他们那样的人设即使是女性角色也丝毫不奇怪,随后我就下意识地把他们当做女性看待,因为我潜意识里更喜欢女性。

升上初中后,同龄人中开始出现将头发剪得很短的“假小子”女生。遵从老师的教导,我对她们敬而远之,并且总觉得她们令我感到害怕,即使老师不特地要求,我自己也会绕道而行。随着年龄增长,我才逐渐发现自己其实很喜欢那样的中性气质,并且自己也有往这方面发展的倾向,最初的害怕大概是因为她们被描述为一种可怕的存在,如果我不害怕她们,自己也很有可能成为她们的一员,所以我必须害怕她们。

如今,我觉得男性身份在某些时候很好,但我不想放弃女性身份去成为男性,两者都有各自的美与优点,所以开始产生了“单一性别是一种束缚,能同时具备两性、自由控制性别就好了”的想法。现在最喜欢的性别是扶她,觉得扶她是完整的,也不存在性别的隔阂。另外天使有无性或双性这一特征,我很喜欢那种气质。平时也认为只要喜欢对方,性别不是非得考虑不可的因素。不过在某次课程论文中了解到男女生殖器来源于同一套前体,明白了基因决定人类只能有单一性别的性器官,所以在现实中不抱什么期待(除非基因工程发展到那种水平,同时伦理道德也得如此)。不过还是很容易被具有中性气质的人吸引,算是退而求其次吧。

在最早的故事中,Hyrowildr的前身Silver完全是个女性角色,最主要的灵感来自于《魔卡少女樱》的审判者月和《我的女神》中的凛德。那时的我对于同性恋是有些厌恶与害怕的,但Ar对百合的喜欢影响了我,那些消极的或者说是自我蒙骗的感觉逐渐消逝,我越来越光明正大地将Aphrodia与Hyrowildr画在一起(因为原本的角色就几乎全都是女性,被画在一起的也只能都是女性了),并觉得如果她们之间产生深刻的羁绊应该会很有意思。Hyrowildr原本是作为Aphrodia的老师与主人而存在的,后来在故事的第二个早期版本中,我赋予了前者以变换自身性别的能力,并设置了Shyroe(Hyrowildr的昵称)化身为男性在人间执行任务、Ave(Aphrodia的昵称)前去帮助他的剧情,让他们之间产生暧昧。发展到后来,我干脆不让Shyroe变为男性,只是作为女性也可以与Ave产生恋人间的互动。我一直觉得“生为男性却在途中被迫成为女性”是一个很有趣的点,男性化也是Shyroe最初的元素之一,于是现在干脆把祂设定成扶她了,原因如上,我觉得这个性别最好也可以玩各种奇怪的play

【可能性】

进入大学后,我继续在那种痛苦里沉浸了两年左右,才终于恢复过来。这期间我接触到了很多信息与新的知识,想表达的事物也变得丰富起来,同时也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在性别与诸多方面都有所改观,比如觉得宿命论这种东西似乎不太符合我所想要的,并且终于能光明正大地将Hyrowildr设定成扶她了……于是我的画技、角色、故事与世界都几经变迁,逐渐脱离了启蒙作给我留下的影子,慢慢地发展成了现在的模样。我也不再企图在单一故事中融入所有自己喜欢的元素,而是选择以这两位主要角色为圆心,衍生出更多不同世界中的不同故事。我自身随着年龄的增长,可能性正在越来越少,我不希望这种限制被加在她们身上。

再然后,就是现在的这里了。我仍旧在变化着,所以作品也会不断地变化,努力使它们越来越接近自己心中所想、让自己能越来越自如地表达是我的目标。最近觉得似乎看的有些太杂了,正在回过头去检视自己之前的作品,希望从中提炼出一些我真正想表达的精髓部分。

有一位叫做shilin的画师在自己的网站上坚持连载免费原创漫画Carciphona, Edenfox自2009年开始绘制Queen X Queen系列的两位原创角色,今年我有幸见证了该作延续的漫画《Nation of Eternity-永恆帝國》的发布;JaneMere磨练出了强大的画技,也读过了许许多多的资料,才可以自由自在地在画面中融入自己喜欢的元素,让大家惊叹于她所描绘出的角色和景象;笛子Ocarina也经历了漫长的数年才慢慢开始真正诉说自己想说的故事(连载于有妖气的《你什么都没看见》)。在观赏他们的作品时,我不仅对作品本身十分喜爱、感到兴奋,也觉得认真创作的他们在闪闪发光,我将他们视为自己的榜样。

我想成为一个饱览群书,也不只是书籍,动漫、游戏、音乐、电影——任何形式的作品与思想都可以,我希望能学到更多、变得更强,然后自如地表达、创作出好的作品,并凭借作品寻找到同好。

谢谢你看到这里。

Ecallis/Zirvo

最后修改于2017.12.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mile: Unfold »